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九十七章 所悟
    外面的厮杀声依然凶猛,孟长安带来的亲兵和黑武国青衙的甲士杀的昏天暗地,这是在黑武帝国之内,紧靠格底城,格底城内有数万黑武边军,而就在行宫之外还有五千黑武士兵没有撤远,意外随时都可能出现。

    一旦索索图控制不住那五千人,孟长安带来的亲兵再悍勇善战,也会如陷入泥潭一样无法自拔,很快就会被黑武边军的人还吞噬进去。

    “你走。”

    沈冷看向阔可敌沁色:“去外面,索索图未必能把边军带走,你去格底城稳住军心。”

    沁色张了张嘴,又下意识的看向孟长安,却发现孟长安根本就没有看她,孟长安的注意力一直都在沈冷那条断腿上,小腿骨断了,纵然有铁甲护着,可当菜龛罗黑庭那两摔的力度实在太大。

    “好。”

    沁色一咬牙转身跑了出去。

    “莫窟,你们帮忙!”

    她喊了一声,莫窟想了想,却没有听沁色的话,一招手带着人也退了出去。

    此时大殿里只剩下了四个人,脖子受到重创而暂时无法行动的杨七宝,断了腿的沈冷,还有同样受了伤的孟长安,再加上一个居高临下的龛罗黑庭。

    “真是讽刺。”

    龛罗黑庭俯瞰着那三个宁人。

    “你们是来帮沁色杀我的?可是现在沁色走了,她的护卫也逃了,反而是你们三个宁人留在这......我是黑武人,可我也为刚才那几个逃走的黑武人赶到羞耻。”

    龛罗黑庭盘算着如果自己此时下去胜算有多大,不管怎么看,胜算都在他这边。

    他何尝敢耽搁时间?他带来的青衙手下显然没有那些宁人边军精悍善杀,虽然人数更多,可难保不会被宁人的边军杀光,到时候外面的人支援回来,他纵然有通天技,也杀不了这三个人,就这么走?他心有不甘。

    沈冷弯腰将小猎刀的刀鞘绑在自己断腿处,有了支撑,断腿的疼痛似乎都轻了些。

    “我上。”

    孟长安的脖子后边一直都在流血,胸口也在流血,血水顺着他的黑色甲胄缝隙往下淌,看起来触目惊心。

    说完这两个字孟长安从地上捡起来一把弯刀朝着高台上猛冲,沈冷看了看杨七宝的佩刀掉在不远处,只是已经没有了刀尖。

    他跳过去将断刀捡起来,在孟长安大步掠上高台一刀劈落的瞬间,沈冷将手里的断刀朝着龛罗黑庭掷了过去,然后单脚跳起来攀住高台想翻上去。

    龛罗黑庭侧身避开孟长安的弯刀,手抓住孟长安的右臂手肘捏了一下,孟长安的手臂立刻就以一种令人头皮发麻的角度弯了过去,弯刀顿时脱手。

    龛罗黑庭的左手抬起来在半空之中一把将断刀接住,看了沈冷一眼,然后将断刀掷了过去。

    沈冷刚刚攀住高台还没有翻身上来,断刀重重的戳在他胸口,虽然没有刀尖,可刀子上巨大的力度几乎贯穿了沈冷的身体,还没有站稳是身子摇晃着往下倒......而在这一瞬间,沈冷把那条断了的腿抬了起来,手在小猎刀刀鞘上按了一下。

    刀鞘上的钢丝弹射出去,铁爪抠住了龛罗黑庭的小腿,铁爪瞬间就抠了进去,而沈冷下坠,钢丝绷直,直接将龛罗黑庭拉的往一边歪倒。

    孟长

    安趁机挣脱出来,一脚踹在龛罗黑庭的一侧,这一脚踹在肋骨上,可没想到龛罗黑庭居然钢筋铁骨一样,这一脚居然没能把肋骨踹断。

    这一脚力度已经足够大依然没能伤及骨头,可在两个人的合力之下龛罗黑庭从高台上摔了下去。

    “找死!”

    龛罗黑庭落地,一抬脚单手抓住小猎刀的铁爪往下一拉,噗的一声把铁爪从小腿上拽下来,连着一块血肉,这剧痛让龛罗黑庭暴怒。

    他抓着铁爪一拉,沈冷不由自主的被拽过来,人在地上平着滑过来停都停不住,眼看着沈冷到了龛罗黑庭脚下,龛罗黑庭抬起脚朝着沈冷的胸口重重的踩了下去。

    “铁甲有何用?!”

    呼!

    一道细小的黑影瞬息而来,看不出来那是什么东西,因为太快,只是恍惚了一下就没入龛罗黑庭的小腿,龛罗黑庭的腿被撞的向旁边歪过去,这一脚就踩了个空,脚底踩在地砖上直接踩出来一个深坑。

    龛罗黑庭低头看了看,自己小腿上插着一根树枝。

    “他们是战将,战阵之中往来冲杀堪称无敌。”

    一个灰布长衫的中年男人缓步走进大殿,看了看沈冷,又看了看孟长安。

    “你是江湖出身,打法不一样而已,何来的骄傲?一对一也要选一个江湖人才对。”

    中年男人走到龛罗黑庭对面站住,脸色平静,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普通人,身上没有什么气势可言,双手空着,可不知道为什么,龛罗黑庭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心脏就猛的紧了一下。

    “楚......楚先生!”

    沈冷眼睛都瞪大了:“你怎么会在这。”

    楚剑怜看着沈冷淡淡道:“被打成这样。”

    沈冷:“见笑见笑。”

    楚剑怜转头看向龛罗黑庭:“本来是想给他们几个与你交手历练的机会,所以哪怕是你在说那句神不杀你谁能杀你的时候我都忍了,年轻人进阶成长速度太快就变得目中无人,也觉得自己战无不胜,和你这样级别的对手打一场他们才会明白自己距离真正的强者还有很远的路。”

    龛罗黑庭皱眉:“你是谁。”

    楚剑怜的话看似是对龛罗黑庭说的,可实则是对沈冷对孟长安说的。

    “我记得我说过,你们的刀法太刚硬猛烈,出力太足,太足则没有回旋余地,一击不能致胜便会被人所利用,在战场上你们习惯了身先士卒,你们一刀一个看似的并不是你们的对手而是敌人,寻常士兵与你们的实力相差甚远,所以只能让你们生出错觉,自己已经很了不起。”

    沈冷指了指被自己杀了的龛罗道:“先生教训的是,你看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楚剑怜瞪了他一眼,心境再好的人也忍不住会瞪一眼,那股子不要脸的劲儿。

    楚剑怜缓缓道:“到我身后去。”

    沈冷和孟长安两个人拖着杨七宝到了大殿殿门那边,孟长安看向沈冷:“现在怎么办?”

    沈冷:“理论上应该把瓜子花生拿出来了。”

    孟长安:“......”

    楚剑怜缓步向前:“你在他们两个面前太狂妄了些,你狂妄的底气是你练功已经近四十年,我听闻过你的事,你从六岁开始练功至今还差两个月就满四

    十年,他们两个加起来练功的时间也不过二十几年而已,你能赢是常理,常理之中的事你骄傲什么?”

    楚剑怜手里没有剑,可这不妨碍他是楚剑怜。

    “我练剑三十年,比你差十年,你来与我比过。”

    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龛罗黑庭一把抓向楚剑怜的咽喉,楚剑怜却似乎已经提前知道了他要做什么,左手抬起来中指食指并拢已经在那等着了,龛罗黑庭眉角一抬,五指抓向楚剑怜的手指,楚剑怜的两根手指恍惚了一下,似乎是往前又进了一分,又好像根本没有动过。

    噗!

    龛罗黑庭的手掌心被洞穿了一个血洞。

    楚剑怜道:“你所修的武功奇特,身体堪比甲胄,寻常刀剑不可伤。”

    他侧身避开龛罗黑庭的第二抓,跨步,肩膀撞在龛罗黑庭的胸口上,龛罗黑庭随即向后倒飞了出去......明明就是寻常无奇的招式,可龛罗黑庭偏偏就躲不开,也不是楚剑怜的速度已经快到超越了人体极限以至于连龛罗黑庭这样的高手都难以避让,而是时机的拿捏恰到好处。

    楚剑怜的出手,就在于龛罗黑庭招已成势再改已不及的那一刻,所以龛罗黑庭极为难受。

    真的没有什么波澜壮阔的场面,甚至远不如沈冷孟长安杨七宝他们围攻龛罗黑庭时候看起来那么激烈,楚剑怜出手看似慢吞吞的,总是比龛罗黑庭慢了那么一丝,然而却总是能一击得手。

    “中原人不信神佛。”

    楚剑怜的手指点在龛罗黑庭的胸口,龛罗黑庭背后一股血箭喷射出去。

    龛罗黑庭双手横扫,楚剑怜已经到了他背后,手指在后心位置点了一下,龛罗黑庭的胸口一股血箭迸射出来,龛罗黑庭看起来疯了一样挥舞着双臂,楚剑怜一会儿出现在他身侧一会儿出现在他身前,手指在龛罗黑庭身上连点,远处的沈冷和孟长安看的目瞪口呆,只是看到龛罗黑庭身上一股一股的血箭喷射出去。

    不过短短几息时间,楚剑怜收步后撤,负手而立。

    龛罗黑庭站在那,身上已经满是血洞,那一身寻常刀剑直接砍上去都不可破的硬功,却被楚剑怜点的千疮百孔。

    “神不杀你,中原人杀你。”

    楚剑怜转身,甚至没有再看龛罗黑庭一眼,龛罗黑庭张了张嘴,忽然脖子上爆开一团血雾,他脑袋往一侧歪了歪掉在地上,滚出去好几步远。

    楚剑怜走到沈冷身边低头看了看:“教过你的。”

    沈冷:“嗯......没学好。”

    楚剑怜微微皱眉,然后叹息一声:“罢了,你不似茶儿那样可以专心练功。”

    沈冷讪讪的笑了笑。

    楚剑怜又看了看孟长安:“你的刀法比他还要没道理。”

    孟长安觉得自己应该谦卑些,可还是忍不住回了一句:“战场上厮杀本来就不讲道理。”

    楚剑怜因为这句话若有所悟,沉思一会儿:“你们随我回去,我想到了些什么。”

    孟长安看了看沈冷,沈冷看了看孟长安。

    孟长安的眼神里大概是说这位先生怎么行事如此不拘一格,这是战场啊,说走就走了?

    “既然你们刀势凶猛难有余地,那就索性凶到极致不留余地。”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