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二十五章 必娶她为妻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陈冉和聂野两个人蹲在河边聊天,对于上次看到聂野撒尿写字的事陈冉一直都很好奇,忍了好几下终究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上次我去小树林里撒尿的时候遇到你,你还记得吗?”

    聂野嗯了一声:“记得啊,陈队正撒尿的姿势真是......别致。”

    当时陈冉是想把树杈上的一只小虫子冲下来。

    “你为什么写个浪字?”

    陈冉问。

    聂野楞了一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其实一直都喜欢这个字,浪,尤其是见过大海之后就更喜欢,浪拍击岸边无休无止似乎永不服输,如果一个人能有这样的能力精力那该多好,我一直都在想年轻人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活着,好像浪这个字最合适,在可以大浪拍岸的年纪,也应该有大浪拍岸的勇气。”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若有所思,而陈冉却并没有看出来。

    陈冉只是想着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是真的浪呢,他没有注意到聂野眼神里有一抹决绝。

    “陈队正,有件事我想告诉你,但你别跟沈将军他们说。”

    聂野看了看陈冉:“我知道做决定之前谁都不要告诉的好,可我想着得个人交代一下,就当是交代后事吧,我这个年纪就交代后事好像有点奇怪,哈哈......交代,不只是为大宁也为我自己,陈队正,你是我信得过的人,虽然之前并没有接触太多,可我就是相信你,所以我把事情交代给你......虽然现在控制韩元衍已经有七分把握,可我不能用七分把握去赌上咱们近十万兄弟们的生死。”

    陈冉看他严肃起来,心里一紧。

    “你想做什么?”

    “我得确保韩元衍不会出什么岔子。”

    聂野看着陈冉说道:“对于一个人的把控,按照廷尉府的惯例要试探三次,可我们没有时间试探那么多次了,我知道军粮最多还够十天,可对于我们来说七天之内拿不下来平光城所有人就已经陷入危险,剩下的粮食不足以支撑着我们走回去,后续的粮草到现在还没有消息,说不定遇到意外了。”

    他认真的说道:“我打算跟韩元衍去平光城。”

    陈冉脸色一变,可他还没有说话就被聂野阻止:“这是廷尉府的人应该做的事,没有时间试探三次也要试探一次,我自己去试探他,第一是试探他会不会有异心,第二是试探他有没有帮大军打开城门的能力。”

    “你打算怎么做?”

    陈冉问。

    “放他回去,约定今夜他带我进城,选择一处位置,让他安排人在城墙上放下吊篮把我吊入平光城,如果他做到了,那就证明他有能力召集一批人把城门打开,不管是收买还是怎么做,只要城门能开就行,如果他连带我入城都做不到,那他就更没有能力打开平光城城门。”

    陈冉摇头:“太危险了,他把你骗进去杀了呢?”

    “死我一个不算什么。”

    十九岁的少年笑了笑,笑容明朗。

    “死我一个来为大军避险,赚了。”

    “赚个屁。”

    陈冉道:“你这办法不行。”

    聂

    野道:“陈队正,我一直很崇拜沈冷将军,所以刚才在思考这件事的时候我也一直都忍不住的去想,如果换做沈冷将军是我的话,他会不会和我做一样的选择?你是最了解沈冷将军的人,你告诉我答案,沈将军会不会也这样做?”

    “他......”

    陈冉真的很想说谎,可最终还是点了点头:“他会。”

    “那不就得了。”

    聂野笑着说道:“我告诉你,只是想让你以后为我证明一下,我死在平光城里,可我不想就那么籍籍无名的死了,你帮我证明一下,这样我死后家里能有个抚恤,廷尉府的人也会以我为傲,等你回了长安再帮我去见一个人,告诉她我是怎么死的。”

    他站起来,看着安水:“怎么样?我浪不浪?”

    陈冉低着头,心情沉重。

    聂野大声朝着安水河喊了一句:“年轻人啊,要如滔天大浪。”

    陈冉不知道说些什么,此时此刻,一点也不觉得那个浪字好笑。

    “喝酒吗?”

    陈冉忽然问了一句。

    聂野不好意思的说道:“廷尉府的规矩太严,在军中的时候不能饮酒,现在军中廷尉府的人都以我为表率,我不能让他觉得我自己都不守规矩。”

    “管他什么规矩。”

    陈冉一把拉着聂野往自己营房那边走:“今天再不喝我怕以后没机会喝你喝一杯,你要是死在平光城里,我想在你坟前喝都没机会,你他娘的哪儿来的坟?”

    聂野犹豫了一下后点了点头:“行,兄弟陪你喝,但现在还不行,我得先去看看韩元衍。”

    两个人回到廷尉府的营房,陈冉不敢去听聂野和韩元衍说了些什么,因为在这一刻他觉得聂野说的那些话都像是遗言,他不敢听也不敢去思考,他只想和聂野喝一回酒。

    半个时辰之后聂野从营房里出来,满面笑容。

    “成了。”

    他一边走一边说道:“我已经都安排好了,一会儿就会把人送回平光城里,今夜子时,他会带人在城墙上接我,若是没有来的话咱们就只能想办法强攻了,可我看着那么多兄弟们战死我心疼,真的心疼,如果能拼一次机会出来就好,一次机会就好。”

    陈冉嗯了一声,心情越发沉重起来。

    几壶酒,没有菜。

    两个人谈天说地吹牛-逼,本不算太熟悉的两个人因为这几壶酒仿佛变成了至交老友,他们勾肩搭背的说长安城小淮河,陈冉如同一个老手一样天花乱坠的夸着他去过的青楼姑娘有多好看有多柔情似水,还说回到长安一定要请聂野去一次。

    天快黑了。

    聂野深吸一口气,站起来:“哥,我走了。”

    不是陈队正,是哥。

    陈冉还在笑着,笑刚才他自己讲的那个笑话,似乎完全没有听明白聂野说的是什么,又好像听到了也没有在意,只是抬起手来随便的摆了摆:“去吧去吧,快去快回,记得长安城小淮河,哥哥欠你一次。”

    “嗯。”

    聂野走出营房,出门之后又站住,回头朝着陈冉笑起来:“你说的那家不好,我去过更好的,我带你去

    ,但是我若回去之后应该不会再进那个地方了。”

    陈冉哈哈大笑,没心没肺的笑,笑的咳嗽,等到聂野的身影消失在逐渐黑暗下来的天色中,他笑的哭了出来。

    那是十九岁的年轻人。

    回到自己的营房,聂野取了一套还没有穿过的新衣服出来,这本来是准备等着和大军一起凯旋回家的时候要穿的,想了想,决定还是今夜穿上它。

    他用针刺破了自己的手指,在衣服里边画了一个很小的图。

    廷尉府的标徽,只是看起来有些像,他不敢画的太像。

    穿戴好,他就闭着眼睛坐在椅子上休息等着约定的时间,之前交代过手下人提醒他,可他的身体里却仿佛有一个看不见的闹钟,想提醒他的廷尉才刚要进来,聂野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检查了一下随身带着的装备,然后大步出门。

    营房外,数十名廷尉肃立。

    看到聂野出来,所有人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聂野一句话都没有说,大步向前。

    陈冉站在远处看着他走出营房,两只手握紧了拳头,因为太用力,双手都在发抖。

    之前在他的营帐里和聂野喝酒,他对聂野说:“你才十九岁,在长安城普通百姓家里,这个年纪的少年还没有能力持家,家境富裕些的,十九岁的人还在河边钓鱼,在原野上放风筝,或是在偷偷看着自己心爱的姑娘,心里想着怎么才能让她也多看自己几眼,你呢,你却要独自一人去平光城里为大军拼命。”

    聂野笑,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脸上有些淡淡的红。

    “咱们这些穿军服的,不管是廷尉府的军服还是战兵的军服其实都一样,拼命啊,不正常吗?我们拼命,就是为了那些和我们同龄的人比我们年纪还小的人可以一直无忧无虑,想想看,我们也挺牛-逼的。”

    他看着酒杯:“我也相信,当有一天大宁需要他们的时候,你说的那些年轻人,会放下手里的鱼竿,放下手里的风筝线,不管是家境富裕的还是寻常的,他们会鼓起勇气走到自己心爱的姑娘面前说一声我喜欢你,然后穿上和咱们一样的军服,大步走,不回头。”

    陈冉大口喝酒。

    聂野问:“陈哥,你有没有心爱的姑娘?”

    “没有。”

    陈冉摇头:“我眼光高。”

    “拉倒吧。”

    聂野像是在笑话他:“都是一样的人谁还不知道谁?生死未卜,没权利去喜欢一个姑娘。”

    他把酒壶里的酒喝光:“我有一个心爱的姑娘,住在长安城庆余街,她家里是做裁缝的,我去她家做过衣服,她知道我是在廷尉府做事,所以总是有些怕我,而我也觉得自己还配不上她,我喝酒,打架,还去过青楼去过赌场,我没有能力让自己不去沾染这些之前不能跟人家说我喜欢你,哥......我这次若是能活着回去的话,你帮我去保媒?”

    他抬起头看着外面的天空:“我觉得我可以了,在做出决定要去平光城里之后,我觉得我也有把握不再多喝酒,不再胡乱去打架,不再去赌场也不再去青楼,我若都能做到,必娶她为妻。”

    (本章完)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