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8章 井底古尸
    这堵看不见的墙即是王谦的阻碍,也是王谦的造化,墙上的阻隔之力来自于五息珠,因为王谦要炼化五息珠,使得五息珠产生了反弹之力。<a href="" target="_blank" class="linkcontent"></a>

    如果王谦选择不再炼化,只是拿走五息珠,那么现在他就可以灵魂归位,只是这样一来,这场造化注定和他无缘。

    王谦眼中的犹豫之色一闪而过,随后便下定了决心。

    王谦手捏法诀,几缕淡淡的灵魂气雾形成了一个神秘的符号。

    “纯阳无极,天,地,归,元!”

    随着王谦最后一个元字出口,他的灵魂体竟然开始吸收起五息珠反弹之力所形成的那面墙,那面墙上的阴煞之气,对别人来说恨不能有多远,躲多远。

    但是这股阴煞之气,对于王谦来说确实大补。

    王谦就如同蛟龙吸水般,飞速的吸收着无形墙壁上的阴煞之气。

    井口上的人,都好奇的看着井下的王谦,此时王谦在井下一动不动,甚至于王谦的呼吸都微弱了不少。

    “这小子不是死在里面了吧?”王震心中想着,竟然不小心说了出来。

    韩平听见了王震的话,顿时就附和道:“估计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年级轻轻把我爸骗的团团转死有余辜。”

    韩非林此时看着井口内的王谦,一时之间也没了主意,甚至于就连韩平的话都没注意听。

    这里面最担心的人要属郑老板了。郑老板看着井下的王谦,情况很不妙,他最怕王谦出事,一旦王谦出事,还有谁敢来他这里破这个风水局?

    “郑老板,我们将井口这里封住,你马上去找人,搬来一些石板。晚了恐怕王谦会被邪魔入侵。”王震此时严肃的说道。

    “什么?!”韩非林此时听到了王震的话,异常震惊。

    “这和杀人有什么区别?”青松此时都不再淡定了。

    “郑老板,去办吧,给井口留下一个拳头大小的洞,让空气进去就行。至于王谦,谁都不要动,那个诡异的珠子究竟有多么大的威力,你们都清楚,”玄章子此时也发话了。

    “这。。”郑老板对于风水一道是一门不通,但是井下毕竟是一条人命,即使留个通风口,恐怕里面的人也会有生命危险。

    “郑老板,怎么难道你还不相信我们师兄弟二人?你再不将这井口挡住,一会儿阴煞之气冲了出来,别说我没提醒过你。”王震的脸色顿显不豫之色。

    在场的很多风水师,都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可以说,今天王谦带给他们的震撼,颠覆了他们以前的认知,种种异常的现象,简直和魔术一般无二。

    “好!”郑老板咬牙切齿的说道。

    韩非林极力阻挠,但是太乙门的名头,可不是一个韩非林能够挑战的。

    随后郑老板叫来了几十个工人,工人们也是心惊胆战,他们看着这口古怪的井眼里尽是畏惧之色。

    但是在郑老板的重金之下,这些工人很快的将井口封住,只留下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通风口。

    在井下的王谦,对于井上的动静丝毫不知,那个由五息珠阴煞气所形成的墙壁,即将被他全部吞吸,而王谦的灵魂似乎也强悍了许多,甚至于他可以感应到这潭黑水当中似乎还有一些别的什么东西在潜伏着。

    “还有三分钟,三分钟之后。这五息珠就彻底的归我所有。”王谦的眼中露出了激动的神色。

    有了五息珠,王谦就可以调节下自己体内的阳气。

    《纯阳无极功》的副作用就是阳气过剩,只要他能调节体内的阳气,以后修炼起来将会通达不少。

    此时王谦所在的井底,那个黑潭当中。

    随着井口被封死,一线阳光形成的光柱照在黑潭中,那细小的光柱所带来的阳气集中于一点,一双灰白浑浊的眼睛在潭底睁开。

    随后,潭底水中一只干枯的手臂伸了出来,这手臂之上血肉似乎都已经消失,只留下一层皮包裹住骨头。

    手指上的黑色指甲,散发着乌光。

    而后一个干瘦的身影,在潭水中站起,他呼吸着井底的阴气,没有丝毫的不适应,那呼吸的声音,就像是破旧的风箱。

    “终于,出来了,逍遥子,玄门,你们都该死。。”似乎这句话在他的心中埋藏了很久,所以他一脱困就先说出这句话。

    然而他没有注意到王谦,此时的王谦已经彻底的没了声息,呼吸停止,灵魂波动在那堵墙后也被隐藏。

    在井口的王震,似乎感觉到了一只绝世妖魔苏醒,身上竟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妈的,怎么这么冷了?”韩平打了个喷嚏。

    “不对,这天地气息怎么这么压抑了?”玄章子也感觉出来了什么。

    玄章子马上往井口里看去,不看还好,一看顿时惊得他汗毛倒竖,井底有一双恐怖无比的眼睛正在看着他。

    玄章子听过一句话,当你凝实着深渊,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此时,他感觉自己凝视的不是深渊,而是地狱。那双灰白的眼睛是他见过最为恐怖的景象。

    “怎么回事?”王震连忙道井口查看。

    轰!轰!

    井口的水泥石板轰然炸裂,一股狂暴无比的阴气喷涌而出,井口查看情况的玄章子心生警兆,激发了一枚黄色符箓,护住了自己。

    王震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几块手掌大小的碎石正砸在他的脸上,但是他好歹是一个道门中人,不说金刚不坏,但是石头的这种撞击还不能重伤他。

    几颗牙齿从王震的嘴里喷出,散落在远处的草地上。

    一道浅灰色的身影从井底出现,而后一闪而逝,消失在这里。

    “王震,你怎么样?”玄章子第一时间来看王震的情况。

    “我,没四,不用丹参。”王震缺了几颗牙齿,就连说话都变了腔调。

    “什么?”玄章子不明白的问道。

    “他说的是我没事不用担心,”韩平过来解释道。

    玄章子看着韩平,眼中露出了凝重之色,此时的韩平七窍流血,然而他自己却是不知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