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8章 欧阳青请的大师
    开什么玩笑?那邹光都被王谦打成这样,他上去能有什么好果子吃?

    “王大师误会了,误会了!”本来这个富二代以为欧阳青会出手,没想到欧阳公子也怂了。<a href="" target="_blank" class="linkcontent"></a>

    王谦淡然的盯着欧阳青,眼中露出了冰寒:“欧阳公子,你真的以为你的家族能护得了你一世吗?”

    欧阳青强制镇定的说道:“倒是有点拳脚功夫,不过,你这大师的名号恐怕是坑蒙拐骗来的吧。如果你现在要动手,你就动手,我也不还手。”

    欧阳青一梗脖子,十分硬气的说道。他避开了自己的家世,欧阳青也是没办法,他来的匆忙,没有调集到那些打架的好手,只能是质疑王谦的相术本领。

    王谦听到欧阳清这么说,怀疑起自己的相术来,眼中露出了玩味的神色:“欧阳公子,我说你最近有水火之灾,就肯定有水火之灾,我说你最近没有血光之灾,我今天也不打算亲自动手。”

    欧阳青松了一口气,而后不屑的对王谦说道:“王大师是吗?在这个领域你居然敢称大师,不知道是谁给你自信,今晚我已经约了江湖高人过来教教你,什么叫做相术,什么叫做风水,而不是你那三脚猫的功夫。”

    王谦听到这句话,则是露出了一丝感兴趣的神色说道:“哦?相术大师?你要不说这件事情,可能我刚才就走了,今天我倒想见识见识那个相术大师。”

    “王大师。今天有你这样的高人来到星火餐厅,小女子已经感觉到很荣幸了,没有想到还会有高人前来,希望你们这些高人,一会能够让我们开开眼。”

    杜星火见了这一幕,忙出来打圆场。

    欧阳青此时接了个电话,而后不屑的看了眼王谦说道:“王大师是吗?今天我就让你见见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大师。”

    说罢,欧阳青竟然起身去迎接那个大师。

    王谦的好奇心也是被调动了起来。

    “难道是大乙门的人?”王谦心中略有猜测。

    但是这种事情即使他想要掐算,也是掐算不出来的,只能在那里等待。

    期间沈芙兰则是担心的对王谦说道:“王谦,你说欧阳青会有水火之灾?”

    王谦点了点头。

    “你不会放火烧他吧?”

    王谦都不由的为沈芙兰的脑回路所惊到,他哑然失笑。

    而这个时候邹光也舔着脸来到王谦的身前,脸上带着谄媚的笑:“王大师今天晚上真是个误会,我要知道您在这儿。我还不有多远走多远。”

    虽然刚才这些人已经见到了邹光对于王谦的畏惧,但是看到邹光对王谦这么谄媚,这些富二代还是震惊了。

    不知道王谦身份的纷纷猜测这王谦到底是什么人。

    在欧阳青走后也有几个人跟王谦点头示意,毕竟这些人都已见过王谦,对王谦略有了解。

    没过多久,欧阳青领着一个头发略有花白清瘦的老者从包厢门口走了进来,这老者带着一副复古的圆框太阳镜,配合着他那瘦削的面容,再加上花白的胡子和头发,看起来真的就如同路边算命的瞎子一般。

    但是这老者脸上的表情却十分倨傲,原本王谦以为欧阳青就够倨傲的了,这老者竟然比欧阳青还要倨傲,他抚摸着自己的山羊胡。

    这老者进屋之后便一言不发,直到欧阳青给这老者拉开了一个椅子,这老者才坐到了那里。

    王谦看到这老者,便是心中暗笑,精通相术的他,第一眼就看得出来这个老者的面相属于那种溜奸耍滑之人,特别是他右脸下方的一颗黑痣,那颗黑痣长在右脸下方,古话说面无善痣。出现在面部的痣,一般情况下都是恶痣。出现在身上的痣,大半部分都是吉痣。

    看着这个命相大师第一眼王谦就猜到,这绝对是个骗子。

    没有想到欧阳青竟然会被这个老者忽悠,王谦想到这里都对欧阳青露出了怜悯的神色。

    “张大师,快请坐。”欧阳青殷勤的给这老者让出了一个座位。

    这老者从鼻孔中哼了一声,而后坐下,看也不看王谦和在座的众人,一副目中无人的模样,欧阳青却不以为意,在他想来江湖上的高人就应该是这种做派,而不是像王谦一样,本事没多少,脾气却不小。

    在场的众多富二代也都对这个大师露出了敬重的神色,不为别的,就因为这大师要比王谦卖相好多了,特别是那花白的头发,被这老者扎成了一个丸子头,一身灰布长衫,当真是仙风道骨。

    王谦看着这个老者没有说话,在他心中对于这个老者他是半分尊敬都没有,道家的一些经典,全部被这些江湖骗子给拿出来忽悠百姓,一知半解的就敢去诓骗,如果不是这些江湖骗子出来坑蒙拐骗,道家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势微。

    欧阳青挑衅的看着王谦说道:“怎么了?王大师?看见真正的高人来了不给施个礼吗?”

    给这个江湖骗子打招呼?王谦没有丝毫兴趣。

    王谦是理都没理欧阳青,欧阳青没有想到自己在这个大师面前吃瘪,在王谦面前依旧是吃瘪。

    欧阳青冷哼一声:“王大师,这位张大师可是给市里的领导看过相。就连市长的千金林婉都被这个大师指点过。”

    其余的一众富二代,全部对着大师投去了敬畏的目光,更是有人马上拿出自己的手,要让大师给看看手相。

    这个姓张的老者,头微微的晃动着。

    看着对面那个比自己要小上几十岁的王谦,脸上就露出了不屑的神色,小小的年纪也敢出来行骗,殊不知这一行需要的功底,可不是王谦这种年龄能够掌握的。

    “小子,小小年纪不学好,出来坑蒙拐骗,说话的时候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吗?”张大师义正言辞的说道,末了还鼻孔朝天,面露不屑之色。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