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53章 我就不敢了
    曹千雨听到玄机子的话摇头:“这小子不参加。”

    “我听说这小子喜欢打赌,不如,我们拿出他难以抵御的诱惑,到时候不怕这小子不就范!”

    “只要他上了青云路,签了生死状,之后,他的小命可就不归他自己了。”玄机子阴狠的说道:“我会派遣柳依山上去专职刺杀这个王谦,至于别的什么危险,你们管都不用管,怎么样?”

    “这……”

    丁天行和曹千雨对视了一眼,随后看着玄机子。

    他们觉得他们也知道玄机子说的是实话,如果不把张家拉下水的话,即便是他们得到了掌门之位,恐怕也是难以真正的操控青云观。

    “那王谦比泥鳅还要滑,想要引他入套,难上加难。”丁天行曾经调查过王谦,对这王谦这小子有过了解。

    丁家之所以一直没有动玄门,也是因为王谦这个bug级别的存在。

    这时,玄机子却是微微一笑而后,拿出了一颗干枯的野草,那野草看起来巴掌大小,不过在那野草的每个草尖处,却结着一个个小灯笼形状的果实。

    “这是?”丁天行看到这果实的不凡之处。

    玄机子微笑道:“呵,这是我在一处古墓里找到的,九转还魂草,这九转还魂草,是8品的灵药,只要我拿着东西刺激他,我不怕这小子不上当,不过还需要你们两家的配合,你们两家有没有什么筹码?”

    曹千雨和丁天行顿时心动。

    “如果没有办法在青云路上绝杀王谦,只要等王谦出来,我们再动手也可以!放心,这东西的王谦绝对拿不走!”玄机子眼眸中的杀意简直不加掩饰,那意思很明显,即便是王谦安然的从那青云路下来,他也有把握绝杀王谦。

    “张家的人,有你们两家的老祖牵制,在场没有任何人会帮助王谦,特别是王谦,在拿了你们的东西之后,那更是会引起所有人的妒忌,无论是安阳,还是茅山的玄灵子不出手抢夺,那已经使得王谦烧高香了,而且他们出手抢夺的面会更大。”

    玄机子微笑着看着二人。

    丁天行和曹千雨也是眼前一亮,这毒计简直是一石二鸟。

    而他们由于两家的老祖在这里,不怕玄机子会耍什么花样。

    “我可以答应你,不过……玄机子,之后王谦身上的秘密,我肯定是要分一份。”丁天行一笑。

    玄机子微微的点了点头,随后看向曹千雨。

    曹千雨也是点头说道:“可以,这王谦我也看他不爽很久了,我家的曹平,心心念念的就是要怎样让王谦跪在他的面前,这小子现在已经都快魔怔了,那么就由我们这些老家伙来出手将这小子狠狠的捏碎!”

    “好!”玄机子呵呵一笑,眼中闪烁出寒芒看着不远处的王谦。

    张道虚正在那里苦口婆心的说着:“我说,王谦你什么意思?我身上有东西能够保你稳稳当当的第一个冲到青云路那里,那可是后天级别的灵符啊,只要你小子敢上青云路,老道保你第一在,这么多人的面前痛打他们的脸,不爽吗?”

    王谦看着张道虚那苦口婆心焦急的模样,不由得一笑道:“放心,玄机子今天来肯定是来取我性命的,而他想要娶我性命,肯定会让我上青云路。至于用什么手段相信这老家伙肯定会拿出让我心动的东西。我不收点手续费怎么好意思上去?”

    “什么?”听到王谦这么说,张道虚就是一愣。

    这个老狐狸都没有想到那么多。

    “玄机子和我是不世的仇敌,这老家伙今天来难道还能是给我拜年的?”看着张道虚疑惑的目光,王谦解释道。

    张道虚听到这里,继续一副愁苦的表情说道:“那怎么办?我身上的符箓只有一张,青云路的危险你不知道,那绝对是……”

    王谦摆了摆手,虽然他第一次听说青云路,但是自从知道青云路对于张家的意义之后。王谦也知道此路不可小觑。

    这时,张道虚听到身后张家老祖传来了一声咳嗽声,而后说道:“怎么样?商量妥了吗?商量妥了你们现在就去后山。”

    张家老祖将一个墨绿色的玉佩抛到了张道虚的手中,仅仅是抛一个玉佩而已,张家老祖似乎耗费了全身的力气,一般在那里咳嗽着,腔子如同破旧的风箱一般的发着咳嗽声,让大殿里很多人都害怕,这老家伙下一秒就会一命呜呼。

    张道虚在拿到玉佩之后,神色平静走到丁天行和曹千雨的面前:“两位,怎么?报名的人有没有统计出来?”

    丁天行皮笑肉不笑,说道:“当然。我们丁家就由我和丁天剑共同去踏这青云路,而他曹家则是由曹千雨还有一个曹家的后辈,还有玄机子的一个徒弟以及张家的张龙葵,至于其他人恐怕是没有人敢去踏着青云路,”

    说着这丁天行环视全场,满脸的傲色的和尚和乌九刚想要出声,却被王谦拦住。

    看到王谦的动作,丁天行眼中的鄙夷之色更浓,而后淡淡的说道:“王谦知道你不敢所以没有把你算进去。唉,说什么玄门的掌门不过是个懦夫罢了,在场这些掌门都想报名,我丁家曹家没有点头,他们想去都去不上,如果你想参加的话,我丁家和曹家肯定会同意的,怎么样王大师敢不敢挑战一次?”

    王谦继续摇头:“不敢,我还没有结婚,我还要留着我的小命去完成玄门的大业。”

    这一次所有人都是鄙夷的看着王谦了,这个家伙实在是太过无耻了,说什么还没有结婚当成是借口,在场的也有很多人听说过王谦有好几个红颜知己,这些家伙恨得一个个都是牙根痒痒。

    丁天行不由得想起被王谦灭过的大罗门,就是因为白家的一个后辈子侄看上了王谦的一个红颜知己,招致自己的家族连带着老祖都被灭得一干二净,这小子现在人还好意思说这话?

    你要是早一点把那个什么叫做苏酥的娶了,不就没有后边的这么多事了?

    丁天行发现自己气的手都有些发抖。

    “不敢还找那么多借口?!无耻!”

    王谦看到丁天行的发抖的手,嘿嘿一笑:“我就是不敢,万一我拿到掌门令牌,怎么办?那几个老家伙会不会一刀杀了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