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九章 初阵(上)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神狸斥候出现的毫无征兆,又像是早有准备打了一场伏击。www.sthuojia.com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围绕着天水塞战场控制权的战斗发生多次,包括墨门武者在内,都被神狸斥候

    伏击过。在以往神狸与墨门的战斗里也发生过这种事,其原因还是出在那些巫师身上。他们所修炼的巫术千奇百怪,有一些能够帮助人隐匿行踪,即便是经验丰富的老兵也很难发

    现。也有一些神秘巫术可以让巫师能够在可视范围之外就发现墨门踪迹,方便己方斥候做出应对。不过这些巫术对于法力有着很强的要求,法力范围也有限,无法作用在大军身上。即便是那些查探踪迹的法术,作用范围也不算远,并不能取代斥候。最后还得是彼此用斥候寻找对方踪迹,再用士兵较量。墨门也有一些应对巫术的办法,彼此交手并不吃亏。天水塞的斥候交锋确实有些反常,神狸巫师的巫术似乎得到了增强,变得比过去

    更难缠,之前传说神狸巫师凋零,可是这种表现却和传说相违背。之前受损最严重的还是无定斥候,墨门也吃过亏,但总是能扳回局面或是全身而退,这次不知怎么居然落在杨陌等菜鸟头上。作为老兵的陈七第一个就倒下,陈九顾不上

    看兄长,而是挥舞长刀格挡乱箭,同时向三个少年叫道:“小心!”三个少年的反应却是超出陈九预料,他们做见习到现在只有杨陌经历过真正战阵,吕皓、顾晴两人只是随军做日常事务,对于这种伏击完全没有准备。眼看陈七落马乱箭袭来,两人都有些慌乱。但是他们的身体却比大脑更快反应,几乎是下意识地举起绑在手臂上的小盾牌遮蔽要害,同时挥舞长刀格挡雕翎,论起速度竟然不在老兵陈九之

    下。

    这就是墨门严格训练的成果。固然采取了海纳百川的制度,但是云中只有一座城池,出产也极为有限,养不起太多人口。云中的人口数量比不上神狸更比不上南曜,然而就是一座孤城和有限的百姓,却能和神狸、南曜平起平坐,墨门矩子可与国君平等论交。矩子一人武功再高也无法做到这些,墨门最大的凭仗还是这些弟子门人。人数上不去,就只能走精兵路线。每

    一名墨门武者拿到其他势力的军队里,都能从军官做起,整个墨门武者团体就可以看作是军官预备役。由于墨门总是承担危险任务,除去用兵、指挥等学问外,武艺也是不可缺少的一环。无定军或是神策军可以允许儒将存在,不擅长打斗未必不能当好兵,但是对墨门武者

    来说武艺不好就是硬伤,其他技能固然重要,好武艺却是基础,没有这个其他一切都是虚无。平日里的摔打煎熬,乃至不近人情的操练,为的就是战场上保全性命。在云中城的时候由于大家都是接受一样训练,拆招对象除了伙伴就是教官,大家都感觉不出自己武功有多厉害。甚至有些人会认为自己很弱,和人交手从没赢过。只有到了战场上,与真正的外人交手时才会发现自己并非弱者。不算那些正式武者,就是这些初出茅庐的

    牛犊,也已经有了足够坚固的角,可以向猛虎发起挑战。

    这队伏击者人数在二十名左右,带兵的队长名叫桑布,正是草原上有名的“射雕儿”。把陈七射落马下的一箭,就是出自他手。神狸的生存环境恶劣,人们既需要与天争命,也要和各种野兽厮杀。这些常年长在马背上的神狸汉子能用的工具不多,主要是靠身体和弓箭和虎豹豺狼搏斗,保护自己的

    财富乃至性命。在这个过程中很多人会死去,活下来的往往就成为远胜常人的好手。而比起虎豹来,鹰、凖等猛禽的威胁更大。尤其神狸草原上偶尔有巨大的金雕出现。这种猛禽的体型巨大,远在普通的禽鸟之上,可以带着百十斤重的猎物高空翱翔不受影响。对于神狸人来说,这些金雕就是最大的噩梦。它们会弄倒帐篷捉走羊羔,有时

    也会杀死牛马乃至人类,包括神狸人的婴儿及半大孩子,也是这些猛禽的猎物。如果哪个小部落能诞生射雕儿,就是这个部落最大的福音。这些射雕儿胆魄、武艺都必须极为出色,在一对一的搏斗中可以和巨雕颉颃不落下风,趁着金雕俯冲刹那放箭

    射杀孽畜。金雕性情凶悍,如果一箭不能致命,会遭到它们更疯狂的攻击,因此射雕儿不能有半点差错抬手就要命中。很多部落为了抬身价增强凝聚力,会把部落里的好射手都算成射雕儿,其中难免鱼目混珠,但是桑布这个称号则是货真价实丝毫没有掺假。他一共射杀过三只金雕,妻子

    用金雕的羽毛为他编制了头环。在部落里这顶头环就是身份的象征,即便是族长对他都要退让三分。但是当桑布的部落归附于神狸旗下之后,他的好日子就到头了。他的上司对他并不重视,因为桑布过于桀骜,干脆把他派到斥候队做炮灰。对此桑布心中不满,又不敢有

    怨言,只能期望靠自己的本事获得认可,把失去的尊严和礼遇夺回来。除了金雕羽头环外,他希望再有一挂南曜人指骨做成的项链,靠这个证明自己的本事。

    这段时间他收获了十七根左手尾指,今天显然又有入账。神狸人不耐烦结阵,也不懂所谓骑兵阵型之类的玩意,更别说斥候都是弓马健儿,谁也不喜欢屈尊合作。眼看一箭射倒对手,他发一声喊,带头杀出,身后的部下边冲边

    放箭,却被陈九等人挡下,再没发挥作用。

    废物!

    桑布心里暗自鄙夷,这帮人部下实在太没用了,箭射的太急躁,看上去吓人遇到真正的行家就没有意义。桑布虽然出身于小部落,但是这个部落里曾经有个手段高明的巫师。事实上如果不是这名巫师死于无定原,桑布所在部落的地位会比现在高得多。那名巫师与桑布素来交

    好,当年在他前往拜见哈梵之前,已经预感到凶多吉少,特意把几样法器赠给好友桑布。

    能够在若干次斥候交锋中活下来,这些法器发挥作用不小。今天这场伏击,也是和这些法器有关。那名巫师有一枚人骨法珠,一旦佩戴者可能遭遇强敌,法珠就会发热示警。其本意是让佩戴者远离,可是桑布性情刚强,非但不跑,反倒是动用了其他几件法器隐匿行迹,打了墨门一个伏击。法珠示警,证明来人非同等闲,而且从装束看,敌手可能就是最为难缠的墨门子弟。手下这帮饭桶还是把对手当成那些穿铁甲的饭桶,活该拿不到

    战功。

    他控弦拉弓,却未急着发射,而是在等个足够合适的时机。也就在此时,墨门的反击开始了。杨陌等人挡下第一轮弓箭后,飞速下马,以马匹为遮护,随后各个摘弓,又从撒袋里抽出箭矢插在自己面前的泥土中,竟然是摆出列阵死战的架势。那些神狸士兵发出阵

    阵狂笑声,嘲笑着对手不自量力。区区几个人遇到二十多人,居然不想着逃跑,还敢下马步战简直是找死。有人高喊道:“有个女人!年轻的女娃娃,不要杀她……”他虽然说得是神狸话,但是云中与神狸作对多年,彼此的语言都能听懂,这话瞒不了人。顾晴柳眉倒竖银牙紧咬,却并没急着发射。这是她第一次真正临阵,心情难免紧

    张,呼吸不如平时稳当,手臂也轻轻颤抖,无法保证命中。而这一箭必须射中目标,否则敌人只会更猖狂。乱箭持续不断,吕皓用长戟帮助友人拨打雕翎,几个人虽然是第一次正式在战场合作,但是配合极为默契。顾晴相信吕皓,就像相信杨陌与陈九一样。她从未担心会被敌

    人射中,只怕自己不能一击必杀,弱了墨门士气。杨陌并未摘嘲风弩,而是将“揽月”解下托在手中,从面前抽出一支透甲锥,认扣填弦将弓拉满,眼睛紧盯着那名叫嚣的神狸骑兵,口内轻声道:“顾晴姐姐,这个混帐交给

    我,你对付其他人。”

    “阿陌……”

    “晴姐放心,这个人我能应付。看招!”那名神狸骑兵虽然扯开喉咙叫嚷,以各种污言秽语攻击,但是人很是精明始终处于弓箭有效射程外。他也是打老了仗的兵油子,知道弓箭大概能射多远,这个距离绝对安

    全,即便是墨门的弩弓力道强,自己也足以招架。

    桑布也将手里的弓拉满,对准了杨陌。他有种预感,这个少年才是对自己威胁最大的一个,放倒他就安全了。就在这时,杨陌忽然一声大喝:“中!”弓弦松动,破甲锥电射而出直奔那名神狸骑兵面门,与此同时桑布也松开了弓弦,利箭划破长空飞出。吕皓挥舞着长戟遮蔽杨陌身

    躯,那名神狸骑兵也想要用一个蹬底藏身躲开这一击。但是,他们都失败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