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万夫力 第一百七十章 甲
    韩唤枝站在院子里看着那棵已经开了花的梨树怔怔出神,想着平越道这边的气候真是让人捉摸不透,按照季节来算长安城那边还是冰天雪地吧,这边梨花都开了。

    没几个人愿意在自己院子里种梨树,终究寓意不算好,这苏园原来的主人怕是个不信邪的,所以反而没什么好下场。

    他伸手摘下来一朵梨花看了看,仔细看那花瓣纹理便觉得世上自然的东西最是巧夺天工,真的美。

    千办耿珊大步从外面进来脸色有些难看,她是廷尉府八千办中唯一一个女人,可是性子要强对谁都不服气,唯独就服韩唤枝。

    三十几岁的年纪瞧着也就是二十七八岁,脸上稍许有些岁月侵袭留下的痕迹,她的脸型稍显方正了些眉毛略微粗了些鼻子也大了一点点说什么都算不上一个美人,可英气十足,是那种越仔细看越有韵味的女人,最吸引人的便是她身上那种不服输的劲儿。

    可是现在的她,看起来也有几分颓丧。

    廷尉府的人做事向来势如破竹,只要盯住了一件事便能从头到尾一口气拿下来,这些年来多大的案子放在他们手里也不曾有过意外,然而这次在平越道却一次一次的受挫。

    先是派出去抓人的两拨人都无功而返,从韩唤枝为都廷尉开始这是第一次黑骑出动却没把人抓回来,带队的人之一就是耿珊,昨日本就憋着一口气只想今日去拿人把这口气使劲出出,奈何今天去拿人又是无功而返。

    “大人......”

    耿珊叫了一声,低下头。

    “朱琦死了?”

    韩唤枝问。

    耿珊点了点头:“死了......从尸体伤口和血迹来判断他不应该是死在自己家里,而是被人运回去的,院子里屋子里都很干净没有打斗过的痕迹,伤口在脖子上一刀毙命手法很老练,扔回他自己家里的时候应该就在今天,比我们去他家早不了多少......”

    她有一句话想说而没敢说,朱琦的尸体被人扔回去这就是在故意挑衅他们廷尉府,也是警告。

    刚刚从阮德嘴里问出来朱琦这个人,赶过去朱琦就死了,尸体摆在那给廷尉府的人看就是下马威,你们想查就由着你们查,终究比你们快一步。

    “技穷。”

    韩唤枝却忽然笑起来嘴角微微上扬,这两天都没见他轻松过,此时眉宇之间的那种纠结都散开了不少,在耿珊看来这便是雨过天晴,韩大人那般自信那般骄傲的人都皱了眉的时候对她来说是阴云密布,此时云开见明月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就是这般莫名其妙。

    “大人的意思是?”

    “当他们靠杀人灭口来遮掩的时候其实已经是没别的法子了,这些人杀了与其说是给我们看还不如说是给他们自己看,是在警醒他们自己人,死了的人对我们来说是损失?自然不是,对他们来说才是,一个一个的杀掉看似干干净净,可却是在帮我们挖人。”

    耿珊没懂:“大人,属下愚昧。”

    韩唤枝微笑起来:“盯着吧,看看最近都谁死了,只要是死了的人必然就是他们的人,这么明显的帮我们把人物关系图绘制出来,我们得谢谢他们,朱琦死了有意义么?自然是有的可不是他们认为的那样,我其实反而盼着他们开始杀人,杀的越多这个关系图就越清晰。”

    耿珊立刻明白过来:“属下懂了,谁死了就去查谁的交际关系,然后把死了的人联系起来看看有什么交集点是一致的,这样就能把幕后藏的更深的人挖出来。”

    看到她笑起来韩唤枝眉眼间有了几分暖意:“你别那么大压力,女人在廷尉府这种地方做事本就吃亏些,你性子又好强逼着自己比别人更努力,这样对你不公平。”

    耿珊摇头:“我不想让大人失望,当年大人提拔我为千办的时候那么多人反对,是大人强撑着把我留在这个位置,若我辜负......”

    韩唤枝摆手示意她不要继续说了:“你们不曾辜负过我,倒是我一直都在辜负你们,你们为大宁做了很多事我没为你们争取来更多该得的东西,是我的失职......前不久的时候和那个叫沈冷的小家伙聊天我颇有感悟,我问他为什么那么喜欢钱,他说要......对自己在乎的人好一些。”

    沈冷当然不是那么说的,沈冷说的是泡妞。

    可韩唤枝这般身份怎么可能在手下人面前说的出来这两个字,那太不庄重。

    韩唤枝继续说道:“在乎的人就对她更好一些,尽最大的努力好一些,这便是人与人之间相处最基本的道理,便是将心比心,而我却忘了,我只是从你们身上不断的索取,让你们去查案去破案去做这个那个,忽略了你们也应该有所得......回长安城之后我尽力去争取把你们的俸禄都提上去一些,最好给你们每个人都在长安城里置办一座房子,尤其是你,一个女人整日住在廷尉府里和汉子们朝夕相处多有不便,是我往日没在意,我向你道歉。”

    耿珊忽然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她这般好强坚强的女人说哭就哭了,倒是把韩唤枝弄的有些措手不及,也手足无措起来。

    “你......怎么哭了。”

    耿珊哭着哭着就笑了,抬起手很不文雅的用袖子擦了擦眼泪:“没啥,高兴。”

    “去睡一会儿吧,两天两夜没合眼了。”

    韩唤枝道:“不要理会其他的,睡醒了再说。”

    耿珊肃立,啪的一声行了一个军礼,眼睛红红的转身而去。

    与此同时,在水师临时营地中。

    庄雍看了一眼沈冷:“伤的重不重?”

    沈冷咧开嘴傻笑:“不重......呃,特别重,咱们水师应该发给我一些汤药钱和修养补助之类的,我觉得也不用太多,几十两银子就好......”

    庄雍白了他一眼,指了指桌子上摆着的几个纸包:“有沈小松在你受多重的伤也没关系,他的医术是我见过最好的,这些不是治你伤势的药,若容和她娘亲这次也随军南下,到了施恩城后水土不服可是闹了好几天不舒服,若容便去请教了当地的郎中配了一些药,交代我也给你带一些来。”

    沈冷楞了一下:“为什么还有我的?”

    “她以为你是我很得力的手下,算是帮我笼络人心。”

    沈冷:“将军这么直白不太好吧。”

    “没什么,反正你也不是很重要。”

    沈冷:“......”

    庄雍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有些事本不该对你说,可韩唤枝却把你拉了进去,那就索性多说些......廷尉府的人做事向来没规矩,直接把你拉进去就是没规矩,但既然你已经入了局就有必要知道的更清楚,平越道这里远不似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太平安宁,之所以陛下把叶开泰叶景天都安排过来就是因为陛下知道这不安宁,哪怕是咱们水师南下也是因为这里不仅仅海疆不安宁。”

    “看起来的风景秀美下边藏着的都是狼子野心,朝廷里有些人和原来南越国的权臣勾结,若仅仅是贪墨还好说,怕的就是他们贪图那些东西不是给自己......”

    庄雍道:“韩唤枝和我是旧识,当初都是府里出来的人,可我不喜欢这个人,从开始就不喜欢,他这个人做事没有制约只求最终的结果,为了这个结果牺牲谁都可以,你也可以,哪怕是我也可以,我要和你说的便是不管他让你做什么你都要斟酌,事要做,命自己保。”

    沈冷忽然就想到了在十字路口韩唤枝握刀的那一刻,他觉得庄雍错了。

    你走,我来为你挡住。

    这几个字还在沈冷脑子里回荡着,怎么都不能和庄雍说的韩唤枝重合在一起。

    他哪里知道,韩唤枝从他泡妞那两个字里想到了那么多,由此可见泡妞学问大,也能引人深思。

    最主要的是,庄雍不知道韩唤枝也知道沈冷可能身份不寻常。

    “我记住了。”

    沈冷还是乖乖的应了一声,庄雍是为他好。

    “你软甲坏了?”

    庄雍抬起头瞥了他一眼,沈冷嗯了一声:“坏了,可心疼了,将军不知道为了置办这件软甲我可谓倾家荡产,连沈先生的养老钱都被我花光了,我心里实在是难过......不知道咱们水师有没有这方面的补贴?”

    庄雍:“你当我不知道那件软甲是从裴啸身上扒下来的?”

    沈冷:“......”

    庄雍把桌子上的另外一个木盒往前推了推:“这是我的软甲,当年若容的娘亲在留王府里的时候最擅长做的便是这些,陛下领军征战的时候里边套着的软甲也是她亲手做的,我这件你先拿去穿着怎么也比裴啸那件好的多,就算是水师给你的补贴了吧。”

    沈冷当然不会去拿:“那是将军的,我不拿。”

    “让你拿去就拿去。”

    “真的不能拿,那是夫人亲手为将军做的,我知道做一件软甲有多艰难耗时,就算是夫人没有一两年的时间也做不出来一件,那是夫人对将军的保护,是夫人的寄托,我真的不能拿。”

    庄雍笑起来,觉得自己喜欢沈冷这个傻小子果然还是有道理的。

    “我再说一次,让你拿你就拿,毕竟想杀我的人需要比杀你更大的胆子和更强的武艺才行。”

    沈冷只是摇头:“真的不能拿。”

    庄雍忽然就叹了口气:“拿吧......这是旧的,若容的娘为我做了一件新的。”

    他把衣袖往上拉了拉,身上的软甲居然是整身的,连两臂都能护住,这样的手艺真的太难得,软甲再软也是甲胄,套住胳膊的话怎么都会影响动作,可是显然这件新的没有这方面的顾虑,说巧夺天工也不为过。

    庄雍有些得意:“我这件新的比那件旧的好,反正旧的也不要了,给你就收下。”

    沈冷默默的过去把木盒和那几包药都抱过来,觉得自己被塞了一嘴的狗粮。

    ......

    ......

    【看到了书评区的疑问做一些简单的解释,姚桃枝去见福宁寺主持两个人互换了身份这一情节很多朋友都说有漏洞,我的思考是这样的......第一,两个人达成了协议,姚桃枝借福宁寺主持的身份来杀韩唤枝,让福宁寺主持离开,说了希望你长命百岁这样的话,是因为他希望主持借此脱身逃避韩唤枝的追查,福宁寺上下都参与了当初私藏物资的事,所以也就不会轻易泄露出主持和杀手互换身份。】

    【第二,廷尉府的人没有人见过姚桃枝也没有人见过主持,谁也不会想到主持是假的,若询问僧众这是你们主持吗?僧众回答说是,我觉得廷尉府的人也不会严刑逼供这一点,除非提前有所怀疑,显然没有。】

    【第三,头顶的伤口只隔半夜的时间,凭肉眼看应该不会区分出来,之前我做过铺垫,廷尉府的人打人是不会让人轻易看到外伤的,所以有人说抽打耳光扇脸之类的事不容易出现,打阮德是因为这个人不会放出去了也就没那么多顾忌,叶景天找过韩唤枝说外界压力很大因为南越人信奉禅宗,所以为了廷尉府的声誉不会照准主持的脸来打,以防以后还要把人带出去被百姓看到。】

    【第四,两个人同为姚无痕的后代,姚桃枝是想救主持所以才互换了身份,主持心怀感激所以替姚桃枝去杀人,这一点我铺垫不够在此道歉,以后尽量注意避免。】

    【第五,今日两更,整理一下思路和情节,因为平越道这是个大案子,大到不是一股两股势力,错综复杂。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