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20章 缚灵术
    那摄魂铃当中,还有着千田凉介和其他一些不明来历的神魂。<a href="" target="_blank" class="linkcontent"></a>

    王谦毫不在意,这一次王谦则是将这摄魂铃扔了出去,摄魂铃如同一道流星一般,和那闪电对撞在了一起。

    轰轰轰!

    一声巨响,摄魂铃轰然劈碎。

    摄魂铃铛中间田凉介等人的神魂也第一时间灰飞烟灭。

    玄一等人此时也是睁开了眼睛,当他们的眼睛逐渐恢复清明之后,玄一等人便看到了王谦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玄一马上对着王谦跪下。

    “对不起,掌门没有完成您的嘱托,我没有看护好林瑶和徐小娅小姐,我们……”玄一还想说些什么,王谦却是对玄一摆了摆手。

    他感觉到自己身体上根本提不起一丝力气,当玄一看到自己手筋脚筋都已经被人挑断,整个人呈现一种古怪的姿势,趴在地上的时候,玄一更是心如死灰。

    “我会让你们重新站起来。”王谦看着玄一等人的方向,肯定说道。

    玄一听到王谦的话,眼中再次射出的亮芒。

    王谦缓缓的说道:“你们是我玄门的弟子。在以往,我并没有教你们任何的法术或者功法,今天,我就让你们看看,修为到六品之后,我玄门的一个独有的法术!”

    王谦说完之后,玄一等人的眼中都是迸射出了希望、

    上村太一和上村太郎更是死死的盯着王谦。

    “此术名为缚灵术!需要修炼的人正心诚意,神气元和,此术可以驱邪,可以治病,可以打神,也可以命风雷,可以创造造化。”

    王谦说完之后,玄一等人的目光越来越亮。

    只见王谦重新走,回到了雨幕当中,他看向松田律的方向,眼中闪烁出一种寒芒。

    “看好了!这就是缚灵术的第一层运用,法是心之臣,心是法之主!”王谦说完之后,口中念诵着玄门的阴阳无极功当中的口诀。

    随着王谦的念诵,空气当中的灵力开始乱窜了起来。

    “先缚雷灵!”王谦喝了一声,一手点指向苍穹、

    轰!的一声。

    苍穹之上出现了十几道雷蛇,朝着王谦的手指间劈了过来。

    王谦看到这些到雷蛇怡然不惧,将这些道雷蛇轻轻的向前一点。

    轰!

    十几道雷蛇朝着松田律的方向劈了过去,松田律只感觉到种毁灭的颤栗感,出现在自己的心头,还来不及闪避,就被几道雷电劈在身上。

    一幅脸庞瞬时间变得焦黑。

    无论如何他也想不到,王谦竟然可以命令这些雷电,这哪里是人类的手段,这就是传说中的仙法?此时的松田律心底无比的震惊,他想要逃跑。

    然而,和尚却是在摩天轮之下死死地盯着他。

    摩天轮的开关也掌握在和尚的手中,和尚已经是搬着一个椅子,淡淡的看着他。

    “老王八!如果你敢乱动,我和尚第一个不放过你。”

    此时的松田律无比的后悔,他是一个幻术师,幻术师的攻击是有范围的,而且幻术师也不像其他那些六品七品的强者一样,可以御空一段时间。

    幻术师所修炼最多的便是精神力,他心中只能期盼王谦早早的表演完自己的缚灵术,而后好下来将他放走,或者是给他一个痛快。

    这种等死的滋味并不好受。

    王谦只是继续在那里和玄门的弟子演示着:“这是缚灵术的第一层应用,束缚雷电,接下来是第二层和三层。”

    “缚雷灵,那是第1式,第2式便是呼风。”王谦说罢,张开了自己的嘴。

    随后,他狠狠的吸了一口气,空气当中顿时出现了一道恐怖的风声,这风声竟然是来自于王谦的呼吸。、

    “去!”

    徐天水和丁玲此时更是软软的坐在地上,他们现在很怀疑王谦到底是人还是鬼,这种手段,已经是脱离了正常人类的范畴。

    吸了一口气之后,王谦再次吐出了一口气、。

    噗!的一声。

    那巨大的狂风将远处的树干吹的似乎要倒下一般,玄一等人看得眼眸发亮,而纪香川却是撇了撇嘴角。

    “接下来便是最后一招,唤雨!”王谦说罢手中再次掐了一个咒诀,只见所有的雨滴,霎时之间停在半空。

    而后随着王谦手型的变换,雨滴开始凝聚在一起,竟然形成一道吊桥。

    吊桥另一端正是位于摩天轮之上的松田律。

    松田律看着王谦用雨滴化成的吊桥,一时之间也是睁大了眼睛,他觉得自己昨天晚上绝对是没睡好,如果睡好的话怎么会出现这种幻觉。

    “人类竟然可以有如此的伟力!你!你到底是人是鬼?”松田律点指的王谦,问出了和石桥久一样的话。

    王谦却是不理不睬,转身走上了吊桥,整个人如同天神一般的走在吊桥之上,一步一步朝着松田律走过去。

    松田律只觉得自己的心头出现了一阵冰冷。

    王谦的每一步似乎都踩在他的心上一般。

    这雨水所形成的吊桥,竟然无比的结实,当王谦走到松田律身前的时候,松田律这才缓缓的缓过神,他此时坐在摩天轮的舱室之中,疯狂的向后退着。

    王谦淡漠的看向松田律。

    “就凭你,也想惦记我?你配吗?”

    王谦居高临下的看着松田律说道。

    松田律听到王谦的话脸色难看,不过,他却说不出任何话来,尽管现在的王谦没有拿任何的武器,尽管王谦的话有无尽的杀机。

    但是,此时的松田律感觉到自己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他咽了一口唾沫:“那是,凡事好商量,关于松田智和你之间的恩怨,我可以不追究。”

    事实上,松田智只是松田律的一个子嗣之一罢了,他还有几个孙子,为松田智报仇是必须的,但是,如果说因为这报仇搭上自己的性命,那么松田律就要好好的考虑考虑一下、

    王谦听到松田律的话摇摇头道:“商量?从你把玄一推下去的那一刻,我们之间就没有任何的商量余地,就这样,死吧。”

    王谦说着,朝着松田律的方向拍了一巴掌。

    松田律看着王谦拍过来的这巴掌,向后方退了几步,直到靠在舱室的门口之上,王谦的一巴掌已经快要印到她的胸口。

    松田律的眼睛骤然变成了一片翻白。

    王谦只感觉到一股恐怖的精神威压朝着自己释放了出来,感受到这股精神威压,王谦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