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7章 皇叔,真叫人寒心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267章 皇叔,真叫人寒心

    “我……不是……那个……”心头的怯意上了眉眼,鱼乐看着面无表情的谢容安,着急开口解释,可开了口,却有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来来回回的吐出了几个字,都连贯不起任何意思来。

    “鱼乐,过来。”谢之欢的声音响起,犹如平静的湖面上落下石子。

    彼时,夫子家的小媳妇听着自家夫子的声音,顿时犹如见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慌乱的面色中多出了喜色。

    谢容安的眉头不可见的皱起。

    “夫子……”转身回眸,快步的走到了谢之欢的身边,鱼乐抬头瞧着自家夫子,低声唤道。

    嘴角一勾,谢之欢看着鱼乐,和煦一笑,而后眉眼低垂,伸手从她的手中接过了红薯粥,目光仔细的瞧着她那被烫红的手掌心,心头便是一疼,他的大手细细的抚慰着红红的小手,下意识低声问道:“疼吗?”

    “不、不疼的。”手掌间密密麻麻的痒意如白羽拂过心尖般,叫人平白心慌得厉害;鱼乐的眼神飘忽了起来,不敢多瞧自家夫子一眼。

    彼时,谢之欢的眉眼不经意一抬,面上厉色一闪而过。

    突如其来的杀意,如疾风,扫面而过,惊得方才说话的婢女腿脚一软,直接跪地,面色刹那苍白,身子控制不住的颤抖。

    “我们回屋去。”下一刻,谢之欢瞧着自家小媳妇低声道,而后身子一侧,挡住了那跪地的婢女,不叫鱼乐瞧见了。

    一心护短的夫子,可是见不得自家小媳妇明白无故的为他人烦忧的。

    “嗯。”乖巧的应了一声,鱼乐偎在谢之欢的身侧,小心翼翼地走向了屋内;忽而想到了什么,小媳妇看着自家夫子,指了指他手中的红薯粥道:“这红薯粥……”

    “无妨,鱼乐吃了便是。”鱼乐一开口,谢之欢便知道她要说什么了,当即便打断了她的话,直截了当道。

    “可是……”闻言,鱼乐一怔而后又想说什么。

    “她不饿。”说得果断利落,谢之欢看着鱼乐,不带丝毫的迟疑。

    鱼乐:“……”

    两人言语间,便已经走到了屋内的桌边。

    屋内,谢之欢端着那碗红薯粥,一口一口,不紧不慢的喂着自家的小媳妇;一开始鱼乐尚且没有反应过来,只瞧着自家夫子喂过来的一口粥,便张口吃了去,可吃了几口之后,恍然大悟,这粥她原是要给外面那人吃的。

    “夫子,这是要给外面那姑娘吃的。”瞧着自己夫子喂过来一勺粥,鱼乐身子下意识的后退,飞快道。

    手停在了空中,谢之欢手一转,直接将那一勺粥吃入腹中,而后开口道:“如今这粥是我们两人吃过的,鱼乐可是还想给他人吃了?”

    “那……那便不要了吧……”眼睛睁得大大的,鱼乐听着谢之欢的话,好半天才反应了过来道。

    小媳妇想啊,一则这是自己和夫子吃过的东西,给人吃了不大好;二则,这是她和他吃过的,别人怎么可以来继续吃。

    一碗同食,那是亲密的人才可以做的;她和夫子是夫妻,自然是可以的;可那姑娘不可以!

    一碗粥,几乎全部都到了鱼乐的肚子中,谢之欢看着空了的碗,忍不住微微一笑。

    这投食的快乐,叫谢家夫子满意得很。

    “鱼乐若是无事去照看咱们家的瓜果蔬菜也好,或是同后院的牲畜玩闹也罢,只一点,那外面的人,莫要理会便是了。”瞧着外面的时辰,谢之欢叮嘱着自己的小媳妇道。

    “嗯。”闻声,鱼乐虽是不明白其中缘由,却也是乖乖巧巧的答应了。

    ……

    外头,从头到尾一直在旁边瞧着的小孩儿们,不曾错过了刚才的任何;他们看到他们的夫子就只瞧了那个刚才说话不善的人一眼,她便被吓得腿软了。

    一时,龙虎沟的孩儿们不约而同的想着,能做文章的夫子只看了那人一眼,就叫那人胆战心惊的软了腿,这……就是读书的力量吧!

    至于谢容安,她听不清谢之欢和鱼乐说什么,可是瞧着他们依偎在一起的模样,喉头犹如哽咽了一个馒头般,堵得慌。

    当真是……堵得叫她的心都被什么压住了一样。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他可是东越的摄政王,是她的皇叔,是高高在上的人,怎么就可以对一个贫贱如尘埃的山野妇人如此……

    明明她才是他应该关心问候的人,明明应该是她站在他的身侧,同他低声耳语的!那个贱人,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蝼蚁……

    啪——

    微不可闻的断甲声,如锐利的剪子划破上好的丝绸锦帛,回荡在谢容安的脑海心头。

    屋门外,谢之欢站得从容沉稳,目光望着简陋的学堂棚子,从容不迫的走了去。

    书声,风声,交杂在了一起,叫沉寂的四周多了生气。

    白昼暑日,在这日过的格外漫长;树间的蝉鸣一声高过一声,听得人的心头都生起了几丝浮躁之气来。

    “皇叔究竟要如此下去到几时!”好一副疾言厉色的模样,谢容安怒色匆匆的走到了谢之欢的面前,开口便道;甚至于还将他手中的书册夺走了去,一把扔在了地上;“东越朝势不稳,局势动荡,皇兄一人之力势单力薄,苦不堪言;不说东越国内有权臣作乱,便是西边苍霖虎视眈眈,南境扶云就足以令东越上下惶恐不安。皇叔如今这般作态,弃之不顾是要置东越于何地?皇叔,你到底意欲何为?若是东越一朝国败,皇叔以为你还能如现在这般闲云野鹤不成?”

    四周刹那寂静。

    谢容安身后的一众人纷纷低眉垂首,悬着一颗心,紧张得厉害;而学堂上的一众孩儿们亦是纷纷收住了声音,眼睛直看着谢家夫子和那生气的人。

    “皇叔,对上你对不起东越列祖列宗,对下你对不起东越百姓,你当真叫容安寒心!”又是一句话落下,谢容安直视着谢之欢的眼眸,当瞬红了眼睛,眨眼的工夫,眼泪珠子就好似夏日突如其来的雨般,滴答落下,而后快速隐入衣裳袖口,黄土尘埃中。

    而后一个抬眼的工夫,谢容安的面上不曾有半分泪意,端得是十足十的公主架势,一派皇家威严的姿态,而刚才的一幕就仿佛是一个错觉。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