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4节 截殉是茫寒色正 女成妃登高履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b></b>

    手机同步 <b>ap..</b>

    第304节 截殉是茫寒色正 女成妃登高履危

    “何克!”王振拿皇妃名册,对站在孙皇后面前的皇妃,一位位地点名。更新最快┏.┛孙皇后在这天吃完早饭,按照皇帝意思,给皇妃们训话:一是统一皇妃的思想,不得违背先帝实施皇朝的仁政;二是搞好团结,维护皇室家族威严;三是维护皇帝的体质,使皇帝长命百岁;四是遵守皇妃本分,要母仪天下……。此些训话内容,孙皇后据皇帝朱瞻基意思总结的,王振秉笔一条条地写在了纸上,皇帝已阅定的。皇妃们来到孙皇后客厅聚会,王振让曹吉祥按个通知到皇妃。孙皇后坐在客厅主座,看一切准备好后,就让王振拿名册点名。

    “来了!”何克站第一排第一位,有气无力地说。

    “你们一律答‘到’!”王振环视下客厅,又看眼孙皇后,对皇妃们郑重地说。

    “赵影!”王振点。

    “到!”赵影说。

    “吴慧敏!”王振点。

    “到!”吴慧敏说。

    “焦淑琴!”王振点。

    “到!”焦淑琴说。

    “曹敬!”王振点。

    “我说王秉笔,你就别点了。就这几人,你一看就知道。”曹敬没应声,竟张个哇口,看眼孙皇后不高兴地说,逗得大家一起哄笑了。

    “曹皇妃!皇帝昨晚没去,确实有事,你不能怪我。”王振看眼孙皇后,也是一脸不悦地说。

    “谁说昨晚事?我说你不用点名。”曹敬又看眼孙皇后,有故意气王振口气地说。

    “点名是本宫让。你有意见,可在背后提,别影响大家。”孙皇后看故意挑刺的曹敬,环视眼皇妃们很郑重地说。

    “王秉笔继续,我们站着也累,皇后说完,咱好去休息!”何克看眼孙皇后,是替孙皇后且维护孙皇后意思地说。

    “是啊!王振快点吧!”皇妃们对曹敬不满的口气地说,王振很快点完名。

    “诸淑妃刚结婚来晚了点,点上名才来,以后多注意。咱没有事,就不聚会,本宫也知道,大家都很辛苦。皇妃们聚会,本宫受皇帝旨意召开。本宫有点懒,在当贵妃时,皇帝就让召开,本宫没召开过。下面就说说,本宫总结皇帝意思:一是统一皇妃思想,不得违背……据皇帝意,本宫总结的四点,有何不妥的,皇妃可提意见或建议。”孙皇后看着皇妃也想尽快地说完。王振、曹吉祥等太监站在一边,侍女们站在皇妃的身后。

    “皇后!皇妃们议论:侍女、公公们,不要听了。言语若有瑕疵,人们外传不好,有损皇妃的形象,也有失皇朝的颜面。”何克生了女儿叫永清公主,很是靠近孙皇后,冲孙皇后笑地说。

    “你说的有理,皇妃们有何异议?”孙皇后笑地问。

    “没有。”皇妃们说。

    “侍女、公公,到门外侯。王振留下记录,向皇帝禀报。”孙皇后说。

    “嗻!”侍女、太监应着,出去并带上了门。

    “妃妹们说吧。”孙皇后说。

    “小玉、答应,嫁给朱有炖周王爷,虽年龄差距较大,可是周王爷反人殉,受姑娘们地拥戴。皇妃不得违背仁政。仁宗提倡仁政,可人殉制非仁政,皇帝应截或废殉才对!”提出此意见,曹敬看向孙皇后地说。

    “曹敬说的,非常在理,皇朝应截或废殉。谁也不想死,想为父母,养老送终。”赵影也说。

    “是啊!我们同意二人观点。”大家齐声地说。

    “截殉是,茫寒色正!”何克看眼孙皇后笑地说。

    “释义: 指星光清冷色纯正。借以称颂人品行高洁正直。语出: 唐?刘禹锡《尚书礼部员外郎柳君集纪》:‘粲焉如繁星丽天,而芒寒色正。’”诸淑笑地解释。

    “请皇后把此意见,带给皇帝,皇朝应认真考虑!”何克说。

    “此问题说到此,王振记下,大家说其它!”孙皇后没法说,不让提此问题。但皇妃们在婚前,与孙皇后皆说过此事。妃们说不怕人殉,孙皇后才找皇帝和太后撮合。今天当了皇妃,提出此问题,孙皇后当然支持,就怕难达目的。孙皇后与皇妃或明或暗曾多次说此事,截殉大权不在皇帝手。太后以做噩梦为由,持截殉权,皇妃再说,也无济于事。孙皇后想着说。

    “皇后没听说,祁镇太子,非你所生,是移花接木?皇宫个别人,真缺德,竟瞎嚼舌头。结婚这长时间,我侍寝差事,轮不到,总有新妃娶进,新陈代谢啦!”焦淑琴对孙皇后是出于好心,裸露出郁闷和苦楚地说。

    “焦皇妃说,‘移花接木’事,不足为奇,非一天两天。祁镇在我肚里,就有议论,出生后到现在,不绝于耳。皇帝、太后耳闻了此事,下了定论,人多嘴杂。本宫那时是贵妃,身正影不斜,有气一咬牙,挺了过来。皇朝留有记录,你们也清楚……”孙皇后看眼王振,轻松笑说。

    “皇后说得对,再议无益。小奴可说?”看眼孙皇后,王振问。

    “你说!”孙皇后说。

    “皇帝房事管理,是明朝独特制度。皇后生太子祁镇,有人查有数遍,侯显存有记录,与太子出生时间吻合……”王振很郑重说,于是说起房事管理:敬事房隶属内务府,其最重要职责乃是管房事,所谓“专司皇帝睡觉事者也”。 皇帝与后、妃房事,归敬事房太监管理、记录。帝与后行房,敬事房总管太监,记下年月日时,以备日后怀孕时核对验证。皇帝与妃嫔行房,程序复杂点,晚餐完毕,总管太监奉上个大银盘,里面盛绿牌,牌写妃姓名。皇帝若没**,便说声 “去”,有意思,则拈出块牌翻过来。牌背面朝上再放进盘。总管记住此牌,后将牌交给手下太监,太监负责背妃,进寝宫并一直送到龙床。皇帝届时睡觉则先上床,将被盖到踝关节处,脚露在外。太监先已在妃房中,将其脱精光,随即裹大披风背到寝宫,再扯去披风将妃放床上。妃则从露在外“龙爪”,匍匐钻进皇帝大被,然后“与帝睡觉。太监退出房外,和总管守候窗外敬候事毕。为防皇帝出意外,时间稍长一些,总管就得在外高唱:“是时候了。”皇帝若兴致高,装聋作哑,太监则再喊一次。“如是者三”,皇帝就不能再拖延,而得“止乎礼”,招呼太监进房。太监进去后,妃必须面对皇帝,倒着爬出被子。君臣朝堂相见,臣子退下是不能转背而行,拿脊梁骨对皇帝,而往后挪步叫“却行”。“臣妾”更不能拿光脊梁对皇帝,所以只能倒爬下床。再次用披风裹着,太监背到门外。总管随后进来问:“留不留?”皇帝说留。主事拿出小本记上,皇帝幸某妃,与某年某月某日某时。皇帝若说不留。总管就出来找准妃子腰股之间某处穴位,微微揉之“则龙精尽流出矣”。避孕倘不成功,就得补做人流手术,本子上没记录的房事,做也是白做。王振说着此些事,皇妃们没人言语,实际也都知道和实践过。

    “皇后!妹听说,宫中侍寝。在唐开元年间,骰是一种赌具,在宫中,称作‘媒人’。皇帝不耐烦,择妃侍寝而费神,让嫔妃们,掷骰定待寝者。李隆基‘蝶幸’法,亦类似于此。嫔妃在头上,插满鲜花,皇帝捉来蝴蝶,蝶飞停在谁的头上,谁得侍幸寝。另外,嫔妃掷金钱,以赌嫔妃,是‘投钱赌寝’法……”嫔妃们侍寝皇帝,吴慧敏无奈,想着几种方法地说。

    “吴慧敏,说又有何用?我还听说,婚外恋呢,宋代……”打断吴慧敏的话,何克无奈说起宋代的事,李宸妃是侍候章献太后的小宫女,宋真宗有一次,偶尔经过时想要洗手。李宸妃赶紧抓此机会,巴结地端起盥洗器具前去服待。皇上见她肤色润美,就与她聊了起来,她趁机对宋真宗说: “昨晚梦见一个羽衣之士,光着脚从天而降,对我说:‘给你生个儿。’”真宗正为没儿子犯愁,听李宸妃话后,挺高兴地说:“我来成全你。”李宸妃因此而得幸,隔年就生了皇子。

    “你说的此例,妹倒没听说!”何克说的例子,吴慧敏大概没明白是啥意地说。

    “何妹说的例子,本宫听说过。”孙皇后一听何克的话,觉得很有道理,皇帝与谁睡觉,用皇妃掷骰子等的方法?皇帝一高兴时,有可能这样去做,时间一长,约束就得作废。皇妃们一套的做法,皇帝是不会总听的。宫女也会很巧妙地,向皇帝自荐自己。何克说出此例,暗示皇帝与吴音秦的事,吴音秦也生一儿叫朱祁钰,一直瞒着皇宫的人。朱祁钰的出生,只有孙皇后等极个别人才知道,吴慧敏及其她皇妃,绝对不知道。孙皇后想着此事说。

    “皇妃如此多,朱瞻基皇帝还再娶。妃生不出孩,到时就陪葬,枉做了一生的女人!”徐顺看眼诸淑,是同性相斥,有恨诸淑的目光,与袁丽小声地嘀咕。

    “女成妃,登高履危!”袁丽看向孙皇后苦楚说。

    “何意?”诸淑问。

    “释义:比喻诚惶诚恐。语出《淮南子?原道训》:‘登高临下,无失所秉,履危行险,无忘玄伏,能存之此,其德不亏。’”何克看眼诸淑说。

    “也叫登高去梯:攀登到高处后把梯拿掉,已无退路。语出《孙子﹒九地》:‘帅与之期,如登高而去其梯。’”袁丽说。

    “是啊!”何克附和。

    “咱结婚没几天已守空房,就等陪葬?”诸淑看着孙皇后无奈地说。

    “妃妹们说陪葬话,皇后不要禀报皇帝,妃会受责罚!”何克环视眼皇妃妹,有关爱意地说。

    “好!王振不要记录!”老皇妃有气新结婚皇妃,怪新皇妃不应再嫁皇帝。新皇妃与皇帝结婚没几天,守空房生出无法遏制的难耐!皇妃们议论中都有种怨气,随人殉制不被截或废的时间地推移,和孙皇后未当皇后前想起人殉制,进而在心就产生出登到高处被拿掉梯的此种忐忑不安地惶恐!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靓女截殉录》,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