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五章 古寨鬼影
    大宁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出现一点点国运下坠的迹象,是因为每一代大宁皇帝都很合格,超乎寻常的合格。

    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古往今来,没有哪一个王朝存在几百年都不出现一个不合格的皇帝,比如前朝大楚也创造出无数的辉煌,北方那数千里草原就是楚人打下来的,所以才有了现在的遍野牛羊和犹如取之不尽一般的马场。

    可是,大楚后来的皇帝开始变得松懈变得懒惰,觉得大楚江山千秋万世都不会出什么问题。

    于是,现在是大宁。

    沈冷在向前赶路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这个问题,或是因为平日里沈先生教导关于这方面的事情很多,引导他的思考也很多,可是又忍不住转念想到,沈先生为什么要教导自己这些?

    思考大宁的国运,未来?

    十人队在官道上疾风一般掠过,虽然沈冷知道尽可能不要暴露,可是疾行赶路根本不可能脱离官道,路上的行人纷纷避让,看着那疾驰而过的马队,有人忍不住猜想是不是出了什么紧急的军务?

    队伍在第二个补给点换了马,补充药品干粮和水,休息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然后继续上路,一直到快太阳落山的时候终于到了锋城古寨。

    牵着马往锋城古寨上走,沈冷看着这条崎岖不平的山路,看着两侧沟壑里的乱石,依稀能看到当初大战的样子。

    如今脚下这条路是当初宁军硬生生用人命垫出来的,锋城古寨在半山腰易守难攻,下边就是官道,宁军要想顺利从官道过去就必须拿下这个要塞,而从宁军开始进攻的第一天,古寨里的楚军就把进出唯一的吊桥斩断了。

    进古寨就要越过那条深沟,如果不打古寨的话,楚军就能用他们的抛石车不断袭击从官道上经过的宁军,到时候大军必然损失惨重。

    为了攻破古寨,宁军战兵进攻之前,数以千计的辅兵死在这条深沟附近,这些辅兵每个人都肩扛一袋沙土往前冲,最终靠人的尸体和沙袋堆出来一条路,然后宁军战兵开始发动了猛攻。

    沈冷走在这条可能是近千年来血液泼洒最多的路上,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回想起来当初沈先生关于这一战给自己的讲解。

    这一战太惨烈,大宁包括辅兵在内有一万一千人战死在这,楚军八千无一活命,当时沈先生问沈冷,如果这一战由你来指挥的话,你会如何做?

    沈冷沉思了很久,却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这地方上去只有一条路,也就只有这一个办法,古寨里粮草充沛,围困的话楚军根本不怕,而宁军要追击楚皇族溃散的军队,所以不能耽搁太久。

    而此时此刻,真的走到这的时候,沈冷才发现很多事并不是自己能把地图看明白,能完美复制出地形就可以真正了解的。

    只有走在这实地,才能切实体会到那一战的惨烈。

    “楚军当时想到了宁军会填沟铺路。”

    沈冷忽然自言自语了一句,走在他身边的杨七宝楞了一下:“校尉,你说什么?”

    “没什么。”

    沈冷回过神来,笑了笑道:“想到当初那一战了。”

    他解释了一句,脑子里还是忍不住继续去想,那一战的时候楚军把宁军的一举一动都提前推测出来了,这不是多高明的事,而是宁军只有那么几种可行的战法。

    当时宁军把路铺好之后,战兵开始进攻,可是楚军却将圆木从上面滚下来,圆木上泼了火油点燃,宁军为了冲上去损失惨重。

    因为坡度比较大,骑兵也根本发挥不出来作用。

    “唯一的办法,就是抽调精锐夜袭了吗?”

    沈冷又自言自语了一句,可是这个办法当时宁军用了,从各营抽调武艺好的士兵,在一名将军的带领下夜袭古寨,并且真的爬上了古寨的木墙,可是一百二十精锐中了埋伏,血战到最后一人,尸体被楚军从高高的木墙上一具一具扔下来。

    正想着这些,沈冷忽然抬起头看了看,古寨里似乎有一股飘忽的火光迅速的过去,很小,若火把的光,可是高度绝对不是人能举到的,而且飘过去的速度很快。

    陈冉也看到了,吓得哆嗦了一下:“这里真的不干净?!”

    沈冷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装备,回头低低说了一句:“杨大哥和古乐你们俩跟着我上去,其他人原地等候。”

    三个人猫着腰朝着古寨里过去,古乐是督军队的队副,武艺很好,被庄雍分到督军队和杨七宝的经历差不多,所以和杨七宝的关系也极好。

    三个人靠近古寨的速度很快,从残缺不全的木墙翻进去,沈冷打了个手势,指了指古寨中心位置,又指了指左右,然后三个人随即分开,沈冷居中向前,杨七宝和古乐两个人左右迂回过去。

    沈冷贴着残垣断壁向前,明明已经过去了几百年,可沈冷似乎依然还能从这闻到硝烟味。

    他听到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于是贴着墙壁蹲下来。

    两个黑影从他面前走过去,一边走一边低声交谈,其中一个人似乎是有些不满:“教主也真是的,这种鬼地方会有谁来,每天还要值夜还要巡逻。 ”

    另外一个人哼了一声:“你就闭嘴吧,嘟嘟囔囔说那么多有用吗?该干嘛还得干嘛,再说了,咱们自己人就别教主教主的叫着了,你要是单干你也是教主。”

    之前那人忍不住笑起来:“你说这人是真有意思,为什么就分成聪明的和傻的呢?”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交谈着过去,沈冷往前面看了看不见什么灯火,然后忽然间就看到之前飘荡过一次的那个鬼火过来了,沈冷立刻低下头,那鬼火在他头顶飘了过去。

    伴随着鬼火过去的还有一阵吱扭吱扭的声音,以及一股难闻的煤油味道。

    沈冷抬起头看了看,眼神一寒:“装神弄鬼。”

    他压低身子往前走,前面就是当初锋城古寨的那座将军府,那一战中这里是最惨烈的地方,最后一批楚军和他们的将军战死在这院子里。

    正房看起来保存的还算完好,但是墙壁和厢房都已经坍塌了,沈冷注意到院子里有人走动,交谈的声音都很低,这些人不点灯火,难道在漆黑的屋子里能看到彼此?

    正想着,看到两个人进了正房,在门开的那一刻亮光从里面透出来,沈冷这才恍然,这些家伙把窗户都封了,所以在外面看不到里面的灯火。

    没多久杨七宝和古乐两个人也从左右过来,蹲在沈冷身边压低声音说道:“似乎是一伙歹人聚集处,不过没见到他们有兵器。”

    “你们两个在这守着,我上去看看。”

    沈冷指了指屋顶,然后绕到了厢房那边,踩着断裂的墙壁上到了屋顶,揭开瓦片往下看,屋子里聚集着很多人。

    “明天继续分散出去,是到了收网的时候了,附近乡镇那些愚民都已经钻进了咱们的网子里,干完了这一票就转移,这里是江南道与河东道的交界,咱们往西南走去江南道再赚一笔。”

    为首的那个人坐在椅子上笑着说道:“咱们用了半个月布局,一天收网,估计着明天就有大把大把的银子进来,不过这地方咱们不能丢了,没有哪儿比这更安全。”

    “大哥,你说那些老百姓怎么那么好骗呢?”

    “哈哈哈,蠢啊。”

    “你们懂个屁。”

    被称为大哥的那个人说道:“不是他们好骗,而是因为大宁太强盛了,国富民安,老百姓们手里有钱好日子过的舒服就会自己作,若是乱世,谁还有心思信奉鬼神?”

    似乎有很多人听不懂,但是没关系,他们跟着大哥有钱赚就行了。

    站在大哥旁边的是一个看起来十六七岁模样秀美的少女,她笑的格外开心:“这地方我爹已经经营了快两年,让人们相信了这里有楚军冤魂,没人敢随便上来......明天我带着一批人,我爹带一批人分头去收银子,然后两批人直接南下,离开这一个月,一个月之后再回来。”

    “知道了圣女。”

    “哈哈哈哈,圣女发话,我们这些小喽啰怎么敢不听话。”

    少女哼了一声:“在这开开玩笑也就罢了,出去的时候谁要是坏了事,别怪我不客气,坏了事的人别说分不到银子,我还要把人喂了野狗!”

    一群人答应了一声,那个大哥站起来说道:“做这些事大伙儿都是轻车熟路,不会坏事,连轻芽县的县令对我都毕恭毕敬,恨不得把家里的钱财都给我,让我保佑他长生不死。”

    “哈哈哈,当官的又怎么样,还不是被咱们耍的团团转。”

    “就是,哪天大哥要是愿意了,让那县令把自己小妾交出来睡两晚,我估计那狗熊县令也不敢不答应。”

    “不能大意啊。”

    大哥摆了摆手:“咱们这些年发展的很顺利,愚民管我叫通神教主,他们觉得我能保佑他们,可是名声不能太响亮,一旦招惹来麻烦就是重罪。”

    他抬头看了看屋顶,感觉好像有什么人盯着自己似的。

    “散了吧,睡一觉,明天收网。”

    “是了。”

    “知道了大哥。”

    一群人转身往外走,沈冷蹲在屋顶上大概也猜到了这些家伙是干什么的,他从背后将黑线刀抽出来,脚下猛地一发力,人从屋顶坠了下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