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7章 止痒一郎
    张沙听到了王谦的话,把那根干枯细长的黑色头发交给了王谦。<a href="" target="_blank" class="linkcontent"></a>

    王谦再将平谷一郎掉落在地上的牙齿捡了起来,平谷一郎看着王谦的目光之中,带着怨毒和怯懦的情绪,王谦捕捉到了平谷一郎目光之中的怨毒。

    他冷笑了一声,随后从自己的兜中掏出了一张黄色符纸,

    “万物希声,内蕴乾坤,急急如律令!”

    啪!的一下,符纸贴在了高铁包厢的幕帘上。

    王谦所贴的是避音符,这避音符最大的好处就可以隔绝别人的窥视,在王谦贴上这张符箓以后,车厢当中的所有人都不再看王谦这个方向,似乎这里面并没有什么热闹,也并没有发生任何冲突,就连高铁服务员从这里走过都不会去探视。

    平谷一郎在王谦贴完那张符之后便大喊大叫,想要找人来帮忙。

    “放开我!!你这是针对邻国人!我要去找大使馆!”

    奈何他的所有音量都被王谦贴着的那张避音符所吸收。

    王谦冷笑着看着平谷一郎说道:“平谷一郎,我并不想参与你的任何事情,只是你不该当着我的面去给别人下鬼影咒。”

    平谷一郎听王谦提到了鬼影咒,从他的口中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顿完全听不懂的话,开始装傻。

    王谦上前就是一巴掌抽在他的脸上。

    “啪!”响亮,清脆,毫不拖泥带水。

    平谷一郎此时眼中的那丝怨毒彻底的消失,转而变成了一种臣服的眼神,他看着王谦的目光就如同看着自己的叔叔。

    王谦刚看到平谷一郎老实了,这才对张沙和她的女助理说道:“二位想不想知道平谷一郎究竟对你们做了什么?”

    张沙摇了摇头,他当然不知道。

    王谦的眼里露出了捉狭的眼神,他把平谷一郎的牙齿和那根黑色头发放在了一起,随后念动了串咒语。

    王谦念完咒语之后,便示意张沙往头上看。

    当王谦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张沙陡然感觉身体的后背出现了丝丝的冷意。

    “怎么回事?!冷气开大了?!”

    张沙不由得看了头顶上方一眼,然而就是这一眼让张沙好险没背过气去,

    在张沙的的肩膀上有一双女人的双脚,这女人身穿白色衣裙,头吊在车厢顶,两只脚来回不停的点着张沙的肩膀。

    张沙脸上的表情已经僵住了,甚至于有那么一瞬间,那种极端的恐惧他忘记了呼吸。

    等到王谦将那黑色的头发和平谷一郎的牙齿分开,张沙再一睁眼,那狰狞恐怖的鬼影不见了,但是就是刚才那一眼,让张沙的一张脸上已经是毫无血色。

    张沙的女助理,不知道张沙到底看见了什么,一向是以淡定冷静示人的张沙,此时额头上已经出现了黄豆大小的汗珠,他看着王谦咽了口唾沫,艰难的说道:“刚才那是真的?”

    说完张沙还心有余悸的抬头看了眼车厢的顶棚。

    王谦这个时候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说道:“这叫鬼影咒,他在刚才那个视频当中所遇到的就是这个鬼影,这个平谷法师倒是有些门道,竟然可以将那个鬼影收归己用,然后用来敲诈勒索。”

    “什么!?”张沙听到了这句话,顿时就是眼睛一立,他将口罩和鸭舌帽都摘了下来,露出了一张愤怒的俊脸。

    不得不说张沙即使是怒意之下,俊脸也是极为赏心悦目,剑眉上挑,星目孕育着火光。

    张沙咬牙切齿的看着对面的平谷一郎,眼中露出了杀人般的目光。

    平谷一郎迎着张沙的眼神,有些畏惧的向后缩了缩,但是奈何他也只能做这样的动作,在王谦的身上有一股气息深深的锁定了他,让他没有办法逃走,否则的话他早就钻了出去,离开这个诡异的包间。

    “平谷一郎,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我该不该打你?”

    平谷一郎看到王谦已经将自己的术法揭穿,眼中露出了灰暗的神色不再说话,也不再为自己狡辩。

    而张沙的女助理看着王谦,张沙,以及平谷一郎他们之间的这种变化,看着王谦疑问的说道:“到底怎么了?平谷法师做了什么了?你竟然还在冤枉平谷法师?!”

    王谦看着那个女助理眼神神秘,他将那根干枯的头发放到女助理的手中,而后淡笑的说道:“想知道怎么回事,想知道,是谁打的你,你就往上面看一下。”

    “恩?”女助理有些好奇的,抬头向上一看,入眼所见一双青白的玉足出现在了她的肩膀,再往上那瘦长女子的头部似乎还有一条舌头吐了出来,一根绳子出现在那女子的脖颈处。

    女助理的浑身开始颤抖,一股如坠冰窟的感觉席卷了她全身,她只有一个反应。

    一声足以将高铁玻璃震碎的尖叫,从女助理的口中发出。

    尖叫过后,女助理身下的座椅上很明显看到一些湿痕。

    “竟然是吓到失禁?”王谦看到这一幕,摇了摇头,没有丝毫怜悯。

    张沙则是想起了那恐怖的一幕,有些心有余悸的说道:“大师刚才那是不是假的?那个鬼…是不是我出现幻觉了?”

    “幻觉?哼,不信就算了,我没必要和你解释。”王谦不想再搭理张沙。

    王谦将拇指与中指相捻,其余自然伸缩。

    张沙只看到王谦结了个复杂的手印,随后听见王谦口中传出一个:“临!”

    “啵!”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破裂了。

    随着这声轻微的响声,张沙只看到平谷一郎的神情萎靡了下去。

    平谷一郎乞求的对王谦说道:“王大师,你已经将我的命鬼击杀,放过我吧。”

    这平谷一郎还想说些什么,被王谦打断。

    没错,确实是打断。

    “砰!”这一拳打在平谷一郎的脸上。

    “让你小子来华夏捞偏门。”

    “砰!”这一拳打在平谷一郎的眼睛上。

    “让你装逼!”

    直到这一切做完,王谦这才稍微的舒了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王谦看见平谷一郎那张脸就想上去揍上几拳,王谦觉得这人应该叫止痒一郎。

    就在王谦手又痒了的时候,高铁车速放缓了下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