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二十六章 还给你
    白念看得出来,杨心念是真的认不出他了,也是啊,那般高傲的一个人,把白家的人当蝼蚁当猪狗,对于她来说,自然记不住一只蚂蚁和其他蚂蚁有什么区别,都是低等世界里的低等生物罢了。

    “这个世界上应该有很多人恨我,可你的眼神不一样,我们之间的仇恨很深。”

    杨心念的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桌子,像是在审问犯人,在她眼里,白念的生死不过是她一念之间。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应该爱惜。”

    杨心念语气平淡的说道“能落个全尸,何必非要让我动手把你拆的支离破碎?你跟了我很久,我没有理会你是因为最近我不想生事,可已经快出京畿道你还跟着,我就只能让你去该去的地方,还是刚才那句话,你告诉我是谁派你来的,我给你一个全尸。”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白念忽然仰头大笑。

    “同样的受之父母,为什么你可以羞辱别人?!”

    他怒问。

    杨心念微微皱眉“我羞辱过你?没有什么印象,只是觉得你略微有些眼熟,况且这个世界上被我羞辱过的人着实多了些,我怎么可能都记得住?”

    她仔细看了看白念那张脸,越看越觉得眼熟,只是怎么都想不起来在何处见过。

    “罢了。”

    这种感觉让杨心念有些烦躁,她起身“不管在哪儿见过你,你应该不重要,若重要的话我一定会记得住,至于是谁派你来的,我现在也已不感兴趣。”

    她绕过桌子朝着白念走过来,就在这一刻白念忽然抬起手,右手手腕上有一个铁护腕似的东西,对准杨心念打出去四五支铁钉,速度奇快,而且极为突兀。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过两三米而已,这个距离,正常人怎么可能反应的过来?

    可杨心念不是正常人。

    她猛的蹲下来,那几颗铁钉几乎是擦着她的头顶激射过去,有一根发丝被铁钉打断飘落在她衣服上。

    避开这一击,杨心念眼神里的杀意渐浓。

    “我似乎不该仁慈,一开始就说给你个全尸。”

    她站起来,看着白念问“还有什么手段?”

    白念惨笑“还有什么手段?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为了杀你我准备了多少,只要能把你送进地狱,什么手段我都用的出来。”

    他猛的抬起左手,杨心念看到他左手手腕上似乎也有那么一件东西,立刻向一侧闪了出去,可白念却只是将她逼退,利用这短暂的时间将后边衣服下藏着的连弩拽了出来,连弩挂在腰带上用披风挡住,摘下来稍稍有些不方便。

    连弩在手,白念朝着杨心念点射几次,弩箭比铁钉的速度更快,几乎看不到弩箭的痕迹,一闪即逝。

    杨心念在屋子里闪躲几次,那么迅疾的弩箭居然被她全部避开,这么近的距离,足以令人瞠目结舌。

    “就只这些?”

    杨心念冷哼了一声,鼻音之中充满了不屑。

    难道随随便便谁都能伤到我?

    可是念及此处,立刻就想到了那个叫沈茶颜的女人,她比自己更快更强,杨心念在这之前从不相信有一个女

    人比自己强,而在那一天之后,她才明白自己没有想象之中那么强大,那天如果沈茶颜有杀她的念头,她可能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高手之间只差分毫,差在何处?

    快。

    白念手里的连弩打空,手指一推,弩匣从连弩上弹了出来,他立刻从腰带上取下来第二个弩匣准备装进去,然而杨心念怎么可能会给他这样的机会。

    一张桌子朝着白念飞过来,白念向后一边退一边装着弩匣。

    砰地一声!

    一个拳头从桌子后面打过来,一拳打在白念的脸上,白念只感觉脑袋里嗡的一声向后倒了下去,杨心念将桌子甩飞,一脚朝着白念的咽喉踩了下来。

    白念在这一刻抬起左手,手腕上那个东西里喷出来一股白色粉末似的东西,距离这么近,这粉末比暗器要难躲的多,杨心念只觉得鼻子里钻进来一股异味,抬起手捂住口鼻,却似乎晚了些。

    白念翻身滚开,弩箭已经装好,朝着杨心念又是一阵点射,杨心念向一侧跳出去,半空之中一个转身,两只脚在墙壁上蹬了一下扑向白念,抓住白念的衣领之后一个背摔将白念扔了出去,在那一刻,杨心念感觉自己后背上微微一疼,然后是有些麻。

    她皱眉,大步朝着摔倒在地的白念走了过去。

    白念勉强扶着墙壁站起来,还没有站稳杨心念的拳头就到了,这一拳重重的打在白念的脸上,半边脸好像被打碎似的那么疼。

    白念往一边歪倒,杨心念侧腿一脚踹在白念心口。

    白念摔飞出去三四米远又撞在墙上,落地的时候,墙面上似乎有些密密麻麻的小坑。

    杨心念皱眉,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底,鞋底上也有一些小坑。

    “呵呵我说过了,只要是能杀你什么样的手段我都能用,不管是光明正大的还是下三滥的,我都会用。”

    白念身上的长衫已经千疮百孔,他衣服里边居然穿了一件特质的皮甲,皮甲上钉进去很多铁钉,尖朝外,大概有一截手指肚那么长。

    皮甲是他跟韩唤枝要来的,出长安的时候穿在里边,有一天他忽然想到若是自己报仇又打不过杨心念怎么办?想了半夜,终于想到了这个法子。

    皮甲钉好之后他找人买到了些蛇毒,每日都会涂抹一遍,所以他从不让手下人靠近他,大部分时候他也都以披风裹着身体,唯恐钉尖从衣服里刺出来被人看到。

    杨心念只感觉自己身体逐渐发麻,眼前竟是变得恍惚起来。

    白念深吸一口气“你不记得我是谁了没关系,我想过很多次,若有机会杀你一定要清清楚楚的告诉你我是白家的人,我叫白念,我是在为白家报仇,白家祭祖的那天,你带人进了白家的门,不久之后我白家上上下下几百口没人灭门,老人,孩子,无一人幸免。”

    白念吐了一口血,眼前也变得模糊起来。

    连续被打翻了几次,钉子又没有眼睛。

    他往旁边看了看,自己的短刀还没有来得及拔出来就掉在一边,他一步一步走过去,弯腰将短刀捡起来“你不记得我是谁,一定还记得有一年你在白家一个年轻人的头上写了一个猪字,还一个月不许他洗掉,不

    然就杀了他爹娘。”

    他将短刀捡起来,拔刀出鞘。

    杨心念后退了几步,扶着墙站好“你?怪不得了那时候只觉得你在白家那群不入流的男人之中还算勉强看得过去,所以多和你说了两句话,原来你对我记恨这么深,早知道当初就应该把你杀了。”

    白念笑“对啊,当初你就应该把我杀了。”

    他一步一步走到杨心念面前“这是我唯一想到的能杀你的法子了,因为你确实比我强,那时候我不管站起来多少次都会被你再次击倒,你看我的眼神就好像看着一个白痴。”

    “不。”

    杨心念不知道为什么也笑了笑“我在你额头上写了一个猪字,是因为觉得你真的是一头猪那么笨,别人都不出头为什么你出头?别人都忍着为什么你不忍着?所以别人是狼是羊而是你只能是猪。”

    白念一刀刺向杨心念心口,刀尖就要刺进去的那一瞬间,杨心念忽然抬手抓住了白念的手腕,另外一只手压着白念的手肘往回一顶,白念的短刀噗的一声刺进他自己的脖子下边,刀身全部刺了进去。

    杨心念嘴角一勾“你真的是一只猪。”

    就如那日的轻蔑一模一样。

    那天她把他打倒在地,将白念的两条胳膊别在身后压在那,一只脚踩着白念的胸口,低下头,脸几乎是贴着白念的脸在他耳边说道“猪,虽然你笨,但这群人里也就看你顺眼一些,所以就多打你几次,谁叫你笨呢?”

    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或许觉得说他是猪就是最大的讽刺。

    白念当时躺在地上,眼睛死死的盯着杨心念的眼睛说道“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你压在下边,在你的额头上也写一个猪字。”

    “那一定很丑。”

    杨心念撇了撇嘴,松开白念“不过以你的本事,这辈子都没机会了。”

    此时此刻。

    白念脖子下边那个伤口往外流血,他却忽然咧开嘴,然后猛的一把将杨心念抱进怀里,两只手抓住杨心念的胳膊,用自己的体重将杨心念压倒在地,不知道有多少根铁钉刺破了杨心念的皮肤,就好像那天一样,杨心念胳膊被压在身体下边,伸不出来。

    “你这个恶心的东西给我起来。”

    杨心念想推开白念,可却感觉自己身上的力气正在迅速的消失,那种麻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白念就那么压着她,脸贴着她的脸。

    他嗓子里还能断断续续的发出些声音,可不管是他自己还是杨心念,都听不清楚了,因为那声音本就不成话,而阳杨心念也已经失去神智。

    可是这些话,白念觉得自己一定要说出来。

    “这次轮到我压着你了。”

    这是白念想说的,可说出来的只是嗓子里的咔咔声。

    他拼尽最后的力气抬起手,把短刀从自己身体里抽出来然后戳进杨心念的心口,因为力气已经丧失了大半,所以就用自己的身体重量往下压短刀,直到全都压进去,他用手指蘸着杨心念的血在她额头上写了一个猪字,写了一多半就此气绝。

    趴在她身上。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