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7章 还嫌不够丢人?
    第297章 还嫌不够丢人?</p>

    尚发在这群人中的地位,可以说是相当的崇高,几乎每一个人都在想着该怎么讨好他,一些女人,更是使出浑身解数,想让尚公子多看自己两眼。</p>

    “对,道歉!”</p>

    “给尚公子道歉!”</p>

    “必须道歉!”</p>

    一道又一道的附和声响起,全都在声讨萧阳。</p>

    面对这些声讨声,萧阳呵呵一笑,“有错就要认,挨打要立正,这个尚发自己废物,我为什么要给他道歉?”</p>

    “你敢说尚公子?保安在哪呢,把他给我撵出去!”一人直接挥舞起手臂来,喊着保安。</p>

    “谁有权力撵人?”一旁的景若茜听到这边的动静,走了过来。</p>

    景若茜虽然不是商圈的人,但杭市这个地方,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上层知名的人就那么几个,谁又不认识景若茜这个书记家的独女?顿时那些刚刚还在叫嚣的人,都闭上了嘴巴。</p>

    尚发他们想要讨好,这个大小姐,更是不能得罪啊。</p>

    景若茜站在萧阳身边,双手抱胸,看着擂台上,冲萧阳开口道:“台上这两个人,你怎么看?”</p>

    萧阳摇了摇头,“两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缺陷,就是战斗意识太薄弱了,他俩出招的时候动作太大,遇到一些战斗经验丰富的,最多三招,就能要他俩的命,尤其是那个尚发,简直废柴到不行,好好的招式,被他运用成这样!”</p>

    尚发所学的,所用的东西,都是当初萧阳带着光明岛其余几个王者一起研究出来的,可以说,萧阳就是这套功夫的创始人也不为过。</p>

    对于自己所创立的功夫,萧阳很清楚这套功夫的杀伤力有多么大,虽然尚发现在还没练到位,但也不该这么弱才对,眼看着,他在擂台上,已经处于劣势。</p>

    萧阳对台上两人的评价,让景若茜哑然。</p>

    在景若茜看来,就台上这俩人而言,放在同年龄阶段当中,已经算是难得的高手了,可没想到在这个人嘴里,却是一文不值,甚至被用废柴两字来形容。</p>

    一人实在不满萧阳的话,瞥了瞥嘴,小声道:“说大话谁不会啊,真有能耐,自己上去打啊!”</p>

    “呵呵,各位也别小瞧这位萧先生,他并不是一个只会说话不会动手的人。”一道声音响起,听上去好像是为萧阳打抱不平,但后面的话,却是让众人哄笑一堂,“大家看我这手,才刚受了重伤,刚刚跟这位萧先生聊天,不小心说了句萧先生不爱听的,这不,萧先生就冲我动手了,要么说,萧先生还是有真本事的啊。”</p>

    说这话的人,正是杨海峰,他那手缠纱布的造型,每一句话都可以说是在嘲讽萧阳了。</p>

    周围的人一听,立马发出笑声,“看样子,这位萧先生,还是有选择性的针对呢。”</p>

    “谁说不是,见杨公子手受伤了,就向杨公子动手,要我说,他去找个小学收保护费,不是更好?谁敢惹他?”</p>

    “嘴强王者,真的就是个嘴强王者啊!”一阵阵的讥讽声传来,引起一阵哄然大笑。</p>

    擂台上。</p>

    尚发与那名青年的对垒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在青年的一拳一脚下,尚发只来得及闪躲。</p>

    “真的是废柴一个,什么所谓的高手,都不过是一群垃圾而已!”青年口吐不屑。</p>

    尚发咬紧牙关,没有出声,对方的实力超乎他的想象,也激发了他的斗志。</p>

    尚发是一个不甘心轻易认输的人,否则他也不会放着好好的大少爷不做,孤身进入这行了。</p>

    挥舞起拳头,尚发牟足力气,连续三拳向对方打去,结果被青年轻而易举的闪过。</p>

    两人对垒这种事,一旦让对方取得优势,可能接下来的战局就会从胶着变得摧枯拉朽。</p>

    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原本两人还打的有来有回,可现在,是青年彻底按着尚发在打。</p>

    青年躲闪过尚发打来的三拳后,扭身抽出一记鞭腿,这一发力动作非常迅猛,行云流水,以腰带动浑身力气,重重一腿踢在尚发的大腿外侧。</p>

    尚发被这一腿踢得连连后退几步,只感觉自己整条腿都在发麻,使不出力来。</p>

    青年得势不饶人,再次攻上,打的尚发是节节败退,最后被青年一拳打中腹部,弓腰躺在了地上,脸色憋得通红。</p>

    这一结果,让那些围观的人发出一阵惊呼。</p>

    “尚公子!”</p>

    “尚公子你怎么样!”</p>

    “你是谁,不许打我们家尚公子。”一女人发出尖叫。</p>

    青年一步踏前,踩住尚发的手背,用力碎了一口唾液,“呸,垃圾!知不知道,你们这种招式,就像是没有开化的猴子一样,粗劣,恶心!”</p>

    “你放屁!”尚发发出一阵低沉的怒吼,“你才是猴子,我只不过是一时大意!”</p>

    “呵呵,如果这不是擂台上,你一时大意,还能在这跟我说话?”青年不屑的看了眼尚发,在青年的脸上,尽是骄傲,“我早就说了,长时间的隐忍,让你们这些蛮人,都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实则,在我们眼里,你们就是一群垃圾!”</p>

    “有本事你让我起来,咱俩重新打!”尚发想把手从青年的脚底下抽出来,可奈何青年踩的太死,他根本无法做到。</p>

    “重新打?凭什么?”青年仿佛看智障一样看着尚发,“你以为我在这跟你过家家呢?”</p>

    “放开尚公子,重新打!”</p>

    “就是!”</p>

    “我看你就是运气好,要不然怎么不敢再来一次?”</p>

    台下,响起一阵帮尚发说话的声音。</p>

    尚发瞪着青年,“你敢不敢再来一次,如果刚不是我大意,你跟不就不可能......”</p>

    尚发话还没说完,就被台下响起的一阵大喝声给打断。</p>

    “够了!还嫌自己不够丢人么?生死相搏,本就胜在一念之差,真到了拼生死的时候,你的对手还能给你再来一次的机会?”</p>

    这声大喝,让整个别厅陷入一阵寂静当中。</p>

    大家都朝说话的人看去,想知道是谁这么不长眼,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呵斥尚发。</p>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