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五十五章 杀族
    韩唤枝的推测很敏锐,沈冷觉得,整个长安城第一个想到那些人的目标可能是西蜀道马帮老当家的人就是他,他跟着韩唤枝一路赶到夏蝉亭园,结果到了之后才得知,昨天天黑之前陛下就派人把老当家老两口都接到御园里去住了。

    韩唤枝看了沈冷一眼,沈冷看了他一眼。

    原来陛下想到了韩唤枝前边。

    “自杀式的报复。”

    返回迎新楼的路上,马车里,韩唤枝眯着眼睛的说道:“不管他们的目标是你还是老当家他们都应该没打算活着离开长安城,他们在赌,赌廷尉府刑部乃至于整个长安城里的朝廷力量找到他们之前,他们完成目标。”

    沈冷点了点头:“可陛下把老当家接进了御园,御园里禁军大内侍卫那么多,难不成他们还敢冲击御园?”

    “自然不敢,疯了,不是傻了。”

    韩唤枝道:“疯子做事未必没有计划,傻子做事才没有。”

    “你还是很危险。”

    韩唤枝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我只是到现在也想不明白,他们会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下手,这个计划不管最终针对谁,前提条件就是能针对上,如果你和老当家都避而不出,早晚他们都会被我们的人先找到,那么他们的计划也就功亏一篑。”

    “会不会是白小洛?”

    沈冷看向韩唤枝:“似乎能想到的也只有他一个了。”

    “我也怀疑是他。”

    韩唤枝闭着眼睛:“如果是白小洛的话,他勾结了西蜀道与老当家有仇的江湖势力,这在时间上对的上,去年冬天的时候白小洛和杨瑶也那几个人消失,廷尉府的人一直都在追查却没有任何有用的消息,如果他们是去了西蜀道的话,前后差不多有一年,以白小洛的能力,召集这么一群人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杀我是白小洛的执念。”

    沈冷道:“杀老当家,是他用来把那些西蜀道的绿林客拉拢在身边的筹码。”

    他看向韩唤枝:“可我总觉得没这么简单。”

    韩唤枝道:“再等等吧,也许很快就会明朗起来。”

    马车在距离迎新楼还有一里多远的时候被迎面而来的耿珊截住,刚刚从刑部那边得到消息,只半日的时间,刑部派出去查案的官员又被杀了三个,官职不高,然而这已经不是官职高低的问题,而是刑部一次一次被羞辱的事。

    “岳独峰快疯了。”

    耿珊垂首道:“大人,要不然把这件案子拿回来吧,岳独峰已经没有了分寸,脑子都乱了,只想着报仇,刑部的人动手也开始没了规矩,上午排查客栈的时候,属下亲眼看到了,刑部的官差对客栈的人推搡打骂,整个刑部的人都因为仇恨而变得戾气越来越重。”

    韩唤枝沉默片刻:“还是让岳独峰去查。”

    耿珊道:“可这样查下去,非但什么人都没有揪出来,反而让百姓怨声载道。”

    韩唤枝:“再等两天,岳独峰如果还没有任何进展的话我们再接手......我知道你会觉得这不理智,回头我再告诉你为什么。”

    韩唤枝看了一眼耿珊:“从现在开始这个案子你也不要去多接触了,你现在去宫里,专门守着茶儿姑娘和沈将军的两个孩子。”

    耿珊一怔:“可是茶儿姑娘在珍妃娘娘宫里,深宫内苑,应该不会有事吧。”

    “嗯?”

    韩唤枝微微皱眉。

    耿珊垂首:“属下遵命,现在就赶去珍妃娘娘宫里。”

    耿珊离开之后韩唤枝摇头道:“何止是刑部的人,你看看耿珊现在也是一身的戾气。”

    沈冷道:“只是这次对手做的事确实太过。”

    “不可怕。”

    韩唤枝淡淡道:“当你的敌人不惜以命换命的时候,说明的是他们除了这样做已经再也没有别的什么办法......老当家在御园不会出事,你不要离开我身边,也不会有事。”

    沈冷:“就这么一直等着?”

    “等不了多久了。”

    韩唤枝再次闭上眼睛:“先不要打扰我,我仔细想想。”

    与此同时。

    城东,后族大宅。

    自从那把白麟剑插在白家正堂正门匾额正中之后,杨家的主事人杨彦年已经很久都没有露过面,他下令杨家关门,什么时候开门等他的命令,关门之后,杨家几乎隔绝了一切和外界的联系,除了后厨人员出去采买一些吃喝上的必须用品之外,甚至杨家大院里那么多爱美的女人连胭脂水粉之类的东西都没有买过。

    杨彦年说,钉在杨家的这把剑一直在这,你们还有什么脸面去涂脂抹粉?

    杨家的男人整日都在院子里练功,却已经没有什么人读书,哪怕是年轻人。

    似乎对于后族来说,读书已经没有出路,陛下是不可能给杨家人出仕的机会,读书做什么?

    还不如全心全意的习武。

    这是一个庞大的家族堕落的最后

    阶段。

    后院的小门吱呀一声关闭,出去采买东西的人把货物从外面马车上卸下来搬进院子里,门关上,马车离开,后院的门太小了些,马车进不来。

    他们搬运东西的时候没有人注意到,马车下藏着的人闪身钻进旁边的花丛里。

    这个人似乎对杨家后院的地形极为熟悉,用很短的时间在最隐秘的地方穿过花园,没有走一步多余的路。

    一炷香之后。

    杨彦年住的房子客厅后窗响了一下,在书房里的杨彦年眉头微微一皱,抬起头看向外面,白小洛已经缓步走了进来。

    “我猜到你会回来。”

    杨彦年放下手里的书册:“我也猜到了这些天来长安城里发生的事都是你在作乱,所以我一直都在想,你杀了那么多人,还都是朝廷了的人,你的目标是什么?你想杀沈冷,想杀很多人,乃至于陛下皇后娘娘,当然也包括我,因为在你心里似乎除了你自己之外也没什么人不可恨了。”

    白小洛耸了耸肩膀,在对面坐下来:“所以,你为了防备我回来杀你准备了一些什么?”

    “什么都没有准备。”

    杨彦年指了指门外:“现在的我,还有必要怕死吗?”

    白小洛当然知道外面插着一把剑,那把剑杨家的人连拔出来都不敢,就好像有人在他脸上扇了一个耳光,还不准他把脸缩回去,他不知道那个人下一个耳光什么时候扇过来,可就是不敢缩回头,还得自己把脖子伸的直直的,脸侧着,给人家准备打他脸的那个人找出来一个打他的最舒服的角度。

    耻辱不?

    “你不是不怕死,你只是觉得活着没意思。”

    白小洛笑着说道:“我这次进长安城的时候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丧家之犬,特别可怜的那种,当然不会有人可怜,我进了这个家门看着你们这些一个个貌似在忍辱负重实则已经在等死的所谓家人,我才明白我一点儿都不可怜,我被你们放弃了,你们也一样被放弃了。”

    杨彦年:“家里没有人放弃你。”

    “皇后呢?”

    白小洛笑起来:“我被追杀的时候,杨家的人因为皇后娘娘那一句话而置之不理,你告诉我说,家里没有人放弃我?那我再问你,心念呢?”

    杨彦年眼神一变。

    “心念可能死都不会相信,对于她的死家族里连个屁都不敢放.......所以有你这样的人主持家族,我们这些为家族拼命的人能得到什么?”

    杨彦年:“一直以来,你从家族里得到的东西还少吗?”

    “我为家族付出的少吗?”

    白小洛站起来:“所有人现在还都觉得我叫白小洛,我连姓都没了!”

    杨彦年张了张嘴,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我可以不杀你。”

    白小洛站起来,走到杨彦年身前低头看着杨彦年的眼睛:“在我眼里你只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而已,你已经没有多少存在的价值,可你身上还有很多我需要的东西,据我说知,就算是这长安城里,杨家的秘密据点也不止十几二十个,每一个据点里都藏着不少的金银,刚好这些我现在用得到......”

    “另外,我还知道杨家有天地人三个从没有动过的暗藏实力,唔......不是杨家的,是皇后娘娘的,你告诉我这三个组织的人藏在什么地方,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杨彦年忽然笑起来:“你和我谈条件的样子,真的很恶心。”

    “你们培养出来的。”

    白小洛无所谓。

    “死,还是说出秘密,你自己选。”

    杨彦年伸手提起笔,蘸了墨汁在白纸上写:“我说过了,我不怕死,或许如你说的一样不是不怕死而是觉得活着没意思,这些藏了金银的据点位置我写给你,并不是怕你杀了我,我倒是更希望你能给我一个痛快,地址给你,是因为我忽然发现,杨家上下,现在还能折腾一下的居然只剩下你了,至于你说的天地人,我不知道,知道也不会告诉你。”

    白小洛将纸取过来看了看,那上面一共写了十个地址,但显然杨家在长安城储备的财富不只是这些。

    “还有呢?”

    “你太贪了。”

    白小洛转身往外走:“虽然你给我的并不齐全,但我还是遵守承诺放你一命。”

    杨彦年悄悄松了口气。

    噗!

    白小洛忽然转身一剑刺进杨彦年的心口,剑穿过杨彦年的身体又刺穿了他背后的椅子靠背。

    “看我的样子。”

    白小洛笑着说道:“这出尔反尔的样子,这杀自己家人的样子,像不像一个真正的坏人?”

    他没有把剑拔出来,松开手。

    抬手把桌子上的毛笔掰开,用竹管碎片将杨彦年的眼皮支起来:“这个样子看起来更好些,死不瞑目才对。”

    他往后退了一步,给自己鼓掌:“谢谢我,成长为你们希望我成长为的样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