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六章 撞!
    身为一个领兵大将军的理智告诉阮青锋此时最应该做的是立刻将舰队撤出船港,至于已经登录的一万多士兵该放弃才对,可正因为他是一个领兵的大将军若就此放弃那么多手下,他很清楚以后自己的军令将会得到什么样的质疑,他的士兵在看他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他对士兵没有什么感情可言,但他珍惜自己来之不易的兵权。

    一旦就此放弃,他在求立国朝中必然被抨击,那些眼红他统领水师的人会一股脑扑上来把按住不放,一张张利嘴就会化作钢刀一刀一刀剁在他身上。

    求立国比不得大宁幅员辽阔,也比不得百姓数以亿计,损失一万多最精锐的军队对于求立国来说便是剜掉了一块肉,求立国皇帝必然震怒,到时候阮青锋还能不能稳得住自己水师大将军的位置他没有一丝自信。

    求立国不像大宁这样稳定,正因为国小所以皇权更重,皇帝裁撤宰相六部尚书也是家常便饭,纵然对阮青锋颇为看重也不会什么责罚都没有。

    “李榨!”

    “末将在。”

    “现在船队指挥交给你了,给我留下二十条运兵船五艘猎云,其他船只立刻撤出船港。”

    “大将军,你要做什么。”

    “不用你管,把船队给我带出去。”

    阮青锋将自己的环首刀抓起来:“亲兵跟我下船。”

    几百名亲兵跟着阮青锋下了他的龙牙旗舰,阮青锋招呼一声,带着被狼猿战兵隔断在外围的几千求立士兵开始发动冲锋,他必须将里面的士兵接出来,这一战已经没有胜算,若损失如此之巨他的帅位不保,若是没了兵权,在求立国那种内部斗争极为残酷的环境下,他会被之前自己得罪过甚至是欺辱过的对手直接撕成碎片。

    “把咱们的人接出来!”

    阮青锋一声嘶吼,带着人冲了上去,求立士兵见主帅身先士卒斗志也被激发出来,呐喊着往前猛冲,人真的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之前求立士兵还因为狼猿那摧枯拉朽的攻势而胆寒,主帅在场亲自上阵,勇气就又重新回到他们身体里,刀枪如林,朝着他们之前还畏惧的狼猿战兵发起攻击。

    然而这一战对于阮青锋来说本就是在赌,赌自己的气运。

    战争,从来都是无视生命的游戏。

    石破当看到那些求立人杀过来心中反而收起几分轻蔑,能杀回来足以说明那个领兵将军的魄力,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杀回来就没有完全丧失尊严,虽然在石破当看来这并不是一个理智的决定。

    因为他知道自己不可能输,对方是水师士兵,是不带长兵器的。

    “盾阵!”

    石破当一声咆哮,最前面那一层狼猿战兵立刻将手里的盾牌戳在地上,第二层士兵上去将盾牌叠在前面那层盾牌上面,形成一堵大概一米多些的盾墙。

    第三排士兵手里持的是足有一米七八的长矛,当求立人的队伍撞过来的一瞬间,长矛一排从盾阵后面刺出去,求立人哀嚎着被痛死,那些长矛好像毒蛇一样,凶猛的刺出去不管有没有刺到敌人会迅速收回然后再发力刺出去,一下一下。

    长矛捅穿了身体,血从伤口里喷洒出来,一个倒下去后面的又冲上来,就好像自己的生命完全没有存在价值一样。

    终于,求立人在盾阵外面铺了一层尸体之后撞击在盾阵上,他们疯了一样用自己的刀去劈砍,用肩膀去撞击,一个个脸狰狞的犹如野兽。

    可他们面对的是有着几百年厮杀经验的狼猿战兵,是大宁最强的陆军,大宁战兵的战术配合当世无双,面对不同的敌人都能有针对性的战术部署,每一场战争不管是不是大宁发起的,胜者都只能是大宁。

    盾阵外面的尸体越来越高,求立人攀爬着上去踩着自己同袍的尸体跳到盾阵后边,很快就被长矛戳死,身上的血洞多的触目惊心,每一个血洞里往外流出来的不仅仅是血还有生命。

    “开阵!杀!”

    石破当一声令下,盾阵后边的长矛手立刻后撤,后面已经端着连弩等着军令的士兵迅速前插,一排连弩点射将靠的最近的求立士兵放翻,盾阵打开一个一个的缺口,凶如虎豹的狼猿战兵从这些缺口里杀了出去。

    刀刀见血,拳拳到肉。

    石破当看准了那个身穿铁甲的求立人将军,单手握着大槊往前一指:“跟我去那边。”

    数百名亲兵整齐呐喊:“呼!”

    石破当带着人往那边杀,阮青锋带着人也在往他这边杀,就好像两艘同时逆浪而行的战船终于对撞在一起,这两个人看到彼此之后唯一做的就是杀上去,话语在厮杀的战场上最苍白无力也没有意义。

    当!

    大槊被阮青锋架开,他迅速的往前冲拉进和那个宁人将军的距离,他的刀比对方的槊短的太多,只能近身。

    &nbs

    p;   石破当哪里会在乎他近身不近身?

    大槊往旁边一戳,伸手抓过来一把黑线刀迎了过去,两把刀在半空之中激碰发出金锐敲击之声,两把刀同时被砍出来缺口,缺口和缺口咬在一起发出的声音更为刺耳,火星闪烁。

    石破当一脚踹向阮青锋小腹,而阮青锋也同时一脚踹过来,两个人的动作好像设计好了似的完全同步,同时被踢中的两个人向后退出去,然后又冲上来,刀子再次对撞,又是一个缺口。

    两个人的亲兵也激战在一起,不是刀子与刀子接触,便是刀子与肉接触。

    石破当第三次出刀,因为两个人的力气实在残暴,刀子同时崩断,两截刀子飞出去很远。

    石破当的反应似乎更快一些,左手伸出去一把勾住了阮青锋的脖子,半截刀朝着阮青锋的小腹扎下去,阮青锋身上有铁甲,而刀子没了刀尖断口捅穿铁甲谈何容易?

    可石破当知道自己能。

    阮青锋手里的半截刀子往下猛的一铡想把石破当手腕切断,与此同时迅速低头后撤,石破当左手没有勾住阮青锋的脖子立刻往下压一把攥住阮青锋的手臂,握刀的右手往回撤了一下,刀子与刀子碰撞,石破当断刀脱手,却立刻一拳轰在阮青锋的小腹上,阮青锋感觉那力量几乎洞穿了自己的身体,拳头打在铁甲上却仿若有一股力量冲进了体内,甚至击穿了后背。

    当然这只是错觉,是因为石破当这一拳的力度实在太恐怖。

    铁甲将石破当拳头上的肉皮全都磨破他却全不在意,阮青锋疼的向后急退,断刀横扫出去,刀子几乎是擦着石破当的鼻尖扫过去的,石破当跨步向前哪里理会自己拳头上已经破皮血流如注,又是一拳砸过去。

    阮青锋吃痛之下只能闪避,石破当就好像一头不知畏惧为何物的雄狮只管向前,一拳一拳,阮青锋的胸口连续被打中数拳,竟是喷了一口血,而他手里的半截刀子也砍在石破当肩膀,将肩甲砍裂刀子卡在肉里,石破当左手抬起来竟是一把压住了那刀子,右拳打在阮青锋的右臂关节处,阮青锋的胳膊被打的荡出去断刀脱手,却一脚踹在石破当小腹上。

    石破当向后退了两步抬手把肩膀上卡着的刀子扯下来随手扔掉,再次向前,两个人拳对拳脚对脚,每一拳击中对方自己拳头上也会溅起来一片血星。

    阮青锋一拳打在石破当的脸上,这一拳太重,打的石破当向旁边横移了好几步,石破当猛的扭头回来眼睛都是血红色的,他咧开嘴一阵狞笑,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继续冲上去。

    而与此同时,沈冷回来了!

    十几艘大宁水师的战船将船港堵住,对面就是十几倍于他们的求立人水师,可沈冷根本不在乎。

    “撞过去!”

    沈冷指着求立人的那艘名为龙牙的旗舰。

    万钧比龙牙小了不少,就像是一条小一些的龙朝着更为巨大的龙发起了攻击。

    轰!

    万钧的船头从龙牙几乎正中的位置拦腰插了进去,两艘船上的士兵全都翻倒在地,沈冷抓着船舷稳住身形,将黑线刀握紧。

    万钧在惯性下还在向前顶着龙牙横移,龙牙逐渐侧翻,一船的人开始往下滑。

    “撞!”

    沈冷嘶吼了一声,哪里去在乎大宁这一艘艘造价不菲的战船。

    一艘一艘的伏波也开始冲撞,他们的船笔直向前,而大部分求立人的战船都是横着的所以吃了大亏,其中一艘大宁水师的冲撞船铁犀竟是把一艘求立人的猎云战船拦腰撞断蛮横的切了过去。

    一个一个的士兵落水,纵然他们水性不错,可在这样的突变之下哪里还能保持冷静,船上的杂物兵器砸在他们身上,一个个头破血流。

    此时此刻,沈冷的先锋军就好像失去了理智的洪荒猛兽,根本就不去计较损失了,一艘一艘的撞过去,没多久船港就被封住,而里面至少还有求立人六七十艘战船出不来。

    陆地上的石破当一脚把阮青锋踹出去,听到巨响后往船港那边看了一眼,他看到了沈冷的万钧重重的撞击在求立人旗舰龙牙大船上,也不知道怎么了一股豪气沛然而生,仰天一声大笑。

    “哈哈哈哈,老子这次看得起你!”

    他伸手往前一指:“杀!杀尽这些求立蛮奴!”

    狼猿战兵发出冲锋的嘶吼,真的犹如狼猿嘶鸣,他们向前疾冲,刀落的时候人已经冲了过去,求立人被彻底打的没了勇气,兵败如山倒。

    阮青锋回头看了看自己龙牙正在缓缓下沉,他啊的吼了一声,狠狠的看向冲过来的石破当,却只是看了一眼掉头就走,他的亲兵冲上来为他挡住追击,他朝着船港那边疾奔过去,带着往后撤的人寻战船往上爬,然后驾船硬生生往外冲撞。

    在这一刻他才醒悟过来,大宁的水师主力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