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万夫力 第一百九十章 你们低估了她
    施恩城的这个夜晚让很多人看不懂,因为能看懂的人要么在这泰水巷的小院子里坐着要么就是跪着,在看戏的人觉得石破当被抓是一个信号,一个开始的信号,谁能想到石破当被抓根本就不是开始而是结束。

    为什么韩唤枝在抓了石破当之后反而颓丧起来?

    因为石破当是最后的希望了。

    这些所谓的南越权臣,想抓的话早就都抓了,只是正如石破当所说确实没有一丁点的线索指向皇后,若就这般草草收尾,韩唤枝心有不甘。

    动不到宫里那位,只能动到长安城里几个什么时候想动都能动的人,真的毫无成就感。

    正在喝茶的叶流云抬起头看了一眼进门的韩唤枝,指了指自己身边的座位:“茶还不错,坐下来喝口茶润润嗓子,我把你抓人的事都替你做完,审人的事儿还是得你自己来。”

    “审个屁。”

    韩唤枝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他向叶流云发脾气,叶流云也只是笑笑。

    杨幼蓓跟着韩唤枝进门,此时此刻她更像是个外人,然而她知道暴风骤雨很快就会来,抓紧时间享受一下这最后的自由,稍显卑微的自由。

    她的东主,她的偶像,她视为擎天之柱的杨白衣披头散发的跪在地上,不是她想跪,她如此高傲的人宁死又怎么会随便跪?只是叶流云才不会因为她长的漂亮气质也好就会怜香惜玉,她的两条腿都被打断了,重手法,一击一条腿,干脆利落。

    她的脸也不再好看,之前被人揪着头发连着扇了十七八个耳光,脸上青一片紫一片,嘴唇都是肿的,因为她最后的反抗也只能是朝着叶流云吐口水,于是被扇了嘴。

    “何必打的这么惨。”

    韩唤枝看了看杨白衣的脸:“怪好看的一个人。”

    “吐口水的人当然要打嘴,我又不是她爹,不能惯着她。”

    叶流云放下茶杯看向杨幼蓓:“听说你曲子弹的不错?”

    杨幼蓓呵呵笑了笑,没言语。

    她感觉自己是个小丑,被人耍的团团转的小丑,她所有的杀人手段阴谋诡计都是人家眼里的小丑表演,这种被打击了的感觉有多伤人?可最伤她的不是这些而是她觉得自己对韩唤枝有了些许想法,这才是败了,对方一直都在演戏而她也在演戏,只是她的戏里加了些真情实意。

    韩唤枝没看她,看的是杨白衣。

    “她是我最后的希望了,可不能再这么打下去,万一她死了,我能抓住的线头也就断了。”

    叶流云有些无所谓:“那是你的事了。”

    然后他反应过来:“石破当不行?”

    “不行。”

    韩唤枝有些无奈和失落:“我以为抓了这些人就能顺出来往长安城的那条线,抓住线的这头拽出来另一头便不是什么难事,然而线的另一头不在我以为的那个人手里,你说可气吗?”

    叶流云不觉得可气,他觉得好玩,看到韩唤枝这样的人吃瘪,哪怕是最终该做的都做了还是吃了瘪,他觉得开心,当然这只是一种小孩子般的心态,放下来后还是要为陛下多想想,可谁规定他们这样的人就不能偶尔有小孩子的心态了?

    “陛下从一开始就说抓不到她把柄你偏偏不信,果然给自己的期望越高失望就会越大。”

    叶流云道:“南下之前陛下是怎么说的?”

    韩唤枝微微叹息:“陛下的眼光,非我所能及。”

    “可你那时候不服气,现在也未必真的服气。”

    “我若那么容易服气,还是韩唤枝?”

    韩唤枝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觉得茶确实不错。

    “杨白衣,这个名字就有几分意思,你为什么不姓白?”

    放下茶杯的韩唤枝忽然问了一句,杨白衣猛的抬起头,在那一瞬间她眼神里有些东西闪烁了一下,一闪即逝,可是韩唤枝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她的眼睛,有什么闪烁也逃不开,所以韩唤枝的颓丧减弱了许多,这一句话终究还是有了作用,也就又有了希望。

    “把她押下去好好看管着,谁死了她也不能死。”

    韩唤枝吩咐了一声,千办耿珊上前要把人带下去,千办岳无敌先一步过来一把揪住杨白衣的头发把她拉了起来,而就在这一刻韩唤枝动了,若鬼魅,人化虚影一般,可他还是慢了那么一些,毕竟距离杨白衣更远,而杨白衣就在岳无敌手里。

    岳无敌往后退了一步,手里的匕首噗的一声刺进了杨白衣的咽喉,他站在那犹如一根铁桩,显然没打算逃走。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韩唤枝,握着匕首的手来回转,那把匕首就在杨白衣的脖子里来回转,血一下一下的往外喷,他手上就全都是血,而杨白衣的眼神里居然出现了几分释然,疼的脸都扭曲了,可嘴角却勾了勾,有些嘲讽。

    “我没想到。”

    韩唤枝看着岳无敌说了四个字。

    岳无敌狞笑起来:“属下也没想到,最终还会把我自己赔进去。”

    他松开手,杨白衣的尸体软软的倒在地上,岳无敌又往后退了一步但这不是他准备逃走的征兆,他就没打算逃走,因为他确定自己根本不可能走得了。

    “若不是她们太蠢,属下也还会是大人的属下,然而人在一生之中总是会遇到一些愚蠢的人,这是谁也不能控制的事,所以最终这件事的结果大人算是赚到了,本可以到杨白衣为止却到了我为止,大人得到的就多赚了一个人,最起码为廷尉府除掉了一个隐患。”

    他抬起手指向韩唤枝:“你别过来!”

    韩唤枝的脚步一停。

    岳无敌深吸一口气:“其实跟着大人做事真的很爽,哪怕我从不曾表达过什么也还是觉得很爽,你说那些人都死了该多好,这样我就能踏踏实实安安稳稳的给大人做一辈子手下,一辈子为大人冲锋陷阵。”

    他的匕首翻转过来,噗的一声刺进自己心口,人用刀刺死自己若不借助外力成功的概率很低,因为在感觉到疼的一瞬间就会不由自主的收力,岳无敌这种是例外,他的力道灌足,匕首狠狠的刺进去,他还咬着牙狠着命的转了转手腕,只微微转了一下就双腿就失去力气跪倒在地。

    “大人,你可要好好活着啊,最后若是他们赢了,连我都不甘心。”

    说完这句话之后岳无敌往前扑倒,嘴里溢出来一口血。

    韩唤枝往后退了两步坐回椅子上,脸色发白,叶流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这变故太突兀,别说是叶流云韩唤枝,便是神仙也预料不到,也阻止不了。

    杨白衣死了,韩唤枝刚刚抓到的那一点点希望再次破灭。

    谁都知道母仪天下那位姓杨,杨白衣也姓杨,可天下姓杨的人那么多这不是什么证据,于是刚才韩唤枝试探的问了一句你为什么不姓白,所以杨白衣眼神恐惧起来,她以为韩唤枝知道了,眼神终究是控制不住的,也正因为这句话让杨白衣出现了不该出现的反应,岳无敌就只能站出来。

    这是一颗埋的好深好深的棋子。

    千办耿珊的肩膀都在颤抖着,她不喜欢岳无敌,但若是遇到危险她知道自己的同袍是可以同生共死之人,然而这一刻她觉得自己的心态已经崩塌,岳无敌居然是对面的人,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还是一开始就是了?

    屋子里院子里跪着的人那么多,可是这些人加起来分量也不如一个杨白衣。

    “哈哈哈哈哈......”

    杨幼蓓忽然仰天大笑,这次的笑不是她演出来的,笑的是真的悲凉。

    “果然是这样的结局啊。”

    她看向韩唤枝:“可大人你应该不满意吧。”

    韩唤枝看向她:“还有你。”

    “我?”

    杨幼蓓嘴角依然带着笑,可是要多苦有多苦:“大人莫不是以为我与杨白衣知道的一样多?她死了,这件事也就到此为止,大人再怎么精明没有了线你能揪出来什么?我或许应该给你一个机会百般折磨我,我想看看我在被折磨的时候大人你的表情是什么样子,那必然是很好玩的一件事。”

    “你的悲愤是因为什么?”

    韩唤枝看着她说话,语气也逐渐平静下来:“你以想杀我为目的接近我,然后投入了一些感情,现在觉得自己真可怜看错了人,你不觉得这样想很贱?”

    杨幼蓓笑容凝固,她真的去想了想,发现确实如韩唤枝所说,自己很贱。

    她是要去杀韩唤枝的,莫名其妙的就把自己看成了云桑朵,莫名其妙的就真的有了几分情意,莫名其妙的就总是想去自己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草原,莫名其妙的就总是幻想他在那日杀了大埃斤后夺马而走云桑朵该是一种怎么样的悲痛欲绝。

    真的很贱啊。

    “是啊,真的很贱。”

    可她还是忍不住想问一句。

    所以她看向韩唤枝,想问一句你对我到底有没有一丝动心?

    “没有。”

    她还没有来得及问出来韩唤枝已经给出了答案,似乎一直都能轻易的看穿她的内心。

    韩唤枝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可知道那曲子的含义?你那曲子确实弹的足够好,可是感情不对,因为你不知道那曲子是什么故事,那是狼厥族的姑娘在知道了心爱的男人战死疆场之后的思念之音,你却弹的很欢快,我又怎么可能把你当成她?”

    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而且你们都低估了她,你们知道关于我和她的这个故事,觉得她给我唱歌是因为对我的爱慕,第一天的时候她就告诉了我那歌是什么意思,所以我才喜欢,因为我觉得那时候自己会死在草原上,死之前有个姑娘唱这歌我很开心。”

    “我杀了她的父亲,她阻止骑兵追我,她对我动情是真的,更主要的是她要保护她的族人,我若死了,陛下会踏平草原。”

    韩唤枝的语气很沉,有些伤。

    前阵子韩唤枝南下的时候长安城里来了一位大埃斤要把孟长安带回来的狼厥人接回家,这个大埃斤自始至终都带着面纱,因为她是个女人。

    韩唤枝说,你们低估了她。

    这一刻,杨幼蓓心如死灰。

    ......

    ......

    【韩唤枝的故事给了这样一个结尾,也许不是结尾,自己想想,未来还挺可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