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95章 四灵阵杀
    四周开始变得漆黑无比。<a href="" target="_blank" class="linkcontent"></a>

    “糟了!那些邪骨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得到了一张6品的符箓,弹开了夏阳的符箓,快去帮忙!”大长老来不及想,朝着夏阳的方向飞掠了过来。

    然而大长老刚刚到达河水边,小溪当中便涌起了一团黑色的影子,朝着大长老扑过来。

    啪!的一声。

    大长老一掌直接那黑影打成了一滩水痕。

    然而仅仅是这一秒钟的时间,那夏阳已经被那漆黑的骨架捏住了喉咙。

    漆黑骨架张开了那恐怖的巨口,朝着夏阳的脖颈处咬了过去。

    然而,大长老喝了一声:“青龙!”

    而后,只见那尊青龙风水兽赫然的睁开了双眼。

    “白虎镇杀!”大长老又喝了一声。

    那只白虎风水兽也是睁开的双眼,两个风水兽朝着黑色骨架的腿部冲了过去,

    嗷吼!

    两声奇异的兽吼声出现,那黑色的骨架明显出现了一丝颤抖,而夏阳便趁着这段时间从黑色骨架的手下逃生。

    郭子奇从车上下来,见到大长老已经激发了四尊风水兽,这才叹了口气。

    “还好控制住了局面。”郭子奇一脸的后怕之色。

    只见那漆黑的骨架被四尊风水兽狠狠的抓住了双腿,而后,从张家村的方向也是迸射出了十几道金光。

    夏阳布置在那里的十几道符录同时发亮。

    四周的光线似乎明亮了不少。

    然而王谦却是第一时间,将和尚以及韩非林等人推走。

    “快走!”

    王谦眼神严肃的说道。

    和尚,韩非林,张九龄不明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儿,不过基于对王谦的信任,几人也不多说,马上朝着河岸边退了过去。

    “亏你还称自己是南派风水师第一人!怎么?看到夏阳会长将这邪骨制住了,你连在河岸边呆着都不敢了?”这时大长老出口嘲讽道。

    不仅仅是大长老,就连郭子奇都是一脸冷漠的看着王谦。

    如果不是今天在这里人太多的话,二人都想对王谦下杀手。

    王谦感觉到他们的杀气,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希望真如你们所想的那样,不过,我倒想看看你们怎么从这邪骨的手下逃生。”

    王谦嘿然冷笑了一声,在原地一步踏下,便朝着和尚等人的方向追了过去。

    就在刚刚,王谦感应到了自己身上五息珠的异动。

    如果是往常,五息珠遇到了这种邪煞的气息,肯定是想要上前吞噬。

    然而,王谦却从五息珠的身上感应到了不同以往的颤抖,似乎五息珠对面前这个邪骨有特别的反应。

    王谦大概的看了一眼这个邪骨,虽然自己可以可以和他战至平手,但必杀的把握却是没有,再说,他也没人愿意当这个出头鸟。

    王谦听说过郭子奇和大长老,也想着大概了解了太乙门的实力。

    今天看来郭子奇和大长老仅仅是六品的修为而已。

    “这斩妖除魔的机会就留给你们太乙门吧!”

    王谦迅速的退开,因为身上有钟馗剑,在五息珠发信号的一瞬间,王谦就已经观察过那尊邪骨,他眼窝那里似乎有着一个极其邪恶的灵魂一般、

    想必这太乙门的几人也没想到,这邪骨当中竟然会有灵魂体复苏吧。

    在王谦退出去的一瞬间。大长老还以为王谦是因为惧怕飘上来的这邪骨,还想王谦根本就不像传说中的那般战力彪悍,反而是胆小的很。

    “小儿黄口小儿果然是靠不住。”大长老嘿然冷笑了一声,再一次从身上摸出了两张六品符箓。

    虽然,那夏阳在黑色骨架的手中,大长老仍然不在意,就如同没有看见一般。

    两张黑色的符箓打了出去。

    嘭嘭!

    这两张符录一出现,便化成了两道锁链,配合着四尊风水兽,开始对那黑色的骨架围剿。

    “救我!师傅!”夏阳从喉间挤出这句话。

    然而那黑色的骨架似乎觉得夏阳吵闹一般,

    咔!的一声。

    只听一声脆响,夏阳随后被那黑色的骨架扔在小溪当中生死不知。

    这看到这一幕的张家村村民,已经是吓傻了。

    “敢尔!”那大长老毫不犹豫的一掌拍了过去。

    在他的掌心当中,已经捏出了一个道家的兵字诀。

    然而,这邪骨看到大长老拍过来的一掌,眼窝则是露出了一丝嘲讽之色,伸出了自己那漆黑的骨手。

    砰!

    和大长老对了一掌。

    只听得咔嚓一声,大长老的一只手臂顿时折断,而后那黑色的骨架直接一掌,深深的拍到了大长老的胸口处。

    噗!

    大长老吐了一口鲜血。

    郭子奇看到这一幕,连一点战斗的心思都没有,马上跑到了大长老的身前一把抓起大长老转身就跑。

    而那些北派的风水师此时在河岸上,已经是吓得不敢动弹。

    那黑色的骨架之上还滴落着溪水,朝着那些北派的风水师一步步的走了过来,边走他的喉咙间,还在发着呵呵的声音。

    那些北派的风水师和张家村的村民缩在一起。

    不仅仅是北派的风水师吓破了胆,张家村的村民更是一个个的开始哭爹喊娘。

    “救命啊!救命啊!”这时候,张生发现了王谦站在一旁。

    他的眼中再次迸射出了一股希望:“王大师救命啊!”

    本来他也没指望王谦能够救他,不过,现在他不指望王谦能够解决张家村的风水问题,不过看到王谦站在一旁,脸上的神色淡漠,没有并没有多少恐惧,张生终于是朝着王谦喊了一声救命、

    然而王谦听到张生的话却是充耳不闻。

    此时,随着那黑色的骨架越来越近,一个北派的风水师已经是退无可退,那黑色的骨架。邪邪的看着那个北派的风水师,喉咙里发着呵呵的声响、

    那北派的风水师面色如同白纸一般,身下已经出现了水痕,已然是吓得小便失禁。

    “王大师!救命,你不能见死不救!”马上那个曾经嘲讽过王谦的风水师开口。

    然而,那邪骨似乎是觉得他有些呱噪。

    啪!的一巴掌,拍在那风水师的胸口。

    噗!的一声。

    那风水师吐出了一口鲜血,而后那邪骨便伸出了漆黑的骨手。

    将那缕鲜血放在身前闻了一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