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3章 雪天(二合一)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小雪那一夜,霁月如水,玉京内外一片澄澈。www.travelfj.com

    然而,将至天明时,天边忽地云气翻涌,不久后,竟下起了雪。

    雪不大,细细的似是盐沫子,一忽尔疾、一忽尔缓,微风过处,扬扬洒洒,好像东风吹乱的柳絮。

    未至午错时分,那皇城的琉璃瓦上,便覆了一层白霜。

    徐玠搓着脸步出仁寿宫,两个腮帮子还在隐隐作痛。

    老太太手劲儿还真不小。

    心里嘟囔了一句,徐玠略微觉出几分不自在。

    论年纪他能叫太后娘娘一声老妹儿,可如今,太后娘娘却对他一脸慈祥,还使劲儿捏他的脸,说他“得人意儿”。

    徐玠就有点不大高兴。

    就算他如今还嫩着,怎么着也满十五了,又非五岁,太后娘娘怎么还拿逗小孩儿那套待他呢?

    也或者,她老人家膝下空虚了太久,已经不太记得怎么哄小孩子了罢。

    徐玠放下手,停步四顾。

    雪已暂歇,菲薄的阳光从云层里透下几缕,浅淡的金色,照上身,并不觉着暖。

    “五爷可冷不冷?要不要老奴替您拿件衣裳披着?”李进忠殷勤问道。

    徐玠忙摆手笑:“我不冷,李公公可别这么客气,我可当不起。”

    论理他该称对方一声“爷爷”,这是年老位尊的太监应得的敬称,便是东平郡王在此,亦当如此称呼。

    只是,徐玠自己个也快八十了,李进忠怕还未满六十呢,不客气地说,他没叫对方一声“小友”,就算是敬重了。

    爷爷?

    他才是爷爷。

    徐玠半边嘴角勾着,十足纨绔样儿。

    李进忠倒也没太在意,面上的笑容颇为亲厚。

    最近东平郡王风头正劲,徐五爷更是时不常地便被陛下叫进宫说话,父子两个简在帝心,太后娘娘都知道给陛下做脸,何况他们这些奴才?

    “外头冷,李公公也别送了,这道儿我认得,我自己走就是。”徐玠此时说道。

    太后娘娘特命大总管李进忠相送,委实给足了颜面,他也不能太厚颜无耻,该推的还是得推。

    虽然照本意说来,有李进忠在场最好,他接下来要做的事,也总要有个过得去的见证人,才好往下进行。

    不过,还是那句话,礼数不可缺。

    见他如此客气,李进忠笑得越发软和,只说奉太后娘娘之命,必要相送。

    徐玠便也没再坚持,笑道:“那就有劳李公公了。”

    “好说,好说。”李进忠躬腰说道,复又在前引路。

    “这雪倒是没下起来,天也不算太冷。”徐玠负手随在他身后,悠闲地说道。

    李进忠便陪笑:“五爷要是想瞧雪景儿,等下大雪的时候再来,那时候的皇城可好看了。”

    徐玠也不过引个话题罢了,闻言便嘻笑起来:“这话可是李公公亲口说的,到时候我死乞百赖地来了,李公公可不能不理我。”

    “这哪儿能呢?老奴高兴还来不及呢。”李进忠笑得眼睛都没了,停了一会儿,又道:

    “说起来,五爷今儿怕是受累了。几位殿下如今正忙着年考,并不大往太后娘娘跟前儿来,娘娘便把表姑娘叫进来说话解闷儿,只表姑娘太安静懂事了些,娘娘想要个热闹竟是不成。所幸五爷来了,老奴瞧着,太后娘娘很爱听五爷的故事,表姑娘虽不吱声,想也是爱听的。”

    团团热闹的一席话,却令徐玠怔了一息。

    不过,他很快便仰天打了个哈哈,道:“这是太后娘娘赏脸,我也就耍个嘴皮儿罢了。”

    笑容不减,拢在袖中的手捏成了拳头。

    未料今日仁寿宫之行,竟还有这一层意思。

    李进忠所说的表姑娘,乃是李太后堂姐家的外孙女儿,名叫孙月娇。

    这位堂姐是李太后仅余的娘家亲眷了,全家皆在邻县务农,两下里倒也偶有往来,因最近三位公主忙于功课,李太后一时闲来无事,便将孙月娇召进宫小住,也算聊解寂寞。

    今日徐玠进宫,也是李太后“想找个小孩子家说话热闹热闹”。

    然而,果真如此么?

    还是说,他想多了?

    徐玠一脸地若无其事,左右顾视,似是在欣赏皇城雪景,眼尾余光却观察着李进忠的反应。

    李进忠躬腰低头,瞧来极是谦恭。

    或许……有点过于谦恭了。

    徐玠移开了视线。

    不管是否多心,先把路堵死了总不会错,他徐玠此生断不会再由人摆布,自己的事,总要自己做主。

    再者说,他的抱负与志向,亦绝不允许他与外戚有任何勾连,否则,遗患无穷。

    徐玠的神情阴冷下去。

    因低着头,李进忠倒没发现,仍旧乐呵呵地接起前言:“五爷这话就太谦了,依老奴看,那些大学士讲的学问也不过如此,五爷的故事却不只有趣儿,还含着好些为人处事的道理,表姑娘……”

    “嘎!”一个短促的、如同公鸡被人踩了脖子的古怪声音打断了他。

    他唬了一跳,忙回头,却见徐玠不知何时停下脚步,两个眼睛反插了上去,眼眶子里只剩两丸大眼白,嘴歪着、手拧着、腿抖着,身子哆嗦着,就跟抽风也似,站在那里摇摇欲坠。

    “哟!五爷您您您……这是怎么了!”李进忠吓坏了,岔着声儿就叫两个跟班儿的小太监:“快!快!快扶着五爷。”

    话音落地,那两个小监脚都还没抬起,忽听徐玠“嘎”又嚎了一嗓子,随后,“噗噜”一下,两个黑眼珠子便滚落回了原处。

    再然后,伸伸胳膊、展展腿儿,叉腰在原地转了个圈儿,又“嘿哈!哦嗬!”大喝了两声,这位徐五爷,他好了。

    李进忠简直看得脑子都不会转了。

    这到底是徐玠抽风,还是他抽风?

    怎么一转眼这人就没事了呢?

    方才分明一副马上要厥过去的样子,这厢话音才落地,这位爷便成了没事人。

    他活了几十年,就没见过抽风能抽成这样儿的。

    正自疑惑不解,却见徐玠俊颜冷肃,一扫方才的惫懒,庄容揖礼:“李公公,借一步说话。”

    李进忠呆望着他,还是有点儿没反应过来。

    徐玠见状,踏前两步,微弯了腰凑去他耳边,以很低的声音说了四个字:“天人感应。”

    李进忠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是天人感应啊,他就说么,怎么好端端地这人就抽抽起来了,却原来是这么个因由。

    说起来,徐玠擅卜卦之事,他倒是听太后娘娘说过。此事知道的人并不多,除帝后夫妇外,也就东平郡王并太后娘娘知晓,便连郡王妃朱氏只怕亦不知情。

    一念及此,李进忠倒也不敢轻忽,忙命两个小太监先去前头路口望风,复又压着嗓子问:“五爷这是感应到了什么?”

    “现下还不好说,容我卜一卦。”徐玠面色沉凝,探手入怀掏摸片刻,抽出手来时,不知怎么袖口一晃,“啪嗒”一声,将一样事物带了出来。

    金灿灿的器物,落于遍地白霜之上,极为抢眼。

    徐玠慌忙俯身拾起,动作不可谓不快,可李进忠却还是一眼瞧见,那是一枚很精致的金钗。

    他神情一滞。

    徐玠拾起花钗,偷摸瞧他一眼,似是也知瞒不过他去,僵立片刻,面上便露出一个干笑来,将钗子向他眼前晃了晃,不大自然地道:“呃,那什么……这个……其实吧,我要说这是我捡来的,公公信不信?”

    “老奴信。”李进忠眼也不眨。

    我信你个鬼啊。

    你个小鬼头坏地很。

    李进忠嘴角动了动,面上的笑容很是古怪。

    徐玠早便暗自憋着一口气,此时双颊便有些发红,虽不甚明显,但李进忠何等心细,自是瞧见了,于是面上的笑越发地假。

    呵,男人。

    果然这一个个的就没个好东西。

    他斜着眼睛瞟着徐玠,似笑而又非笑。

    徐玠于是更加“尴尬”,抓了抓后脑勺,飞快将钗子收了起来,又强行解释了一句:“那什么……我这儿正叫人找失主呢,等找着了就把东西还给人家,到底这东西值俩钱,公公说是吧?”

    话至末尾,面上的笑竟带着几分讨好。

    李进忠这回连话也不说了,只点了点头,神情间有着若有若无的冷淡。

    徐玠心底一松。

    完事儿了,接下来才是正题。

    “还是先卜卦吧。”他道,摊开手掌,掌中躺着三枚古钱。

    嗯,变成三枚了。

    前几日他与几个朋友去阳山搂兔子,在清虚观借了个地方烤兔肉吃,一个姓章的小道士告诉他说,两个钱是卜不出数来的,得三枚铜钱才成。

    必须三枚。

    徐玠于是知道,他亲爹果真是个草包。

    他自己当然也没好到哪儿去。

    所幸他从不曾当着陛下的面卜卦,否则就真要闹出笑话来了。

    改日定要再去一趟清虚观,向那小章道士好生道个谢。

    心下如此想着,徐玠抛起铜钱,任由其落地,见是两正一反,便先蹙眉作沉思状,复又闭起双眸,胡乱掐动着手指。

    李进忠亦抛开心思,专注地看着他。

    数息之后,徐玠便张开了眼睛,少年俊美的脸上添了一抹难色,抬眸往四处看了看,忽举袖一指向西北方向,问道:“李公公,那是何处?”

    李进忠顺势望去,面色陡然一变。

    徐玠指的,竟是乾清宫与坤宁宫的方向!

    哟,这是卜到帝后夫妇头上去了?

    “怎么了?那个方向有什么事儿?”他反问道,并未直接回答徐玠。

    徐玠拧着眉头道:“那地方儿有血光。”

    李进忠怔了怔,旋即倒吸了一口冷气。

    我的个天爷爷,这还真是帝后夫妇要出大事啊,这可耽搁不得,得马上禀报过去。

    “不过么……”徐玠忽然又开了口,神情微带迟疑。

    李进忠被他这一声拉回神,喉头下意识地吞咽了一下,心也吊到了嗓子眼儿,生恐听见什么不好的消息。

    “不过这血光极弱,此人命格亦不显,应劫者乃是普通宫人,而非皇城诸位贵人。”徐玠用一种大喘气的口吻接下了余言。

    李进忠险些没被他闪个跟头。

    就这么会儿功夫,他这心忽悠着上去下来的,都快吓死了。

    这人也真是,非把一句话掐成两截,吓人玩儿呢么?

    “李公公见谅,卦虽卜出来了,也要观天时地气才能准确。”似是猜出他所思,徐玠适时说道,两手背在身后,很有几分得道高人的风采。

    李进忠倒也未多想,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犹自不放心,又问:“就只有这些么?能细说说不?”

    就这么笼统一说,他回话都不好回。

    徐玠沉吟片刻,说道:“据我看来,这血光中还掺着一丝极淡的紫气,推断此人该当是陛下身边的人,比如近身服侍的小太监、小宫女之流,再一个么……”

    他拉长了声音,面色越发凝重,数息后,方才续道:“……再一个,这人的身上尚有两分气运,却是与那紫气融为一体的,也就是说,此人若得不死,于陛下乃至于陛下身边的人皆只好不坏。只是,此卦有变,且变数极大,这人的生死……很不好说哇。”

    徐玠眉头紧蹙,面色冷峻,那种不容人置疑的语气,有种说不出地威严。

    李进忠一时为他气势所夺,不由自主便躬下了腰,心下却暗自盘算开了。

    徐五爷的卦准不准,他一个奴才,自不敢胡乱评断,只这话说到了陛下身上,且还与陛下运道相关,却是须得立刻禀明太后娘娘了。

    “这样吧,等一时还请李公公带我去个有笔墨之处,我细细具一条陈,劳公公交予太后娘娘过目,至于该如何处置,太后娘娘想是自有主张。”徐玠一脸诚恳地道。

    少年面容昳丽,朗然洁净,似是方才的威严并不存在,此刻瞧来,正是翩翩清贵士、浊世佳公子。

    李进忠觉出强烈的怪异之感,一时竟未答言。

    说起来,这徐五年如今也才十五吧,怎么完全不像个毛头小子?有时候李进忠会觉着,徐玠的某些神情、语气与动作,像极了那些老而不死的滑头老贼。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