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江湖人称王大师
    旭哥口中的焦哥,大半夜戴着墨镜,跟和尚一样剃着个锃光瓦亮的大光头,只是这光头上面两道狰狞的长疤令人不敢直视。<a href="" target="_blank" class="linkcontent"></a>

    同样近两米的身高,虎背熊腰好像要把那件衬衫撑爆。单是他一个人走在路上,方圆五米以内估计就不会有人敢逗留,更别说他身后还跟着一票同样面目不善的小弟,足有七八人。

    旭哥连滚带爬朝那焦哥跑去,和尚见状凑到王谦身边小声道:“谦哥,走不?”

    趁着这会儿没被围住,要走倒是也容易。只是这摊子就浪费了,王谦摇摇头,道:“先看看再说,实在不行咱换个地方照样饿不死。”

    真打起来王谦是半点不虚,毕竟他好歹是个修炼者,就算是走火入魔了,打七八普通人那还是跟玩一样的。

    不过这世道不是拳脚厉害就能为所欲为,像这个焦哥身后肯定还有人的,惹上麻烦了就算他拳脚再厉害也难以在星城立足。

    而王谦之所以不跑,一方面是舍不得和尚这摊子,另一方面是觉得这焦哥好像有点面熟……

    “焦哥,救命啊,我被人搞了!”旭哥跑到焦哥面前,捂着满是鲜血的脑袋,哭得那叫一个惨。

    焦哥戴着墨镜,看不到他的眼神。

    “焦哥?”看着焦哥那毫无波动的面孔,旭哥忽然有些忐忑。

    这焦哥和他算是老相识,虽说不是完全靠他罩着,但只要出个什么事儿,也是能请得动他。

    怎么今天见了却这么冷淡呢?难道是自己不够客气,不应该啊,前天才请他去做了一条龙,他可快活着呢。

    “哼。”正在旭哥不解的时候,焦哥却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拎小狗一般拉扯着来到了和尚的摊位面前。

    “焦,焦哥,就是他们……”旭哥还是没反应过来,只觉得焦哥是今天心情不好,连忙拿手指指了指和尚和王谦,希望焦哥能拿他们撒气。

    焦哥却只盯了他一眼,而后把他往面前一推。

    “王大师,对不住了,这小子是我熟人,我代他向您赔个不是。”当焦哥笔直的身板重重弯下时,旭哥傻了,周遭等人也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被称作王大师的王谦这时候也终于认出了这个看似彪悍的男人,昨天青湖山庄别墅大厅里,他好像就在场。

    “哦,原来是你小弟啊。”王谦挥了挥手,很是大度的道:“那算了,把他带走吧,让他以后离我远点,省得我见着了心烦。”

    “多谢王大师。”焦哥二话不说抓起了旭哥,沉声呵斥道:“还不给王大师道歉!”

    旭哥整个人都是神游九霄的状态,压根就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当被焦哥按着脑袋压下去的时候,稀里糊涂说了声对不起,而后就被焦哥拖走了。

    至于小兰等人,在同样的不知所措后,狼狈的跟在了焦哥等人身后。

    待焦哥一行人消失在街角,和尚戳了戳王谦的胳膊,疑惑道:“谦哥,你啥时候成道上大佬了?”

    “什么大佬,没听见他叫我大师么,一个客人而已。”王谦随便糊弄了一下,倒也不算说谎。

    而后跟和尚把烂摊子收拾好,却发现周遭那些原本还有些排挤和尚的摊主们一下客气了许多,和尚的油不能用了,一个个抢着借他。

    毕竟在这条街上混的,没几个是没跟焦哥打过招呼的。也唯有和尚,压根就不整这一套,凑巧赵财生家里出事儿焦哥这段时间也没空来这转悠,没跟和尚这个生面孔打过照面。

    而焦哥带着一行小弟威风八面的来到一个台球室后,才放开旭哥把他推到了一边,自己坐在椅子上狠狠瞪了他一眼。

    旭哥已经回过了神,心里又是不解又是憋屈,不由问道:“焦哥,那小子什么来路,用得着你这么客气?”

    “什么小子!叫王大师!”焦哥却腾的一下站起,扬手就要给他一巴掌。不过想想后还是似有顾忌般放下了,随之哼道:“你小子今天算是运气好,这是碰着了我。要是今天财哥来了,搞不死你个瘪犊子!”

    焦哥口中的财哥自然只有赵进财了,旭哥自然也是晓得的,心里不由犯怵。但还是嘀咕道:“什么王大师,压根儿没听说过。”

    “哼。”焦哥瞥了他一眼,解释道:“前段时间财哥家里闹鬼,就是王大师出手给解决的。”

    “那不就是一神棍么……”旭哥顿时不屑起来,这年头什么时候神棍地位都这么高了。

    “你懂个屁!”焦哥顿时大骂。

    当然他明白这也怪不得旭哥,毕竟在见识了真正的鬼怪之前,他也不信这些神神鬼鬼。但当时王谦和女鬼大战他可是亲眼目的,后面连关二爷都给请下来了。

    这样的人不是大师是什么?就算叫他一声半仙,那都不算夸张的。

    见旭哥还是面露不屑,焦哥哼道:“沈文旭,我劝你最好老实点。在星城这块地方可是财哥说了算,现在连财哥都对王大师抱着三分敬意,你要是还想找王大师的麻烦,先掂量掂量你自己够不够份。”

    “哦。”沈文旭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心里自然是咽不下这口气的。

    焦哥瞟了他一眼,也没有多说了。他这次没把沈文旭交给财哥已经给足他面子了,至于以后他可就不管了,他们的交情还没到那份上。

    经过沈文旭一闹后,和尚摊上的生意倒是一下冷清了,也正好让哥俩有空闲下来给自己整点吃的。

    一条烤蛇,十几瓶啤酒,喝得哥俩都到了兴头。

    和尚拍着桌面大声道:“王大师!谦哥,你这花名不错哈,以后说不准那些大人物都要找你看风水算八字呢。”

    “谦虚,谦虚。”王谦阴阳怪气的压了压手,心里却因为和尚这句话有了计较。

    这会儿他正是要用钱的时候,不然老是去酒吧捡尸也不是个事。不仅收益太小不说,日子长了总会出现些麻烦,比如这回就碰见了这个小兰。

    和尚说的对,平常算八字、看风水,一次两三百几千块,顶多只能糊口,真要把自己的阳火彻底祛除了,还得是从那些达官显贵的口袋里挖。

    至于什么是大人物,王谦大概也有比较。刘老板那种还勉强了点,像赵财生那样的就不错。

    只是怎样跟这个层次的大人物搭上关系,又是一门学问,而且一时半会儿也急不来,偏偏王谦如今最缺的除了钱就是时间。

    正苦恼时,电话响了。

    一看来电显示,王谦还是稍微耐下了性子接通了电话。

    “王大师,有空吗?”

    “没空我就不接你电话了,说吧,这次又有什么麻烦?”打电话来的正是刘老板,上次虽然从他那赚了小三十万,可如今王谦已经看不起这个价钱了。

    现在他随便抓一副药,就得百万上下啊!

    “嘿嘿,王大师,这次有个生意想和您谈谈。”刘老板笑得贼奸诈,让王谦反而有了几分兴趣。

    “哦?什么生意。”

    “那自然是大生意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