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章 你三日内必死
    坐上了这辆被王大叔夸上了天的车,王谦才明白什么叫钱是钱货是货,不愧是整个鹏城就三辆。<a href="" target="_blank" class="linkcontent"></a>

    且不说舒适的程度,就说这车里的内饰、材料、设计,无处不是彰显着两个字——霸气!

    坐在老板椅上,王谦总觉得手里缺点什么。

    对了,是手机!

    他都能想到,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大刀阔斧的坐在老板椅上,拿着手机沉稳而又有力的发号施令,一言一语间,就能决定无数就业者的命运和整个世界经济的格局。

    哎,原来所谓的上位者气质,就是这样培养起来的呀。

    “王先生,我叫刘琳,您可以叫我小刘。您下榻的酒店也已经安排好了,是先去酒店落脚还是先去找邹总?”不愧是专业的秘书,说话有条不紊,笑容、语气都恰到好处,让人很是舒服。

    王谦回道:“先去找你们邹总吧。”

    鹏城虽好,却不宜久留,毕竟如今他的班底主要还是在星城。

    赵财生的关系不能就这么浪费了,还有和尚的店,最主要的是徐小娅,他还没完全拿下呢。

    “好的,那我先说说这次请王大师来的目的吧……”

    到底是专业的,知道避重就轻。

    很快王谦就搞清楚了事情的原委,原来是这位邹总准备乔迁新区,之前他的那个旧房子年代久了,而且这些年赚了些钱,已经不符合他的身份。

    但搬家可不是小事,尤其是对这种有钱的主来说,那是相当迷信气运一说的。

    故而他就想找个大师来帮帮看看新地方的风水,如果不行的话也好趁早换。正好这时候他从赵财生那知道了王谦,就赶忙将他请来了。

    除了让王谦帮忙看风水外,再就是想结交王谦一番了,毕竟这年头风水大师不少,可真正能‘捉鬼’的大师,那基本是没人见过的。

    “邹总现在就在新居,我们直接去那吧。”

    很快,车就开到了一个别墅区。

    在鹏城这种地方,房价是星城的好几倍。能住在这里的,什么身份可想而知。

    最起码,在资本上是不会逊色于赵财生,甚至要远远超过的。

    当然这位邹总肯定还达不到沈家的程度,毕竟只是一个人,手底下虽说有些零散产业,可也不能与集团抗衡。

    但不论他多没钱,总比王谦有钱就是了。

    “王大师,这边请。”一路进去,车停后面前就是一栋独立别墅。

    从外在看倒没有太过夸张,起码比不得沈家那样庞大,只是依旧是普通人几辈子都无法奋斗来的豪宅,在这种地方住,一天的隐性消费搞不好就比得上一般白领一个月的工资了。

    “王大师,请进。”

    总算到了正主家,大厅的装潢让王谦小吃了一惊,赵财生家和沈家他都去过。

    不过跟这栋别墅比起来还真是不值一提,这个邹总别对是将奢侈两个字发挥到了极致,好像是生怕别人觉得他没钱一样。

    起码羊毛毯王谦见过不少,可整个大厅铺的满满当当的,王谦是第一次见。而墙上那些名画更是中西混杂,有水墨的、有素描的,有西方油画,也有华国的山水。

    不过毫无疑问的是,这每一幅少说也是六位数上下。可是……你丫就算是有钱,也有用不着把整个墙壁都挂满吧?

    而那些什么花瓶啊、雕塑啊,更是摆得到处都是,让王谦差点以为自己进了博物馆。

    “王大师,这边请。”难怪这女人要三步一个这边请。

    说实话,真没来过的估计都不知道怎么下脚。东西又多又珍贵,都快摆成迷宫了,小偷来了都得犯傻。

    这我特么先偷哪样啊?

    好不容易到了楼上,王谦也终于见到了正主。

    一个靠在沙发上穿着金丝浴袍,抽着雪茄喝着红酒的中年男人。

    男人身高是个缺陷,大概也就一米六出头的样子,但肩宽膀圆,应当有一股子蛮力。

    只是看他手指头上那好几个大扳指,王谦很想问一句……你不累么?

    还有谁把扳指戴在中指上的,你就不嫌硌得慌?

    “邹总,王大师来了。”

    “哦?”邹总扭过头来,看到王谦先是上下一扫,随之却垮下了脸。嘴里还忍不住嘀咕:“老赵只说年轻,可没说这么年轻啊……这尼玛比我儿子大不到哪儿去吧?”

    喂喂,我听得一清二楚好嘛!?

    王谦满脸黑线,但好歹也是来了,总不能空手而归,便笑说:“邹老板,看事不能看外表,看人也是如此。年轻不代表没经验、没本事,就像你穿金戴银搞这么多古董、文物放家里,也不代表你有多高的修养和品味。”

    “嗯?你小子在骂我?”邹光虽说是个莽汉,没什么文化,可不代表他就傻,哪里听不出王谦话里的意思。

    换做他本来的脾气,这会儿估计已经一烟灰缸砸过去了。可王谦好歹跟赵财生有些关系,也不好轻易下手,只能哼道:“小子,我给你个机会,也算是给老赵一个面子。赶紧滚蛋,害老子白期待一场。”

    说罢他就躺沙发上继续抽着雪茄牛饮着红酒看电视去了。

    “你当真要我走?”王谦没有半点生气,只平淡的问了一句。

    “滚蛋滚蛋。”邹光不耐烦的挥着手。

    “王大师,请吧。”那年轻女秘书也瞬间变了脸,之前的微笑荡然无存,看王谦的眼神很是冷漠。

    靠,女人变脸的功夫果然不是盖的。

    “既然邹总都发话了,那我也不好腆着脸留在这。不过邹总既然是赵总的朋友,又不远千里请我到这,我就送邹总一句忠告吧,也算是买卖不存仁义在。”

    “啧。”邹光眉头一挑,已经是要动火了。

    王谦却似没注意到,只慢条斯理道:“这句忠告就是……你三日之内……必死!”

    嘭!

    “靠!”任谁听了这话都会火,更何况邹光。

    他手里的酒杯直接砸在了茶几上,提着烟灰缸就走了过来,虽说比王谦矮了一个头,气势倒是一点都不逊,怒目圆瞪好似恶鬼。

    “小子,你特么敢咒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