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1章 拦路要命
    陈开元被噼里啪啦的巴掌扇傻了,脑子里一片空白,足足过了好几分钟,他才缓过劲来连连后退几步,正个五官全部扭曲成一块。

    锦文不过是集团的安保经理,竟然敢打他,是发疯了还是不想干了?

    “锦文,你他妈的是不是不想干了,敢打老子,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滚蛋。”陈开元瞪着锦文怒吼起来。

    锦文冷笑起来,陈开元区区一个行政部副总算的了什么,在钟山的面前不过是一个渣渣,在钟山的面前表现好,才是正确的选择。

    这么一想,锦文又抬起右脚,直接朝陈开元的下腹踹过去。

    既然要表现,那力量自然不能小。

    砰!!

    陈开元被踹到角落,弓着身子整个脸一片惨白,冷汗一层层的冒了出来。

    陈开元指着锦文身子不停的颤抖,愣是憋不出一句话。

    这一幕让所以彪型大汉愣住了,也包括李克明。

    他们都是集团的保安,而陈开元却是行政部的副总,打了他,就等于砸了自己的饭碗了。

    而场中只有钟山在冷笑。

    “明天将他办公室清理出去,集团不养这些蛀虫,你亲自监督。”钟山淡淡说完直接带着李景离开了。

    对于陈开元父子,他压根提不起半点兴趣。

    “是钟总,您慢走。”锦文弯着腰,目送钟山离开,直到大门关上后,他才松了一口气。

    “没想到在这里遇到的是集团的首席执行总裁,还好及时赶到,不然就闯大祸了。”

    锦文转过头时,衣服已经被冷汗打湿了。

    “王八蛋什么意思,以为你是谁啊,还清理我,你他妈的有什么资格。”陈开元对着紧闭的大门嘶吼。

    吼完后,目光转向锦文:“王八蛋你完蛋了,明天你必须滚蛋,还有你们一个都别想跑。”

    一听这话,这些保安脸色顿时大变起来。

    唐氏集团的工资待遇可是非常的高的,如果没有了这一份工作,对他们来说损失巨大。

    而锦文却是一脸不屑,慢吞吞的摸出一根香烟点着,抽了几口才咧起嘴:“陈开元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明天你得卷铺盖了,还有什么资格让我们滚蛋。”

    “哈哈哈,这是我听过最好听的笑话了,在唐氏集团除了董事长,和行政总裁,还没有人能够将我开掉,刚才那机会有什么资格,我看你是傻了,听信一个穷屌丝的话。”

    这时候李克明缓缓走过来:“爸,他是集团的首席执行总裁,职位比行政总裁还高。”

    噗!!!

    正在狞笑的陈开元脸色一僵,一口老血喷射出来。

    “小畜生,你跟我说他就是一个穷屌丝。”陈开元一脸怒意,脸色狰狞。

    “我不这样说你会带人过来吗?”李克明一脸委屈。

    “该死,老子若是被炒掉,明天回来我打断你的狗腿。”陈开元厉吼一声,急急忙忙走了出去,打算追上钟山道歉。

    但是这个时候,聚德楼哪还有钟山的影子。

    包间内七八名保安听到这话后,脸色煞白,他们刚才差点出手,打了集团的首席总裁,想道这里浑身已经被冷汗打湿。

    “你们以后办事小心点,这次还好我及时赶到,不然的话你们都完蛋,回去吧,明天赶陈开元的时候出手狠一些。”

    锦文说完,直接离开,其他保安立刻跟上去。

    钟山再回工地的路上给唐峰打去电话,简单的跟唐峰说了一下这边的事情。

    唐峰没有丝毫犹豫,马上点头答应开掉这几人。

    两人聊完,钟山刚挂电话,李景就踩下个急刹车。

    在前面有一辆车拦住了去路,五个中年壮汉拿着钢管,冷冷的盯着钟山和李景,那目光就像被眼镜蛇盯着一般,阴冷无比。

    “哪位是钟山?”为首的大汉走了过来,笑眯眯的问道。

    “我是,你拦下我的车想要干嘛,抢劫?”钟山仍然是一脸淡定,因为身后还跟着十几名安保成员。

    “打劫?”为首的壮汉立即冷笑起来。

    “有人出钱买你的命,你是自己动手呢,还是让我们帮你,事先告诉你,我们出手你会很痛苦的,我建议你还是自己动手。”

    “你还听自信的,但是往往过于自信的人,事情都办不成功,想要我的命你们区区五个人恐怕办不到。”

    “是吗,那就试试,动手。”为首的壮汉脸色一冷,立刻下达命令。

    身后的四名汉子立刻围住钟山,脸上扬起不怀好意的狞笑。

    “兄弟们,都出来吧。”李景直接按下通话器。

    这话落下,后面立即有五辆吉普越野车冲了过来,十几名汉子下来,手里拿着电棍,将这名壮汉和他的手下全部围了。

    这壮实的汉子脸色惊变,他派人跟踪了楚云,确定是两个人后才在这里埋伏的。

    现在一下冲出来这么多汉子,而且一个个气息狂暴,他们顿时懵逼了。

    “钟山你他妈的好阴险。”壮实的汉子忍不住骂咧起来。

    “兄弟们动手,给他们留下一口气。”钟山淡淡开口,身后的安保成员一拥而上。

    砰砰砰.....

    十几分钟后,无名壮汉全部叠在一起不停的抽搐,有些嘴里还在不停的吐白沫。

    “说,你叫什么名字,谁指使你们干的?”李景揪住了壮汉的头发,冷冰冰的问道。

    “我叫孟阳,是杨观山出的钱叫我们出手。

    钟山闻言目光顿时变得冷冽起来。

    “杨观山,这王八蛋又开始兴风作浪了,看样子给的教训还不够,李景你将他们带回工地,我找人办点事情。”

    李景点点头,立刻招呼兄弟们将孟阳几人捆绑起来扔进车里,然后朝工地的方向扬长而去。

    钟山点着跟香烟,抽了几口,随即拨出个电话,和对方聊了几句,嘴角的冷笑扬了起来,挂了电话然后开车回去睡觉。

    第二天,李德刚马上将杨观山约出来,商谈项目的事情。

    两人约定在聚德楼的一个包间,刚坐下,包间里就走进来一个不速之客。

    “钟山。”杨观山脸色马上阴冷起来,目光投向李德刚:“李德刚,你什么意思,这王八蛋怎么会在这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