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8章 一群孩子,盛怒
    面对他们,想不产生好感都不行。

    “你们也好。”李沉舟对他们微微一笑,“今儿回来,给你们都带了礼物的;一会儿拿给你们。”

    “堂姑姑,我们呢?我们有吗?”一听有礼物可拿,那群围在堂屋里的小孩儿嚷嚷开了;一个个小萝卜头,矮矮小小的,年龄都在六、七、八、九岁之间。

    李沉舟看了他们一眼,凤眸一转,望向李鸣远和许红旗。

    许红旗笑了起来,“这些都是你的小辈儿,你的辈份比他们大两辈儿;他们应该叫你堂祖姑的。”

    “我的辈份儿都这么大了?”乖乖,她才十五岁呢,就是一群孩子的长辈了。

    “可不是嘛!村里都是咱们家里的人,有些结婚比较早,我们本家从你曾祖父那一辈儿开始结婚不叫晚;所以,咱们家的人辈分在村里很多人家都算是长的。”许红旗耐心的解释。

    李沉舟轻笑,“这可真是个大家族呢,这辈份儿一个不小心就得弄错了。”

    “家族大了才热闹,证明人气旺。”

    “既然这样,那咱们带回来的礼物恐怕是不够了;这里少说也有十几二十个吧?咱们带回来那点东西全部分完还不定能够。”李沉舟扫了他们一眼。

    许红旗摇头,悄声道:“他们都是孩子,给他们一些吃的就行;大件值钱的东西是要送人的,你带回来的糕点、糖果、吃食可不少,你现在去拿出来给他们分着吃,也算是了了一件事。”

    “也是哈!”李沉舟了然点头,她在人情世故上还是有所欠缺,以后还得多学学。

    “堂姑姑,我想吃糖,娘说你们回来肯定带了糖的,能给我吃吗?”一个小豆丁,大约三四岁的样子,胖嘟嘟的,满是渴望的小眼神儿望着她。

    李沉舟笑道:“有的,不过,你要交我堂祖姑,不能叫堂姑姑。”

    “哦,堂祖姑。”小豆丁吸吸鼻涕,咧嘴笑,露出小嫩芽,可爱非常。

    李沉舟看到那挂在鼻尖上的鼻涕,风中凌乱了,赶紧走出堂屋,在院子里找到牛车;行李还没有卸下来,爬上牛车,在一个行李袋里拿出一包水果糖和糕点回了堂屋。

    两包东西一放到桌上,孩子们蜂拥而上,连那三四岁的小豆丁都在吭哧吭哧的往桌上爬;还好有稍微大一些的孩子顾念小的,托了他一把,把他托到了凳子上。

    本家的几个孩子还没靠拢,桌上的一大包水果糖没了;糕点也被抢光了,摊开的油纸包里还有一些糕点屑,小豆丁趴在桌上伸出舌.头舔着。

    李沉舟眼角抽了抽。

    瞧着李沉舟呆愣的模样,李鸣山、李鸣辰和李鸣辛不厚道的笑出声来,“这孩子没见过孩子抢糖吗?这是把她吓着了。”

    “沉舟这孩子好像还真没见过这场面。”许红旗回忆了一下,小侄女儿在家的时候,却没见过这么抢糖的;大院的孩子不缺糖吃,乡下地方,她就不知道了。

    那些孩子抢完糖就纷纷散去,找人分享去了。

    李书知嘟着嘴,“这些人真没礼貌,拿了堂姑姑的糖,都不会和堂姑姑说道谢的。”

    “这孩子不错啊!还知道拿了别人的东西要道谢。”许红旗朝李书知招招手,“书知过来三奶奶这里来。”

    “三奶奶,这些人太没礼貌了,刚才就不该给他们糖的。”李书知对她并不陌生,蹭到她身边就不高兴的说着。

    李沉舟坐会原位,扭头瞧着李书知。

    许红旗笑着摸了摸他的头,“你堂姑姑还给你们留了糖和点心的,一会儿找你们堂姑姑要去。”

    “三奶奶,我不是为了吃糖。”李书知抿着嘴,不高兴的盯着她。

    许红旗哈哈一笑,“是是,咱们书知不是为了吃糖,你就是生气他们没礼貌;放心,堂婶儿知道的,不用解释。”

    “三奶奶,您再这样,我可生气了。”李书知通红着脸,也明白过来三奶奶是在逗他。

    “后,三奶奶不逗你了,书知是乖孩子不能生三奶奶的气。”许红旗乐的不行,“大哥,看看你家的有俩孙子都好啊!热热闹闹的,我家那两个臭小子到现在不肯交对象,可把我愁白了头发。”

    李鸣山好笑的摇头,“热闹什么啊?每天都闹腾的慌,你要是喜欢,等你们走的时候都带着,也让我们清静清静。”

    “那咱们可说好了,别临到时候了,您和大嫂又舍不得了。”许红旗捏捏许书知的脸,喜爱之情溢于言表。

    李鸣山莞尔一笑,“对了,今年文轩和文毅怎么没回来?文煊也好些年没回来了,我们这些人恐怕都被他给忘了吧?”

    许红旗见他说道许文煊时脸色不好,朝丈夫使了个眼色。

    李鸣远叹了口气,“别说文煊了,老二那人太不是东西了;这次我们进牢里还是他一手促成的,连文煊这孩子都知道,我这心,寒啊!”

    “咋回事?三叔和你被关进去,还有鸣慎的手法?”李鸣山脸色一变,“那你和三叔写信回来的时候,怎么不把这些事情跟咱们说说啊?我们只知道你和三叔都进去了,还不知道咋回事,还只以为只是军界那些龌蹉事儿呢。”

    “不想让你们担心,再说了,今年定好要回来的,这不回来再说也是一样的。”李鸣远摇头苦笑。

    “那你好好说说,鸣慎怎么会把你和三叔给弄进去?”李鸣辰脸色一变,急切的问道。

    李鸣远自是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我也没想到老二会变成这样,以前还只是人比较阴沉,现在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真不像话,越来越胡闹,自家人也陷害。”

    “不是个东西,早知道他是这样的人,当初爹就不该同意三叔认养李鸣慎那个白眼狼。”李鸣辛气的一拳头砸在桌上,“李鸣慎被下放到什么地方去了?”

    “应该在东北,与咱们这地儿距离的有点远。”李鸣远道:“他这事儿闹的四九城没几个人不知道了,咱们李家也算是出了一次名儿了。”

    李鸣辰皱眉,“那会不会给你和鸣瑾造成不好的影响?”

    人是出来了,可是这毕竟是污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