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章 峰回路转
    “我去,他还真喝下去了……”

    “难道这真的不是毒药,只是个误会?”

    “应该是的,刚刚咱也看到了,这个王大师医术好像确实很高明的样子。<a href="" target="_blank" class="linkcontent"></a>”

    王谦的速度太快,旁边的刘局长都没来得及阻拦。

    沈天阳则紧皱着眉头,难道他真的弄错了?

    王谦抹了抹嘴,冲那边脸色不怎么好看的沈芙兰眨了眨眼。

    沈芙兰咬牙切齿,脸蛋通红。虽然王谦是在帮她,可就不能换个说法么!

    她堂堂沈氏集团高管,沈家二小姐,整个星城名流有几个不知道她?如今王谦却说她有脚臭,传出去还怎么见人。

    王谦却没想这么多,只对沈天阳道:“沈老爷子,虽然这是你们的家事,不过这玩意的确不是毒药,我看你们误会了。”

    “就算这真的不是毒药,可沈芙兰依旧具有重大嫌疑。”这时,方才还痛心疾首的沈平安站了出来,义正言辞道:“爷爷今天起得较晚,早饭都没吃。就只喝了她炖的清肺汤,这一点监控和厨房的员工都能作证。”

    “这……”旁边刘警官一阵为难,随即沉道:“总之,还请沈小姐先跟我们回去配合调查。”

    说着,几名警员就朝沈芙兰走去。

    而后者却是站在原地神情冷漠,好似与自己毫不相干一般。

    直到警察走到她面前,她才忽然抬头,露出一抹讽笑:“沈平安,本来我是不想这么做的……”

    “嗯?”沈平安和沈天阳对视一眼,同周遭其他人一样透露着疑惑。

    “沈小姐,你这算是直接承认了么?”刘局长质问道。

    “承认?我承认什么?”沈芙兰不屑笑道:“我做了锅汤就算下毒?那沈平安跟我爷爷寸步不离,下毒的机会多了去了,怎么不抓他?”

    “沈小姐,无论是从动机还是现有的证据来看,你都是第一嫌疑人。”

    “动机?证据?”沈芙兰抱胸道:“好,那我就给你们他的动机和证据。”

    说着,沈芙兰打了个电话,大厅外跑进来一人,是个三十出头的女人,步履稳健不苟言笑。

    这人在场不少都认识,是沈芙兰的助手,而且是她从国外带回来的。

    “boss,您要的东西都在这里。”她将几份文件和一个u盘交给了沈芙兰。

    她这是要干什么?场中众人都不明就里,唯独王谦好像个没事人似的,默默走到了一边吃起了基本没怎么被动过的各类点心。

    端着一盘精致的糕点,王谦又搬了条凳子,兴致勃勃的看起了戏。

    豪门内斗、兄妹反目,这比电视剧还狗血的剧情,简直不要太好看。

    在众人瞩目下,沈芙兰让助理拿出笔记本电脑,把u盘接上,将外放声音放到最大。

    不一会儿,一段音频就落入所有人耳中。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放心吧少爷,全都处理妥当了,只等明天寿宴开始,二小姐和老爷就都不会再是你的阻碍……”

    “小心为上,不要留下把柄。这件事可大可小,你知道的。”

    “那是当然,东西我是从黑市弄的,中间周转了好几次,保证查不到来源。而且我还安排好了人,到时候让他去自首,就说药是他卖给沈芙兰的,咱们再稍微运作一下,就万无一失了……”

    当录音播放结束,整个大厅雅雀无声,让王谦嚼东西的声音变得格外清晰。

    沈平安瞪着双眼,旁边众人包括沈天阳都难以置信的望着他。

    “这段录音中的两个人,不用我说想必大家也知道是谁吧?”沈芙兰冷笑着,顺带瞥了眼沈天阳背后瞠目结舌的管家。

    “不,不是我,我从来没有跟少爷说过这些话!”管家连忙上前自证清白。

    沈平安也阴郁道:“一段录音而已,作假的方法多得很。”

    “是么?”沈芙兰笑道:“那就得看刘局长怎么说了,这段录音到底是不是你们两个说的,你说了可不算。”

    “这个……”刘局长也是有些为难,如此一来的话,沈平安的确也具有了不小的嫌疑。

    然而一旁的沈天阳却怒哼道:“够了!”

    数十对目光望去,只见沈天阳深吸了一口气,哼道:“我相信平安,他是我孙子,不可能加害我。”

    他是你孙子那沈芙兰就不是你孙女了?

    王谦嘬着饮料,忍不住连连摇头。这老头的重男轻女思想太严重了,而且行事狠决,既然可以亲手把子孙送进牢房,难怪能教出沈平安这样的嫡孙。

    “呵,孙子?”沈芙兰带着悲悯捧腹大笑,直到眼泪都笑出来,那边沈天阳才又道:“不错,他流着我沈家的血,不像你……”

    嗯?

    观众们不无瞪大着眼,听这话的意思,难道沈芙兰不是亲生的?

    大戏,年度大戏呀!

    王谦啧啧称奇,正想看看沈芙兰如何应对,却听沈芙兰身后的助理淡淡道:“沈老爷子何不看看手里的两份文件再说。”

    文件?

    沈天阳打开了沈芙兰助理带来的两份文件,脸上的表情逐渐扭曲。

    旁人疑惑不已,王谦倒是一点没有身为宾客的自觉,凑过去看了几眼,用众人都能听清的声音恍然道:“奥~原来沈芙兰是亲生的,沈平安才是……”

    才是什么,就算王谦后面说的含糊不清众人听不真切,却也能猜出究竟了。

    “这不可能!”沈天阳将手里的文件狠狠撕碎,怒道:“就凭这种东西,你觉得我会信!?”

    “你信不信无所谓,我也并不想证明什么。”沈芙兰不屑一笑,却转而对刘局长道:“刘局长,你要抓我可以,不过我想请你先把他们两个抓起来。”

    沈芙兰伸手一指,一个是沈平安,另一个却不是管家。

    而是……气得浑身颤抖的沈天阳。

    “额,沈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刘局长也有些懵了。

    抓沈平安还说得过去,毕竟他也算是嫌疑人之一,可沈天阳是受害者呀。

    沈芙兰冷笑问道:“七年前我母亲过世,当时刘局长也来了吧?”

    刘局长回忆道:“不错,可你妈妈当年是死于意外,和今天的事……”

    “谁说是意外?”沈芙兰摇头道:“我亲爱的爷爷说是意外就是意外?可我说不是,正好今天刘局长也在,就七年前的事情,咱们也该有个了结了……”

    话落,助理悄悄退了出去。

    而对面的沈天阳和沈平安,都在这一刻猛然睁大了眼,后者更是露出了些许慌张之色。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