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79章 道歉吧
    三井信刚想说些什么,就看到和尚的眼睛,已经是变的古怪了起来,一只眼睛是纯黑色,一只眼睛是纯白色,这两只眼睛是和尚运用阴阳无极功之后产生的异状。<a href="" target="_blank" class="linkcontent"></a>

    这眼神天生具有一种压迫感。

    三井信被这双眼睛一盯,只觉得浑身透体冰凉。

    “道歉。”和尚缓慢的说道。

    三井信刚想说些什么,就在此时日料店的老板说道:“三井君!警察马上就来!拖住他!”

    “什么?!”听到日料店老板这么说,赵沐连忙告诉和尚:“周先生,快走吧,警察马上就来了。”

    和尚却是浑不在意,这反正又不是在华夏,即使警察来了他也有把握,从容的走掉,再说还有王谦在外面,和尚更是无所畏惧。

    和尚摇了摇头,随后,伸出了自己蒲扇般的大手,捏住了三井信的脖子。

    日料店之外。

    王谦看着日料店内的动静毫不在意,对于他来讲,和尚毕竟是自己人,他也对东瀛国的这些混混没什么好感,教训了也就教训了。

    王谦随意的在街上走着,摆弄着手中的寻龙尺。

    “这东瀛国除了没有龙气之外,竟然有其他三只灵兽的气脉。”王谦感受着街道上的风水气息,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却在此时,一辆警车由远及近,朝着这间日料店开了过来。

    王谦看到这辆警车,马上就明白这是日料店老板报的警,和尚和日料店当中的人也听到了警车的声音。

    三井信尽管不想报警,但是听到警车来了之后,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和警察水火不容的三井信,很期待警察能够进来将这个傻大个抓走,到时候他尽可以去法院去蹂躏和尚。

    “我道歉?现在是你道歉还差不多!”三井信淡淡的看着和尚说道。

    程红和方糖也是失去了声音。

    两个女孩没想到事情竟然闹得这么大,赵沐更是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但是,他根本没有其他的办法可想。

    王谦听到警笛声,先是一愣,随后就是微微的摇了摇头,从自己的身上摸出了两张黄色的符,他随意的走到街道的一头,而后在一面墙上贴上一张黄色符。

    王谦贴完这张黄色符之后,再一次加速走到了街道的另一头。

    啪!的一声。

    两张黄色的符一贴完,只见警车拉着警笛,从街道的一头开了过去,缓缓的消失在王谦的视线当中。

    警车上,两个东瀛警察接警之后便赶往日料店。

    然而他们刚刚到了日料店的周围,却发现周围的建筑物竟然变了模样,这两个东瀛的警察彼此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眼中的迷惑之色。

    不过二人也不甚在意,反正报警的时候说的是打架斗殴,这种事情早去一点和晚去一点。差别应该不大。但是,他们两个坐在警车当中,越看越觉得周围的景物不对劲,等到他们想回头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是开到了一个死胡同里。

    日料店内。

    三井信听到警笛声,来到日料店门口的时候,已经是喜出望外,就差亲自出去接警察进来,然而,一直等到过去了5分钟之后,警笛声缓缓的消失在他的耳畔,三井信,这才不解的看着日料店的老板。

    日料店的老板也觉得十分冤枉。

    啪!

    和尚又一巴掌抽在三井信的脸上:“哼?报警,道歉!否则的话,我今天不介意掐死你!”

    和尚缓缓的站起身,三井信就如同一个萝卜头一般被和尚提了起来。

    “既然你不会说道歉,我教你说!”程红呵呵一笑,跑到和尚的身边,看着三井信的方向,一字一句的说道:“听好了啊!对!不!起!”

    程红懂的一些东瀛语言,特意的翻译给了三井信

    三井信听到程红的话,只感觉到自己的脸颊一片火辣,也不知道是被和尚打的,还是气的。

    “对不起。”三井信缓缓的说出这三个字。

    和尚这才放过了三井信把三井信扔在了地上,随后走到他走到了赵沐的身边,拍了拍赵沐肩膀。

    “走吧。”和尚淡淡的说道。

    赵沐失魂落魄的跟着和尚走出了日料店,看着自己旅行团的二十几个人,在外边等了自己这么久,赵沐先对旅行团的人倒了一遍歉,之后便领着众人找到一个餐厅吃饭。

    日料店内。

    三井信缓缓的从地上坐了起来,两只胳膊依旧是软弱无力,还带着致命的抽痛,至于其他的那些日料店的食客早就已经是作鸟兽散。

    三井信缓缓的从地上起身,感受到自己胳膊的酸痛。三井幸的脸上已经是露出了杀机。

    日料店的老板马上过来问道:“三井君,要不要报警?”

    三井信横了日料店的老板一眼:“报警?现在已经不用报警了。”

    三井信冷哼了一声,随后十几个人,出了日料店,由来时的雄赳赳气昂昂,变成了走时的一瘸一拐,凄惨异常。

    三井现身为火山组在大阪的负责人,可以调动的资源有很多。

    今天在和尚的手上吃了一个暴亏,三井信便没有打算善了。

    对于他们这些黑社会来讲,不报警比报警的报复要严重得多。

    此时,大阪的一家餐厅之内,赵沐脸上带着一丝担忧的看着和尚,甚至于拿筷子的手都有些颤抖。

    和尚和王谦王谦看到赵沐的表现,微微一笑道:“赵兄,怎么了?”

    赵沐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随后看着王谦说道:“王先生,你的这位朋友可是惹了大祸。”

    “哦?”王谦听到赵沐的话,倒是挑了挑眉头。

    “什么样的大祸?”王谦呵呵一笑问道。

    赵沐听到王谦的话,嘴角露出一丝苦笑说道:“他今天把火山组的人给打了。”

    “火山组?”王谦听到赵沐的话反问了一句。

    而和尚却是浑不在意的说道:“什么火山组,即使是街上那些阴阳师,我和尚想打就打!”

    赵沐对和尚比划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这位先生,别说是那些阴阳师了,就连火山组我们都惹不起,那火山组是东瀛国,数一数二的社团势力,成员组有上千,这些火山组的人无论是黑白两道,都有他们的触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