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1章 以势压人
    中年人听到王谦的报价,冷哼一声说道:“60万。<a href="" target="_blank" class="linkcontent"></a>”

    此时的二人真的如同斗上气一般。

    原本无人问津的罗盘,因为王谦的加入和这个中年人的不服输,已经上升了很多。

    而这个时候张文勇不时的给王谦打眼色,示意王谦不要再报价。

    如果再报价的话,他怕这个中年人会转身就跑,他虽然很感激王谦帮他把罗盘的价格提了上来,但是也怕王谦玩的太嗨了,将他本来能卖大价钱的罗盘搞砸了。

    那个人眼中已经露出了危险的光芒,他对这块罗盘十分的看重。再次用着不怎么熟练的普通话说道:“一百万。”

    眨眼之间。张文勇的这块罗盘成为了香饽饽。

    “120万,有钱了不起么?”王谦微笑着报价道。

    对于现在的王谦来说。他已经对金钱不是很担心,那个购房合同在自己的手中,相信以阴阳师协会对于那具遗落在这里僵尸的看重,王谦大概估算了一下自己要出来十几亿华夏币还是没有问题的。

    “你在跟我做对?在挑衅我?”这个阴柔的中年男人说道。

    王谦却是很无辜的说道:“公平竞价,价高者得有何不可,150万。”

    没有等这个中年男人开口,王谦就马上加价。

    这中年男人用手点指着王谦异常愤怒。

    此时就连张文勇都是在桌子底下踢了王谦的脚两下,示意王谦不要再报价。

    王谦却似乎是没有感觉一般。继续的说道:“170万,穷鬼,买不起就不要挑三拣四的。”

    这已经不是在报价了,这纯粹就是打那个阴柔中年人的脸。

    “200万。”这阴柔的中年人似乎是下了什么狠心一般,报出了200万这个价格。

    他报出这个200万的价格之后,马上就有更多的目光投注了过来,毕竟在这个集市上目前价格超过200万的单品还是少之又少的。

    “小子,你这么十万十万的加价算什么能耐?你有种再加100万,让我看看你有多了不起。”中年因声音阴柔的男子说道,心中已然是对王谦起了杀念。

    “我要是加了钱,你就跟着我加吗?”王谦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这个戴着面具的中年男人问道。

    中年男人听到了王谦的问题,略微思考了一下,便轻蔑的说道:“你加多少我跟多少。”

    “很好,300万。”

    “嘶……”

    一阵倒抽冷气的声音响起。

    王谦竟然将价格加到了300万,要知道这可不是个小数目。

    王谦报完价之后,挑衅的看着他说道:“怎么样?是不是出不起钱了?没有关系。出不起钱就去别的摊位,看看自己能够买得起什么就赶紧去买吧。”

    这个时候张文勇都快急哭了200万了,要知道除去这里的手续费,张文勇还能够拿到180万,眼看着要被王谦赶跑了。

    然而下一秒,张文勇就被巨大的幸福感包围了。

    “400万。”那个中年人前思后想之后还是报出了400万这个价格,他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可想而知他心中的愤怒到底达到了一个怎样的程度。

    王谦却是似乎没有受这件事情的影响,“500万。”

    “小兄弟,这可不是游戏币啊!!”旁边马上有人出来劝道。

    要知道这块罗盘到500万已经是天价当中的天价,甚至于很多人根本都没有想到这块罗盘能够突破100万。

    “你?!”这个声音阴柔的中年人,狠狠的用手点指着王谦,王谦毫不客气的屈指一弹劲风正好打在那人的手指上,他指着王建的手指顿时就出现了咖啡声响。似乎是遭受了重击一般。

    罗子枫的手指之上传来了一阵剧痛。

    他那阴沉的眼睛更是流露出了一丝凝重之色。

    “难道他是修行者?!”在太乙门多年的罗子峰知道今天自己是碰上了高手。

    那个面具后面的人,声音虽然年轻,但是手段绝对不比他太乙门当中的大师兄刘道玄和新晋红人王震弱。

    罗子峰立马冷静了下来,而后阴沉的对王谦说道:“小子,你是谁?你可知道太乙门。”

    当罗子峰提到太乙门之后,马上就有更多的人来这里看热闹,人们都是抱着近距离观看太乙门门人的想法,毕竟太乙门太神秘了。

    一个古朴的木质令牌被罗子峰拿了出来,令牌造型很大气,简笔勾勒了一副山川河流的图案,中央是太乙两个大字。

    王谦原本还没打算要这块罗盘,只是想抬抬价,然后再找个机会不要这块罗盘。

    听到对面那个阴沉的中年人提到了太乙门,再看到太乙门的令牌王谦的眼光急骤收缩,原本不打算要的心思彻底的收回,如果是太乙门需要这块罗盘,那王谦是势在必得。

    “太乙门?太乙门算个什么东西,饭店吗?还是卖门的?我说你到底有没有钱,有钱你就买,没钱赶紧滚出去。”王谦毫不客气的说道。

    在知道这个人和太乙门有关系之后,王谦对这个人的恶感就直线上升。

    “小兄弟,你竟然敢得罪太乙门?赶快走吧!”这个时候就连卖罗盘的张文勇都觉得心中一颤。他虽然是野路子出身,但是太乙门的威名他可是听说过。

    “这小子不要命了?!太乙门都敢骂?”

    “就是就是,这简直是作大死啊。”很多道声音传来,无一例外都对王谦。

    世人皆知,在风水师之上,还有着一些神秘的门派,太乙门就是其中之一,这门派当中出来的人不仅有风水师的相术,也有道家的道术,端的是可怕无比,现在茅山和龙虎山已经成为了传说,毫不客气的讲,太乙门就是华夏这片土地上的顶级门派。

    可能一些首富,都会以接近太乙门的人为荣,像上一次在郑启华的庄园,太乙门失手的事件,可能几十年都碰不到一次。

    “原来是太乙门的仙师,这块罗盘我卖给你了!”张文勇听到太乙门之后脸上的冷汗直冒,直接连大师都不叫了,叫仙师。

    他立马将罗盘想要推给那个中年人,他张文勇得罪不起太乙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