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94 居然为了一个女人这样对我们?
严婧这一觉睡得不是很安稳,主要是因为换到一个新的环境,再加上她肚子不舒服,虽然说已经吃过药了,但是还是很胀痛的难受。
不过睡到半夜的时候严婧总感觉身边有人,而且那手还放在她肚子上帮他揉肚子,直到后半夜她才沉沉的睡过去。这样的结果就是她到第二天起不来,最后还是项邵琛叫醒她的,也幸好她不是那种有起床气的人,不然她觉得她一大早准会找麻烦。
不过睡了一觉,严婧好像把之前生气的事情已经忘记了。见到项邵琛坐在床边上,严婧半眯着眼睛伸出手去,“抱抱。”
项邵琛轻笑出声,还是伸手将严婧精准无误的抱在怀里,“多大的人了,还这么爱撒娇啊。”
“那我不撒娇了,我觉得你又会希望我撒娇!”明显是在说胡话,眼睛都还没睁开,项邵琛抱着严婧去了自己房间的洗手间。
在洗手台上铺了一条毛巾,又将严婧放在毛巾上坐好,“自己洗脸?”
“你帮我!”严婧扯了扯项邵琛的手臂,“人家那个……我嫂嫂都是我大哥帮忙的,你为什么不能帮忙?”
这问题问的真好,项邵琛只能认命的拿了牙刷给严婧,严婧半眯瞪着眼看项邵琛,“新的吗?”
“新的!”
“骗人!”
“怎么骗人了?”项邵琛都哭笑不得了,严婧却吧唧着嘴,“你家里没有人来过,你怎么可能有新的牙刷?”
“清洁的阿姨每次过来都会给我换新的东西,不然你以为我每次过来都会自己备份吗?赶紧的,洗完了我们还得出门呢,你忘了今天要去现场拍戏?”
这话一说,严婧立马睁开眼睛,“糟了糟了,来不及了!哎呀,你怎么不叫醒我啊!”
“快点!”项邵琛挤了牙膏给严婧,严婧一把推开项邵琛,“大叔,我衣服!”
“有,我早上让袁助理过来一趟了,待会儿你换上!”
这么七七八八的一弄,已经过去一小时了,项邵琛抱着严婧上了车,直接开往片场。
两人到的时候其实都已经十点多了,不过大家也都不敢有什么抱怨,毕竟这可是项邵琛投资的剧,全剧就只有项邵琛这么一个投资人,人家想什么时候拍戏就什么时候拍戏。
这不,导演见到项邵琛来了还过来迎接,“项先生,您怎么来了?”
“嗯,送我们家婧婧过来!”项邵琛刚刚差点儿说成了我们家宝宝,后来急忙打住了,“还没开始吧!”
“没,没呢。”导演心里想的却是您家严婧这个主角都还没来,大家敢拍戏么!不过这话导演也不敢当着项邵琛的面儿说,“那……我们这就妆发,然后开始?”
项邵琛点点头,随即看了严婧一眼,严婧却有些不好意思的推开项邵琛,“你还不去上班,都迟到了!”
“那好,我下午过来接你,几点收工?”这话项邵琛是问的导演。
可把导演苦的脸都皱在一起了,“七?六,六点?”
“可以,六点就六点,从明天开始,每天早上十点准备开始,六点准备收工,没问题吧!”项邵琛看向那导演,那眼神分明就是在说“你敢说有问题试试?”
“那项先生,要是耽误了拍摄进度?”
“钱不够?”
“不不不,不是那个意思,项先生您说多久就多久!”反正出钱的人是老大。
既然项邵琛都这么要求了,他自然也不敢违背,至于拍摄的周期长了,大不了损失点儿钱,但是他会拍的更加精益求精。
等项邵琛走了,严婧才抱歉的看向导演,“你别理他,就按照之前的安排来做。”
严婧可以这样说,导演却不敢不听项邵琛的话,“没事没事,慢工出细活!”
严婧只能尴尬的笑了笑,心里想着“你高兴就好”,不过她是真的觉得项邵琛这样挺过分的,“那个导演啊,开始吧!”
“来来来,大家开始!”
项邵琛回去之后没有第一时间去公司,而是直接去了项家老宅,项老爷子见到项邵琛简直气不打一处来,“你如今是长大了,翅膀是愈发的硬起来了啊,就连我的话你也不听了是吧!”
项邵琛沉默片刻,“正因为我是您带大的,在您身边时间那么长,所以我才了解您,自然也了解公司和项家是个什么样的状况。您这么多年来一直想改变,不是吗?”
“但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个道理你不是不明白,邵琛啊,爷爷吃的盐比你吃的饭多你听爷爷一句劝,那个女孩子不能要!”项老爷子无奈摇头,“那个女孩子身家不干净,真的不能要。你身边应该是一个能够助力于你的人,而不是带一个拖油瓶,你懂吗?”
“爷爷,您觉得我还需要一个女人来帮忙吗?”项邵琛反问,“您觉得我能力不足,需要一个女人来帮忙?爷爷,那您可就错了,如果一个男人到最后要依靠女人才能进步,那么他也就等同于废物。我不是贬低女人觉得她们没用。而是我有我自己的价值,她们同样有他们的价值。如果我找的恰好是这种类型,我不会排斥。但是我现在找的是我自己想要的,这没什么不可以。我不会专程去找一个这样的女人助力我,您明白吗?”
“我不明白!”项老爷子反正就是一根筋,“你说的这些大道理我也不想明白,我只是想告诉你,项家是不会接受她的。”
项邵琛脸色一凝,跟着脸也沉下来了,眼底带着一丝冷冽的气息,“您这样说就是不接受婧婧了?”
“对!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接受她。”
“那好,我跟她结婚,她以后也不会住在项家,我会去桐城陪她!”项邵琛到,顺便投下这么一个定时炸弹。
“你说什么?”项老爷子没想到项邵琛居然会这么说,“你这是威胁我?你为了这个女人居然连家人也不要?公司也不要了?”
“这些对于我来说都是身外物,您知道的,只要我想,我去哪里都可以!”项邵琛并不惧怕自己一无所有,“您或许能控制的了临市这边,但是桐城呢?您的手伸不了太长,更何况桐城有严家和慕家,您觉得我还会没有工作吗?”
“你……你这是要气死我?你宁愿去给严家和慕家做一个打工的是吗?”
“您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我只要有才能,做什么不是做呢!”项邵琛并不介意这些,“更何况我如今手上拥有林氏集团的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就算我什么都不做,我也不会饿死!”
“你……你这个混账东西,不肖子孙,你为了一个女人居然这么对待我?我养了你三十几年,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项老爷子被项邵琛气得血压都要升高了,“你,你给我滚,我们项家没了你也照样好好的!”
“您确定?”项邵琛嗤笑,起身,双手插在裤兜里,那副神态自若的模样让项老爷子心肝一颤,心里也忍不住阵阵发虚,“你,你……”
“我是您一手带大的,您对我应该相当了解,您确定我会完全没有筹码的来跟你谈判吗?您确定在我走了之后,项氏集团还能跟以前一样如日中天吗?”项邵琛冷静分析道,“您不确定,因为跟之前比起来,项氏集团在我的手上翻了多少倍您不会不知道。项家现在还有什么可用的人吗?”
“项思卿之前掏空的地方都还没有填补完,这个时候我再离开,您确定您能掌控局面?或者您觉得那些旁支能有本事?”项邵琛淡淡道,“您好好想想,到底是接受严婧,还是想让我也一起走!”
“你……你……”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项邵琛说完便直接离开了,薛婉宁跟在项邵琛的身后,在项邵琛打开车门的时候急忙跟着进去了,“儿子,等等!”
项邵琛转身,见薛婉宁已经上车了,不禁拧眉,“您怎么来了?”
“唉,这个家现在是越来越待不下去了,妈妈跟你一起走!”薛婉宁说着扣好安全带,“走啊!”
“你老公呢?”项邵琛敛眉,眉目中淡淡的,那双严婧却扫过薛婉宁的脸,他不出声,就那样看着,薛婉宁被项邵琛看的浑身不自在,也越来越发虚,“嘿嘿!”
薛婉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每次在项邵琛面前都显得那么气短和心虚,明明她才是长辈,她才是项邵琛的母亲,怎么就在项邵琛面前矮了一等?
“不说?那您下车!”
“别,别,我说我还不成么!”薛婉宁无奈,“看你跟你爷爷吵得那么凶,唉,我跟你父亲也夹在中间不好做。所以我们就商量着去你那里住几天!”
“是您,还是你们?”项邵琛手指点了点方向盘,“嗯?”
“我,我!”薛婉宁心虚的大吼了一声,“就我一个,你爸爸在家里,陪着那个老顽固,这样总可以了吧!”
简直了,为什么她会怕自家儿子?
“您确定您不是去搞破坏?”
“怎么可能!”薛婉宁没好气的白了项邵琛一眼,“你看我像是那种人吗?你爷爷食古不化,我跟你爸是开明的,现在哪里长辈阻止晚辈谈恋爱的啊,我跟你爸爸对你交往什么样的女孩子完全没有意见,就是……你下次不能用比较婉转一点的方式吗?”非得弄得那么僵。
“不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