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89-琉璃师失踪事件
    一秒记住【 www.81ZW.Cm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749弄丢了杨死,那么把人找回来的责任,也自然就落在了749的身上。

    被白薇指着鼻子一通教育之后,陈国生起誓发愿地保证一定动员749所有可动力量,尽快把杨死给找回来,白薇这才饶过了他。

    众所周知,白薇是出了名的刀子嘴豆腐心,嘴上虽把陈国生一通奚落,可随后还是紧张地问他需不需要帮助,想跟着一起去找杨死。没想到却被陈国生严词拒绝,理由是‘人是749弄丢的,自然应该749来找,如果连这种事都需要请外援的话,749未免也太没用了’。

    见陈国生一口一个保证,保证一定会把杨死给找回来,我们这才稍稍放心了一些,于是在医院里继续照顾起白龙来,然而直到当天傍晚,就再也没有收到陈国生传来的任何消息了。

    晚上七点来钟。医院饭点,虽然明知道现在的白龙根本就急得什么都吃不下去,但为表达‘妹妹的关爱’,白薇还是决定亲自去食堂为白龙打饭,聊表寸心。

    她身上虽然有伤,可倔脾气一上来我们根本劝不住,于是也就任由她去了,毕竟食堂就在医院院门口的地方,总共也就离着百十米的距离,不算远。

    但谁都没有想到的是,大概七点整出去打饭的白薇,一直到八点都还没回来,我有些坐不住了,就嘱咐在抢救室里打扑克的老四、杨雪和媪几个人替我好好看着白龙,我自己出去找找。

    出了医院往外一看。太阳早就下山了,对面的食堂灯火通明,排队打饭的人还真不少。

    我快步进了食堂,到处东张西望了一阵子,却仍找不到白薇的踪迹,不禁心里有些发憷,而找着找着,目光忽然就锁定在了食堂最深处角落里的一张桌子上,桌边没有人,但却扔着两个不锈钢饭盒,其中一个饭盒边缘上贴着一块橡皮膏,是白薇怕自己饭盒和别人的搞混,而故意做下的记号。

    一见饭盒,我赶紧跑过去查看,打开盖子就见两个饭盒里装着满登登的饭菜。唯独周围仍不见白薇的踪迹。

    明明饭菜都已经打好了,白薇人呢?

    想到这里,我心头咯噔一声,脑海中一片空白。

    也顾不上把饭盒带走,我急匆匆跑出食堂,一拐弯跑进一旁的小卖铺,超市柜台边坐着个正在烤着火炉听京剧的老大爷,看似平平无奇,但其实陈国生提过,这人是749安插在医院里工作的事务员,因为749所做的工作大多属于绝密行动,又经常会有人受伤入院,所以早就在医院各个阶层里都安插了人手,包括之前为白龙做手术的女大夫以及几个护士,也是其中之一。

    见我急匆匆冲进超市,那老大爷立刻坐起来笑问:“小帅哥,想买点啥?来看病人还是陪床?”

    “少他妈废话!”

    我白了他一眼,说道:“别装了,你还能不认得我是谁?快说,白薇呢?”

    “白薇小师傅?”

    老大爷没在打马虎眼,一脸茫然地问:“白薇小师傅怎么了?她没来过呀?”

    “白薇七点钟到食堂打饭,结果到现在还没回来,你这小卖铺就在食堂边上,你没见过她?”

    “没有,”对方摇了摇头,随后又道:“你先别着急,小师傅会不会是出去散心了?”

    “这不可能,”我答道:“都什么时候了,哥哥都在抢救室躺着呢,这种时候要是你,你还有心思散心吗?陈国生呢,把陈国生给我叫来!”

    一听这话,老大爷为难道:“我们老大现在没在医院,带人出去找杨死了,你先别急。要不我给你找别人问问。”

    说着话,他抄起柜台上的公用电话,拨通后没多久,就见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青年人走进了小卖铺里,进门脱下帽子,立刻朝柜台前的老大爷问道:“老李,这么着急叫我来,有什么事?”

    “你见着白薇小师傅没?”

    老大爷一问,那保安立刻摸着下巴沉思了起来,回想了一阵子之后。忽然一拍脑袋惊呼道:“我想起来了,大概七点来钟,我在门口巡逻时见小师傅急匆匆的跑了出去,后来好像到现在都没回来呢……”

    “白薇去了哪儿?”

    我赶忙一声惊问,那保安摇了摇头说:“不过老大特地吩咐过,一定要严格保护你们的人身安全,所以白薇小师傅离开医院时,我见有我们自己人跟了出去,至于去了哪里,这我可真就说不准了。他们都还没回来……”

    “要你们有什么用!”

    我气得骂了句脏话,扭头就往医院门口跑,心想着出去找找白薇,谁知道才刚刚跑出门口,就见几辆黑色奥迪200排成一列停在了医院门口前,车灯把门口前的空地照得亮如白昼,更照得我眼都快要睁不开了。

    我心里一阵暗骂,遮住车灯光往前一望,隐约就见陈国生从打头第一辆车上走了下来,随后后面几辆车也分别跟下了几个西装男来,一下车就急忙都聚向了最后一辆车的后座车门,很快又从最后一辆车里抬下了昏厥不醒的女孩儿来,女孩儿打扮光鲜,不像是749的人,不过从陈国生等人的脸色和紧张程度来看。无疑也是749的眼线或秘密行动人员。

    我正要上前询问是怎么回事,就见开小卖铺的老李和那年轻保安都跟了出来,走到我身旁时,那保安顿时一声惊呼:“就是这姑娘,她是老大安插在病人里的工作人员。白薇小师傅出去时就是她负责跟上的……”

    一听这话,我心头再度一惊,二话没说冲到车前,没等陈国生反应过来,我先一把攥住了他的衣领子,惊声问道:“陈国生,白薇呢?白薇出了什么事!”

    “小,小六子,你先别激动。”

    当时听陈国生说话有些紧张结巴,我一猜就是出了事。于是赶忙又逼问了起来,随后就听那被抬下车的女孩儿昏沉沉地开了口:“小师傅,小师傅被人,被人给掳走了……”

    “被谁给掳走了?”

    我再度惊问,那女孩儿摇了摇头。叹着气道:“具体我也说不清,那是大概七点十五分时,我正假扮成路人在医院门口巡逻,忽然就看见小师傅很着急似的从医院食堂里跑了出来,随后冲出门口跑到了马路上,老大交代过,如果你们有人离开医院,一定要第一时间跟上,以免你们出事,我就想也没想就跟了上去……”

    “那她去了哪儿?”

    “她离开医院没跑多远,就拐进了马路对面的一个小胡同里,我也跟了进去,当时天已经黑了,一阵东拐西拐之后我好不容易才又追上了小师傅的脚步,谁想余光里忽然扫见个人影从我旁边的墙下钻了出来,我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对方一记手刀给打晕了,倒下时我模模糊糊往前望了一眼,小师傅听到我的叫声也回过了头来,似乎是正盯着打晕我的那个人看。而且,脸上的神情非常惊慌一样……”

    “那之后呢?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我再度逼问,女孩儿却再度摇了摇头,表示之后的事情,自己就一无所知了。

    紧接着。陈国生一声长叹,接过了话茬,说道:“小六子,我们也是刚刚才得到的这一情况,就在大概十来分钟之前。我正带着人从县城外往医院返回,中途接到了她的电话求救,当时她也才刚刚苏醒过来,于是我们当即赶了过去,可惜的是当时胡同里就只有她一个人在,小师傅已经不见踪影了。除此之外,我们还在出事的胡同里发现了打斗的痕迹,想必是小师傅和对方发生过激烈的冲突……”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81ZW.C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