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0章 宁谦出了车祸
    

    胡涂怔了下,眼角的余光,在看到那只手的手背上有道浅浅的疤痕时,她低下头,脸倏地滚烫起来。

    吸了吸气,却不敢抬起头看宁谦的脸。

    如此,甚好!

    原先因为拥挤想终点站快点到,此时此刻,她却想,若是时间,能就此静止,该多好。

    可地球从不会因为某个人的私心,而停止转动。

    时间,亦然。

    到站,下车,腰间的手松开。

    再转车时,人明显少了许多,还有空位,胡涂忍不住地失落了一番。

    辗转到学校时,正好用了一个小时。

    饶是昨天通过5d的方式,走过一遍t大,真实再见时,还是让她惊叹了几分。

    这,岂止是大,光围墙都一眼望不上头。

    难怪宁谦昨天要用那样的方式让她先感受一遍了。

    想起网上那句,“在t大,同一个校区,却谈了一场异地恋。”

    当时,她还以为只是调侃,原来,绝非虚言。

    “学校很大,刚开始不熟悉不要到处乱跑。”

    说着,宁谦便率先往前走,胡涂跟在后面。

    因为署假,进出的人并不多,俩人的出现,便显得格外惹眼。

    不对,是宁谦的出现。

    看那路过的女生,无不回头看俩眼,有几个胆大的,甚至原地交谈了起来。

    胡涂皱眉,有些不悦。

    进了校区。

    胡涂才真算是开了眼界。

    “小叔,你选择这里读书,是不是因为它大啊?”她问了句废话。

    宁谦看了她一眼,却并没有嘲笑她,而是一本正经的回复道:“it专业,是他们的特长。”

    说话间,他长臂指了指右上方,“你的教学楼,是在那个最高的那幢,刚开始找不地方时,往那走,就不会错。”

    胡涂顺着他的手指看了看,点头,“哦,我不会走,我就和小叔你视频,小叔你教我。”

    她仰头,看着他,笑得极是灿烂。

    宁谦移过视线,“嗯”了声。

    接着,一上午,宁谦带她去了宿舍,食堂,教学楼,图书馆,计算机大楼,平常她会去的地方,他都带着她走了遍。

    胡涂跟在他身侧,每每他嘱咐她记住这个那个标志时,她就在心里默练一次,小叔真好。

    逛到中午十一点多,俩人从操场出来,胡涂坐在路边的长椅上,仰头看着天,再看身后的林荫小道,“小叔,你在大学时,有谈过恋爱吗?”

    宁谦单手插裤兜,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沉了沉脸,“别把心思用在乱七八遭的事上,四年的时间转瞬即逝。”

    说完,转身,看着远方。

    胡涂在他背后做了个鬼脸,却还是不敢顶嘴。

    下午宁谦有事要去公司,她想继续再逛逛,便留了下来。

    “四点半,我叫人来接你。”

    “小叔,我可以自己打车过去的。”

    宁谦没理会她,从口袋里拿出了个钱包,抽了几张现金递给她,“钱拿点手上。”

    没想到,他要给自己钱,胡涂有些受宠若惊,“我有,小叔,我有带钱。”

    她边说,边从包里拿了出来,给宁谦看。

    宁谦这才收了回去,点头,“别乱跑,时间差不多了,就回到校门口。”

    叮嘱一番,他才离开。

    只是,胡涂没想到,这一离开,差点阴阳两隔。

    宁谦走后,就突然开始下大雨,瓢泼大雨,无奈哪儿都逛不了,胡涂只好绕着长廊,去了趟宁谦之前所在的专业,停留在他可能曾经滞留过的地方,想着,他们也能有这样的缘份,嘴角上扬。

    因为每个地方耗费的时间多,又下雨,左躲右转的,以至于,一个下午,她就走了两个地方。

    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快四点半了,便找人问了大门口的方向,走了回去。

    可站在门口的公交站牌处,她等了许久,都未见有人来。

    想着宁谦是不是忙忘了,便准备给他打个电话,说自己打车过去找他就行。

    电话接通,却一直没人接听。

    她以为,他大概是太忙了,便收了手机,继续等。

    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电话打了一个,两个,三个……直到关机。

    由刚开始的红唇嘟起,有些委屈他的失信,到后面的心神不安……

    拦了辆出租车,“你好,师傅,麻烦去下c区opm.”

    她的声音抖的不像话。

    这一刻,她不想相信第六感,因为,总感觉很不好。

    司机回头看了她一眼,没多话,发动引擎离开。

    正在下班高峰期,一路堵得厉害。

    胡涂握着手机的手,捏得指尖泛青白。

    她可以打听到伊利的电话,可她固执地不想打听,也不敢打听。

    “小姑娘,这前面高架上,下午出了车祸,我们只能走下面,可能要绕点路。”

    司机说完话,半天没得到回应,转过头来,就发现胡涂一脸惨白。

    车祸?

    车祸?她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想到是宁谦……

    胡涂拿了100元递给司机,就推门下车了。

    她站在路边,终是颤抖着手,电话打到了宁家。

    接电话的是家里的佣人。

    “喂,哪位?”

    胡涂稳了稳心神,“徐阿姨,我是涂涂,爷爷在家吗?”

    徐阿姨先是怔了下,接着声音就有了哭腔,“涂涂啊,你爷爷不在家,你小叔出车祸了,他赶去a市了,你找他什么事,回来再说,啊!”

    最不愿接受的事,还是成了真。

    胡涂辗转赶到医院时,已是晚上快十点了。

    她从宁殇那,得来的地址。

    见她过来,宁父眉头皱紧,“你怎么来了?这么晚了,一个女孩子多不安全?”

    胡涂看着父亲身后一大片的神色凝重的人影,“爸,小叔怎么样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