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90章 【10月8日】就会在皇上面前卖乖
    “回皇上的话,奴才为皇上鞠躬尽瘁都是应该的,在奴才心中,只要大清好,皇上和娘娘好,就比什么都好。”五格憨憨地道。

    此话一出,大臣们不明白五格话里真正的奥妙。

    他们瞧着若音和四爷和睦恩爱的样子,哪里知道他们的帝后闹了生分啊。

    一个个的,只觉得五格一点都不贪恋功名利禄。

    另外,他们还认为五格和皇后娘娘兄妹感情好。

    否则这么好的邀功现场,居然什么都不要,只一心想着娘娘好。

    当然,还有一些和五格共事的大臣,见不得五格这般模样。

    因为在他们面前,五格可不是这样的铁憨憨,而是个精明狡诈的人。

    哼,就会在皇上面前卖乖。

    此刻,只若音和四爷,听明白五格话里的意思。

    若音知道,五格晓得四爷和她闹了生分,他放弃了邀功的机会,暗戳戳的表明只要她好就行,想四爷好好待她。

    就跟那日在官府驿站喝早粥时,他说过的那样。

    他说,她要是有难处,尽管跟他说,他在军营里立了功,皇上说了要嘉奖他的。

    傻四哥,在战场上刀光剑影,视死如归,理应换来更高的官职,他却只要她过的好就行。

    这个没“出息”的四哥!

    龙椅上的四爷,自然也知道五格话里的意思。

    他低骂一声,“你个没出息的。”

    不过,四爷是个赏罚分明的人。

    五格是什么都不要,但他不能真的不赏赐。

    很快,他笑容一收,朝五格严肃地道:“此次你立了大功,朕便封你为奉恩镇国公,外加太保,另与胤祥、允禩、马齐共任总理事务,再赏白银万两!”

    除此之外,苏培盛又念了一堆物质上的赏赐。

    “谢皇上隆恩。”五格打千道。

    一时间,大臣们羡慕地看着五格。

    还有那么一些人,嫉妒地看着他。

    心说皇后和五格不愧都是乌拉那拉家培养出来的兄妹。

    一个是前朝位高权重的大臣。

    一个是后宫掌管中宫的皇后。

    在皇上要赏赐的时候,好听话全让他们给说了。

    还一副无欲无求,什么都不想要,免死金牌在手都无所谓的样子。

    拜托,那可是免死金牌,要是落到他们手上,整个人都要飘飘然了好吗?!

    结果呢,这两兄妹还不是什么赏赐和爵位都得到了。

    皇后倒也罢了,他们嫉妒不上。

    可五格和他们是同僚,那奉恩镇国公可是一等公爵啊。

    太保是正一品文官。

    五格原来的镇国将军,又是一品武官。

    现在又担任总理事物。

    还有那么多物质上的赏赐。

    这乌拉那拉家,可谓是出尽了风头!

    然而,就算他们羡慕嫉妒恨,却也是敢想不敢言。

    接下来,离京半年多,又失忆了的四爷,问了大臣们一些政事,便于了解。

    至于他失忆这件事,在大清已经是众所周知的秘密了。

    上次他败给准部,大家对此多有意见。

    可再怎么有意见,他也是大清的皇帝。

    更别说现在他带兵亲征,打败了准部,大获全胜。

    还把大清别的政事处理得井井有条,大家也就欣然接受了四爷失忆这一条事实。

    反正只要大清好,皇上失忆不失忆,与他们无关。

    半个多时辰后,四爷威严地道了声:“有事禀奏,无事退朝。”

    偌大的太和殿,安静了好一会。

    见没人再禀奏,四爷率先从帝王通道离开了。

    若音便带着奴才,出了太和殿。

    下了台阶,奴才们已经把凤辇停在那了。

    若音便乘着凤辇回永寿宫。

    一路上,那些宫女们看见她,纷纷行礼。

    宫女们的手里,不是后宫妃嫔们从内务府做的新衣裳。

    就是新研的胭脂水粉。

    以及新打造的华丽首饰。

    一是因为快要过年了,大家都要置办新的行头。

    二么,自然是因为四爷半年多没在紫禁城。

    她们得好好捯饬捯饬,开始一波争宠了。

    虽说她们之前不得宠,可是皇上失忆,没准性情大变,变得开始喜欢她们了呢。

    于是,后宫妃嫔又开始充满了希望。

    一个个都翘首企盼,期待着四爷回京后翻的第一个牌子会是谁。

    若音通过宫女们手中的东西,一眼就看穿了后宫妃嫔们的心思。

    她收回眼神,靠在凤辇上。

    不一会儿,她看到了那座熟悉的宫殿,永寿宫。

    并且,她看到了大阿哥和二阿哥站在雪地里等她。

    他们的周围,是永寿宫的奴才。

    还有在这期间代替若音打理后宫琐事,还照顾着五阿哥的谢嬷嬷。

    待凤辇在永寿宫前停下后,若音是迫不及待地下了凤辇。

    “皇额娘万福金安!”

    “都起吧都起吧。”若音松开半梅的手,一手扶起一个阿哥。

    “谢皇额娘。”两个阿哥在看到若音瘦了许多后,眼里有一闪而过的难过。

    倒是若音,自打见到两个阿哥,嘴角就一直上扬着。

    眼角眉梢也带着笑意。

    大阿哥还是那么的稳重。

    倒是二阿哥,身上还有雪沫呢。

    若音抬手,替二阿哥弹去肩膀上的雪,笑道:“外头冷,进屋说吧。”

    然后,她领着两个阿哥进了堂间。

    半年不见,永寿宫还是老样子。

    里面的摆设,还是她喜欢的。

    若音才在堂间坐下,谢嬷嬷就把五阿哥抱了过来。

    五阿哥两岁多了,进屋就喊了“大哥、二哥”。

    紧接着,他盯着许久不见的若音看了好一会。

    就在若音以为他要不认得她时,五阿哥却张开双臂,奶声奶气地喊了声:“皇额娘。”

    谢嬷嬷笑着把五阿哥递到若音怀里。

    五阿哥一到若音怀里,就昂着脖子盯着她看。

    若音低头,眉眼弯弯地回看着他。

    结果没几秒,他就害羞地躲到了她的臂弯里。

    “皇额娘,不管皇阿玛变成什么样,儿子和弟弟们都不会变的。”大阿哥冷不丁说了这么一句话。

    二阿哥跟着附和。“对,儿子最近一点都不贪玩了,就跟着大哥学东西,往后还要跟哥哥弟弟一起孝敬您。”

    前阵子,皇额娘在圆明园养病。

    他们想去探望,皇阿玛的人却不让。

    要是她们之间没有问题,是不会不让他们去探望的。

    因为皇阿玛会知道,皇额娘最疼他们兄弟几个了。

    只要他们去了,皇额娘一定会好起来的。

    还有,皇额娘去圆明园养病后没多久。

    后宫就多了个村医耿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