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9章 接手
    李沉舟多番割地赔偿,两人达成共识。

    李沉渊逮着机会,抱着她就是一顿亲,理由是不能拒绝白天的亲.吻。

    兄妹俩收拾好,眼看着时间来不及了,他们两人都是可以不用吃饭的;李沉渊拿起帽子便走,一边走一边叮嘱,“哥哥先走了,你乖乖的,别到处乱跑;出去走走可以,不能走远了。”

    “知道了,哥哥真啰嗦。”李沉舟推着他出了院子,“赶紧走赶紧走,念念叨叨的像个老头子。”

    “糟了,被嫌弃了。”李沉渊停驻脚步,定定的望着她。

    明明是板着一张脸,居然从他脸上看出了委屈,李沉舟顿时方了。

    “妹妹不安慰哥哥?”李沉渊凑过脸。

    李沉舟无奈一笑,踮起脚尖在他脸上轻轻一吻,“这下好了吧?可以走了吗?”

    “这就走,乖乖别乱跑。”李沉渊在她脸上摸了一把,旋身快步离开。

    李沉舟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后,关上院门;转身看到站在墙上,化身小鸟的大鹏,招招手,“大鹏,过来。”

    “主人!李沉渊太可恶了,把我丢到门外,不让我进门;他跑去和你睡觉,下次看到他我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大鹏满心的委屈和屈辱,想它堂堂金翅大鹏鸟,神鸟一族的后裔;居然被一个筑起后期的人类欺负了。

    不过,若非主人在里面,他才不会收敛,一定把李沉渊打的满地找牙。

    李沉舟笑了笑,“好,你遇到他就好好揍他;不过,动静不能太大,别让军区里的其他人知道你的存在。”

    “我明白的,主人放心。”大鹏连连点头,主人还是对它,比对李沉渊好。

    “嗯,你去空间里继续训练大鹏吧!我也回空间修炼,这段时间都没好好修炼过;修行不进则退,不能再偷懒了。”李沉舟话音落,捧着大鹏进入房间,闪身进了空间,把大鹏放在地上,“你去找白衡吧!没事不要来修炼室找我,记住了?”

    “记住了。”

    李沉舟满意地从原地进入修炼室,在修炼室中盘膝而坐,进入修炼状态。

    要尽快进入筑基四层才行,进入中期才能更进一步。

    李沉渊走出家属区时,脚步一顿,“成副师长,应副师长。”

    “军长!”成戴林和应国威上前,“我们在这里等候军长一起去军区,军区那地儿您不熟悉,我们可以给您带路。”

    “那就走吧!”李沉渊可有可无的点头,与他们一同走。

    对于军区熟悉不熟悉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有神识在,不熟悉也能在分分钟变得熟悉。

    进入军区的范围,他们的办公地是集中地,相当于是从第三军区里划分出来了一个高层区。

    “成副师长,应副师长,你们今儿怎么来迟了?这位是?”一名肩带两杠四星的大校出现在走廊尽头,笑容满面,气质儒雅,快步而来时,步伐之中带沉稳的气势。

    成戴林和应国威停下脚步。

    成戴林脸色微微一变,转瞬即逝,也扬起笑脸,“这位是军政委,谭国林;谭政委,这位是新来的军长。”

    “是李军长吧?上面的任令已经下来了,李军长你好,认识一下,我叫谭国林,以后会和您一起搭档。”谭国林儒雅含笑,颇有些文气,敬礼时也十分有范儿。

    李沉渊看在眼里,见对方眼神有些阴霾,回以一礼,“谭政委也好,我是李沉渊,新任c省军区第三军区军长,以后搭档合作愉快。”

    “李军长一看就是爽快人,以后合作愉快。”谭国林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几分。

    两人闲聊了一会儿,谭国林告辞离开。

    李沉渊随成戴林和应国威去到办公室,办公室内非常宽敞明亮,摆设一应俱全。

    “军长,以后这里就是您的办公场所,旁边是谭政委的办公室,你们的办公室离的很近。”成戴林道。

    李沉渊颔首,“你们这位谭政委是怎么回事?”

    “军长看出来了?”应国威遇上谭国林后就有点奄奄的,听到李沉渊的问话,一下子来了精神。

    “什么看出来了?”李沉渊不明就里。

    应国威一脸吃了翔的样子,“咱们这位谭政委变脸特别快,您以后小心着点吧!”

    成戴林皱眉接话,“谭政委这人心眼儿多,可能读书多的人都这样吧!有时候很喜欢挖坑给别人跳,而且对军区来新人一向是坑一个算一个。当初咱们军区的军长和他一起调来的,他把军长坑了不止一回;咱们那位老军长也是个宽容大度的,对谭政委这些算计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听军部这边的人说,老军长本来是不用上前线的,是这位在里面起了作用。”

    原来是这样。

    “我知道了,谢谢你们提醒了;成副师长,让你准备的军区人员名单准备出来了吗?”李沉渊一笔带过,直接跳到正事儿上。

    成戴林点头,“已经准备好,我这就回去给军长送过来。”

    “去吧!”

    成戴林和应国威出了办公室,一路走出军部。

    应国威有些幸灾乐祸的道:“咱们这位谭政委可要遭殃了,靠山靠不住了。话说,刚才你怎么不给军长提个醒儿?”

    “这些话少说,时候没到。”成戴林没好气的说道。

    “哦,那就等时候到了再说吧!这下咱们第三军有救了。”应国威面露兴奋之色。

    成戴林给他泼下一盆冷水,“别高兴得太早,军长刚开始接手军区,想要将第三军恢复平静,恐怕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得努力。”

    “那也是有希望了。”应国威一点没有被这盆冷声影响,“你不是也很看好军长吗?怎么在背后说泄气话?”

    “这不是泄气话,只是未雨绸缪。”

    应国威翻了个白眼儿,啧啧笑道:“什么未雨绸缪,你这是担心军长应付不来吧?放心放心,咱们以后多看着点下面的情况,及时汇报给军长就行了。”

    “嗯。”成戴林倒是没反驳他的话,他确实是担心新来的军长应付不来,这里的势力错综复杂,一个不小心就可能栽进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