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93章:寒少这话,估计是在暗示我了
    陈家这场酒会办得挺大的。齐默看向顾瑾寒,开口道。

    顾瑾寒嘴角勾起一丝戏谑的笑,优雅的晃着手里的酒杯,看来陈坤明对他这个小儿子很满意,不然也不会如此大费周章。

    齐默顿了一下,笑道:想不到陈泰康城府还挺深的,不显山不露水的就取代了自己亲大哥的位置。

    顾瑾寒瞟了一眼不远处正在和其他人打招呼的陈泰康,似笑非笑道:陈家的水,不浅。

    齐默了然的点了点头。

    他想了想,又看向顾瑾寒,开口道:我听说,陈家这场酒会,还邀请了温颢尘。

    嗯。顾瑾寒抿了一口红酒,视线在宴会厅里扫视了一圈,并没有看见温颢尘的身影。

    听他们提到W,叶幽幽也看了看周围,到现在也没来,应该是不会来了吧?

    他会来的。W的语气很肯定。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就看见牧南枫走进了宴会厅,径直朝他们走来。

    叶幽幽挑了一下眉,牧南枫也来了?

    牧南枫随手拿了一杯红酒,走过来,朝齐默点了点头,这才看向顾瑾寒,都安排好了。

    顾瑾寒嘴角勾起一丝邪魅的笑,满意的点点头。

    叶幽幽好奇的看着顾瑾寒,你们在安排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吗?

    顾瑾寒轻笑了一声,握住叶幽幽的手,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叶幽幽哦了一声,既然顾瑾寒这么说,她也没有多问。

    有人过来敬酒,顾瑾寒不冷不热的回应着,叶幽幽觉得无聊,和渝北在一边的沙发上坐下来聊天。

    我和三哥商量着,下个月准备回江市去。渝北对叶幽幽道。

    回去养胎吗?叶幽幽问道。

    渝北点头,嗯,江市夏天气温比帝都好低一些,适合避暑,我爸妈也希望我回去,他们放心一些,而且,要开始筹备我和三哥的婚礼了。

    那挺好的,婚礼具体时间定了吗?

    渝北摇头,还没,听我妈说好日子都在八月和十月,不过十月太久了,那个时候我肚子肯定都大了,不方便,估计会定在八月份,具体时间还没定。

    现在到八月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婚礼筹备什么的,应该来得及,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

    有啊。渝北抱住叶幽幽的胳膊,笑道:我想要心心和子衿做我们婚礼上的小花童,可以吗?

    叶幽幽笑了起来,当然可以,心心可一直盼着呢,我回去就和他们说。

    太好了。

    两人聊着聊着,叶幽幽突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咦?任钰凝也来了。

    渝北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点了点头,是啊,和天禾集团的总裁夏泫天一起来的。

    刚才她和齐默还一起过去打了招呼的。

    叶幽幽想起上次和顾瑾寒在餐厅偶遇任钰凝的事情,笑道:我上次和顾瑾寒吃饭,也遇见任钰凝和天禾集团的总裁在一起,你说,他们是不是真的在一起了?

    渝北拖着下巴,想了想,这个……我只知道夏泫天在追任钰凝,但是他们在没在一起这就不清楚了,前两天微博上不是曝出他们在一起的传闻吗?看任钰凝也没否认,我觉得很有可能是真的。

    这时,夏泫天正好和任钰凝朝顾瑾寒走去。

    同在商场混,顾瑾寒这几年很少出席酒会,但是就算是出席了,也很少有人有机会能和他说上几句话,今天正好有机会,再加上任钰凝又认识顾瑾寒,于是夏泫天就和她一起走过去打招呼。

    裴影站在顾瑾寒身后,看着任钰凝亲昵的挽着夏泫天的手臂,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寒少,久仰。夏泫天举着酒杯,敬顾瑾寒。

    顾瑾寒点了点头,和他碰了一下酒杯,又看向他身边的任钰凝,听齐默说,你准备息影一段时间?

    任钰凝看了眼顾瑾寒身边的齐默,开玩笑道:寒少原来怎么关心我呀,小心幽幽吃醋。

    顾瑾寒抿了一口红酒,没说话。

    任钰凝笑道:这几年我基本上都没怎么休息过,太累了,准备出国去休息一段时间,养精蓄锐,也再丰富一下自己。

    裴影微微一愣,盯着任钰凝,她准备出国?

    什么时候回来?

    顾瑾寒淡淡的笑了笑,看了眼她身边的夏泫天,我还以为你是准备出国结婚呢。

    任钰凝捂着嘴笑了起来,落落大方,呵呵,寒少,您竟然也会开我的玩笑,放心,我要是结婚的话,一定会通知你的,当然,你人来不来不重要,礼送到就可以了。

    寒少这话,估计是在暗示我了。夏泫天看着身边的任钰凝,笑道。

    任钰凝无奈,精致的脸上娇笑,你可别对号入坐。

    裴影看着任钰凝和夏泫天的互动,只觉得刺眼,心像是被人狠狠的打了一拳,难受。

    任钰凝全程都没有去看顾瑾寒身后的裴勇,连余光都没有落在他身上,就好像他们从来不认识一样。

    应酬了一圈,顾瑾寒也没有什么兴致,走到叶幽幽的身边,坐了下来。

    渝北和齐默还要去和一些商场上的朋友打招呼,于是就先走了。

    叶幽幽把空了的红酒杯放在桌上,对裴影道:裴影,帮我再拿一杯酒。

    裴影:……

    裴影的视线落在和不远处的任钰凝身上,没有听见叶幽幽的话。

    见裴影站着不动,叶幽幽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嘴角勾起一丝了然的笑。

    裴影?叶幽幽又叫了一声。

    裴影还是没动。

    顾瑾寒微微皱了皱眉,正准备出声,牧南枫就先一步站起来拍了拍裴影的肩膀,揶揄道: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裴影这才反应过来,一脸尴尬的看着牧南枫。

    牧南枫看着他,朝叶幽幽和顾瑾寒扬了扬下巴。

    裴影赶紧看向叶幽幽和顾瑾寒,低头认错,抱歉,我走神了。

    难得看见一向正经如此的裴影出错,叶幽幽憋着笑,摆了摆手,没事,没事,裴影,帮我拿杯酒。

    是。裴影连忙去一边放酒的桌台上拿酒。

    叶幽幽笑着看向顾瑾寒和牧南枫,刚才裴影眼睛都直了,肯定对任钰凝有意思!

    牧南枫笑了笑,正准备说什么,宴会厅那扇厚重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