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一十七章 不查了
    ?

    保极殿。

    皇帝坐在凳子上看了一眼之前用过药后已经睡了的两个人,视线回到沈先生身上:“朕一直都想做个任性的人,本以为做了皇帝就可以任性,后来才知道,还不如在云霄城的时候自在快活。”

    沈先生笑:“陛下这话说的,可以装订成册送往信王府,交给世子李逍然。”

    皇帝瞪了他一眼:“以前你的嘴还有些把门的,怎么二十年之后越老越没谱?”

    沈先生想了想,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没谱的,最终叹了口气,还不是因为沈冷。

    “这次查到了什么?”

    “什么都没有查到,但是臣发现,对臣动手的人是原廷尉府副都廷尉言签,若臣身子没出问题,也不至于被逼成这样,想想看,当初陛下进京之后,廷尉府上上下下至少百余人逃匿无踪迹,现在冒出来了,怕是有图谋。”

    “朕知道。”

    皇帝往外看了看,侍卫统领卫蓝随即进来。

    “陛下,先生。”

    卫蓝俯身拜了拜,然后站直了身子说道:“苏皇后的长泰宫臣已经彻底围了,审讯长泰宫中的内侍和宫女得知,罗英雄这些年一直都藏匿在长泰宫中,前几年出去,在浩亭山庄里做了守门人,不过臣带人围长泰宫之前罗英雄已经逃走,臣又派人去浩亭山庄,说是罗英雄已经三日不曾去过。”

    “看看。”

    皇帝自嘲的笑了笑:“朕终究不是什么都能掌控,罗英雄在朕眼皮子底下藏了二十年,朕居然不知道......不过朕倒是不自责,朕是真的想让苏皇后安度余生,所以从不曾去打扰。”

    卫蓝继续说道:“臣已经派人去追查,廷尉府也已经派了人出去,流云会的人会在暗道上调查,只要罗英雄露面,就一定会找到。”

    “他应该不在长安城了。”

    沈先生摇头:“那是一只老狐狸,一定感觉到了风向不对。”

    卫蓝垂首:“臣先告退。”

    皇帝摆了摆手:“去歇着吧,安排人当值就是了,罗英雄还不至于敢直接杀到保极殿里来,于皇兄来说,罗英雄是个好臣子。”

    卫蓝应了一声,出门之后却不走,按刀站在保极殿门口。

    “你教出来的,朕最欣赏的年轻人之一。”

    皇帝笑了笑:“当年经你手调教出来的年轻人,大多都可独当一面,开枝散叶天边流云自不必说,其他那些,也都各尽其职,朕分布于天下的通闻盒,九成都在他们手里。”

    “臣当初只是随便瞎想的事,想不到陛下已经做的这么完善。”

    “你脑子好。”

    皇帝给沈先生往上拉了拉被子:“当年在王府里的时候,多少不可解的事,都是你那些歪点子解决的,还记得龙虎山真人怎么评价你吗?”

    “前面的后面的?”

    沈先生笑:“前面说臣强词夺理泼皮无赖,还拿鞋底子打我......后面又说臣心通九窍可悟大道,还想收臣做弟子。”

    “当时你为什么不答应?”

    “龙虎山苦啊,有地位,但是没钱。”

    沈先

    生一本正经的说道:“有地位也是道宗之内的地位,虽然真人也是大宁国师,可常年不问国事也不敢问,那地方没出息,清规戒律又多,想想就无趣。”

    皇帝叹了口气:“若你当年不走的话,朕觉得,流云会就是你帮朕守着。”

    沈先生顿时好奇起来:“叶流云惊才绝艳,放出去足以胜任封疆大吏,为什么陛下让他去创一个流云会?”

    “因为......”

    皇帝往旁边扭了一下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事能让皇帝稍显扭捏?

    “朕当年......咳咳,朕当年装了个......”

    这话从皇帝嘴里说出来,沈先生几乎咳嗽的崩裂伤口。

    “朕初登大宝,户部来问朕,群臣俸禄如何调整,朕把俸禄分为三十六等,上至朕下至小吏,都按照这三十六等由户部拨银,朕当时想着,朕得做个表率,于是朕就说,朕拿三等......当时百废待兴,能省些就省些,朕想着若是自己拿三等,谁敢拿更多?他们果然是不敢的。”

    皇帝摇了摇头:“谁知道,钱不够花......”

    沈先生噗嗤一声,笑的肋骨都疼。

    “朕哪里知道,当皇帝花银子也要板着手脚,好歹往外赏赐出去一些银子就花光了,以至于有一段时间朕可抠门了,实在不是办法,于是朕当时就问韩唤枝和叶流云,怎么办?朕记得,把他们两个叫来,本意是想问问谁愿意去廷尉府。”

    “朕可能问的肤浅了些。”

    皇帝咳嗽了几声:“朕问,怎么来钱快?”

    沈先生都懵了:“陛下真这么问的?”

    “真的。”

    皇帝笑道:“韩唤枝说,大宁都是陛下的,陛下还要钱做什么?若想用,让户部直接从国库拨款不就行了?”

    “叶流云怎么说的?”

    “叶流云说,来钱快,混黑啊。”

    “噗......”

    皇帝也笑:“朕当时就拍了桌子,朕堂堂大宁皇帝居然混黑?组建社团?传出去太丢人,可是朕又不想穷,于是就让叶流云去了,反正主意是他想出来的,那就他去办,办好了朕财源滚滚,办不好......也是他的错。”

    他停顿了一下,压低声音在沈先生耳边说道:“别说,混黑来钱真快。”

    沈先生笑的岔气,觉得再笑下去自己伤口真的会裂开,于是使劲儿板着笑,可越是板着越想笑,躺在床上都抽搐了起来似的。

    “他们两个性格,一个灵便一个周正,那就灵便的去暗道上吧,周正的去廷尉府,后来发现原来暗道并不是朕以为的那么幼稚儿戏,流云会就是第二个廷尉府,甚至在很多时候比廷尉府的作用还大一些。”

    皇帝笑了一会儿:“还是在云霄城的时候好,朕多久都没有这样和人聊过天了。”

    沈先生沉默下来:“陛下今日在大殿上说臣是陛下的朋友,不妥啊。”

    “管他妥不妥。”

    皇帝道:“朕是九五之尊,言出法随,说出去的话就是法,朕能收回来?”

    沈先生笑着笑着就流泪,发现自己真的是老

    了。

    “以后少打架。”

    皇帝道:“那件事你暂时也不要去查了,其实朕也深思熟虑过,如果真的把那件事公之于众,朕能怎么处置?别说当年的事还不清楚,清楚了,也逃不过皇后做了恶事,珍妃也不诚实,朕觉得丢人......若沈冷真的是朕的儿子,还不如让他做个将军,比作皇子强,朕终究不能把天下交给他。”

    沈先生知道这是必然的事,做个将军手握实权,若是一个皇子呢?如今太子已定,没有什么大到不可原谅的错处,皇帝也不能随随便便的废掉太子,况且沈冷身份存疑,朝臣必然争议,纵然皇帝有补偿沈冷之心,难道会把大宁天下交给一个从没有正经培养过的流浪的孩子?

    “太子虽然不成器,没有开疆拓土之才,可守成是足够了,开疆拓土这些事,朕做了就是......至于大宁现在的隐患,朕也会在他登基之前都解决,到时候大宁天下清平,四海无敌,北无鬼月之忧,南无海疆之患,东西太平无事。”

    “朕在的时候,把该做的都做了,大宁会被剜掉一大块肉,会很疼,出一个守成之主也是好事,好好稳稳大宁的江山社稷,百姓们都说希望大宁千秋万世,哪有那么容易......你知道,楚五百年而灭,楚之前的秦,一百年就灭了,秦之强盛尤胜于楚,再往前的周虽然长久,可也不过八百年,那些已经开始影响了大宁的地方,朕一刀一刀都割了去,敷上药,太子将来把绷带解开的时候,大宁已经痊愈。”

    皇帝缓了一口气:“朕,不得不考虑的多些。”

    沈先生懂了:“那臣就永不告诉沈冷这些事。”

    “朕喜欢那个孩子。”

    皇帝站起来,看了看那两个人确实睡熟了这才继续说道:“如果不告诉他,他自己心里无忧扰,太子心里,也无忧扰。”

    沈先生嗯了一声,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不是吗。

    皇帝回头看向沈先生:“这些事都不提了,毕竟还长久,眼前有件事得问你,你伤好之后想去什么地方?朕帮你想了两个可去之处,第一选择是书院,老院长已经多次提过想回家安度晚年,只等着朕把大宁的病治好,他终究是要退下去的,你接替院长之位,朕说你行你就行,育人子弟,你比老院长不差。”

    “第二,去流云会,叶流云也该放出去了,以你的手段,流云会只会更好。”

    他看向沈先生:“你想去哪儿?”

    “臣......想在家哄孩子。”

    “嗯?”

    皇帝一怔。

    “不是皇子也好。”

    沈先生嘴角带笑:“若他是皇子,便多了许多规矩束缚,娶妻也不自由,臣已经习惯了两个孩子在身边,所以臣请陛下恩准,将来沈冷和茶儿有了孩子,臣就在家帮他们带带孩子,应该是很美好的一件事。”

    他看向皇帝:“不知道怎么了,越老,越贪图美好。”

    皇帝沉默了很久很久,点头:“若你真心如此,那朕就允了你,也......允了那两个小家伙。”

    “谢陛下。”

    沈先生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不查了,以后不查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