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圣者番外——龙裔(英格威与埃戴尔那的故事)(26)
    赤牙看到了自己。

    但也不是自己,因为镜子里面的半兽人与其说是“人”,倒不如说是畸形的龙,虽然他还用两只脚站立着,但他头颅已经被拉长,他的嘴变成了不满獠牙的长吻,而他的膜翼比现在还要宽阔,几乎覆盖了整个镜面,漆黑的鳞片取代了灰褐色的皮肤,他像是一个身披甲胄的怪物,他甚至没有穿着靴子,因为他的脚也变成了有着尖利指甲的爪子。要让英格威来说,赤牙在镜子里的样子几乎能够与之前他们还是两只小羊时的公爵相比,精灵沉默地看了一眼镜子里的金色眼睛——一种混浊的金色,让人想起杂质太多的黄金,这像是一种残酷的证明,预示着赤牙本身血统的不纯正。

    但对赤牙来说,这就足够他高兴的了,他谨慎地打量着自己:“这是精灵的镜子?”

    “我不确定。”英格威说:“我没有看到过相似的记载。”

    “但你说这是真实之镜。”

    “只能说镜子上确实是这么些的。”希尔薇抱着双臂,她的话显然比英格威更有说服力,至少赤牙不再面露怀疑,他再次看向镜子里的自己:“那么它会是一种预兆吗?这会是我之后的样子吗?”

    “也许。”希尔薇说:“埃贝?”

    埃贝看上去有点不愿意,他犹豫着走到赤牙的身边,这时候赤牙在镜子里也恢复成了原先的样子,很明显,这面镜子拒绝同时为两个人阐明前路——赤牙更不情愿地走来了,他一离开,在镜子里的埃贝就发生了变化——他依然身着金边的白衣,青春俊美,但就在这时候,他抬起头来,向着镜子外的人微微一笑,这个笑容充满了邪恶的意味,而埃贝并没有笑——他生气地向镜子投掷出自己的锤子,锤子击中了镜面,但就像是一泓净水一般,它只是起了一层轻微的涟漪,锤子跌落在地上,涟漪也慢慢地回复了平静,在镜子里的“埃贝”露出了更大的笑容,简直就像是在讥讽他的原身。

    英格威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也许是饰品,也许是那个笑容,又或是从白色的衣袍泄露出来的东西,但还没等他弄明白,埃贝就从镜子面前退开了,之后暂时没人上去,游侠阿索罗插着两只手,有意耸了耸肩,“我们非得都照照镜子吗?我觉得应该没这个必要。”他说着,就向这个房间的另外两扇门(分别通往左右两侧)走去,但他无法打开他们,他又走向他们来时的通道,结果也是一样。

    “看来确实如此。”希尔薇说。

    游侠迟疑了很久,才终于走到镜子前,镜子......有那么一瞬间,镜子就像是坏了,因为它没能照出阿索罗,只照出了一个扭曲的灰色影子,阿索罗的面色不断地改变着,最终落在了一个难看的表情上:“我有阴影生物的血统。”他不甘心地说,但从他的语气上看,他不是因为自己的血统而感到羞愧或是别的,而是被迫暴露了自己的秘密,这让英格威蹙眉,埃贝与赤牙在镜子里的影像虽然有些奇怪,但至少还是他们自己,但阿索罗......显然又是另一回事,精灵感到了一阵轻微的歉疚,他并不怎么想要知道同伴的秘密,既然他们已经是同伴了,那么他们就应该能够保留属于自己的一些秘密,就像是希尔薇。

    英格威不再等待,他走到镜子前,阿索罗立刻让开,镜子里倒映出了英格威的影像,“哦,你老了。”希尔薇兴致勃勃地说。

    她的话可真是有些过分,但对于英格威来说,他在镜子里,不像是老了,正确的说法应该是——成长了,镜子里的他完全已经是个成年的精灵,浓眉之下是一双因为满怀睿智与冷静而愈发显得冰冷的蓝眼,他望向镜子之外的自己,双唇翕动,仿佛要说些什么,但还没等到英格威辨认出来,希尔薇就突然插入他与镜子之间,镜子里的画面一下子就变了,英格威无声地摇了摇头,从镜子面前让开,镜子前只留下了希尔薇。

    之后的变化大概没人能够想到。

    镜子里是一只巨龙,银龙,这可比赤牙更令人意外。

    是的,谁都知道希尔薇也是龙裔,而在法崙,银龙的后裔无疑是最多的,但无论龙裔如何做,他们最多也只能达到赤牙在镜子里的那种程度,也就是说,一只畸形的龙,但在镜子里的确实是一只完完整整的银龙,没有一点丑陋的地方,它是那样的美,鳞片就如同在月光下的湖水那样闪亮波动,双翼会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起银箔和冰雪,它的利爪也如同水晶与玉石雕琢而成的,它的眼睛也是金色的,但比起赤牙的那种混驳的金色,它如同晨光一般璀璨明亮。

    “很可惜,”在在场的每个人都为了这样的美而倾倒的时候,希尔薇突然发出了讥讽的低沉笑声,她伸出手,按住了镜面,就像是能够碰触到镜子里的巨龙:“这不是我,”她轻声说:“我永远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她的声音里充满了狠毒与疯狂,以至于竟然没有人,哪怕是英格威或是埃贝,去试探她的真意。门打开了,他们走了出去,希尔薇的话让他们心事重重,哪怕在之后的房间里,每一卷卷轴,每一份记载,每一个紧闭的匣子都能够让几个小格之前的他们欣喜若狂,他们心不在焉,不断地回想着他们在镜子里的影像,这究竟是什么呢,是一个预言,还是他们内心的祈望?但从埃贝以及希尔薇的态度来看,他们并不想要这样的将来。

    只是有些时候,就连他们自己也未必能够知道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

    ————————

    他们一连穿过了很多个房间,多到他们自己都无法计数,一开始他们因为镜子的事情而兴味索然,到了中途的时候,一些无比珍贵的物品还是让阿索罗和赤牙高兴了起来,还有埃贝,他找到了一个用于改变容貌的药剂制作方法,然后一直盯着英格威看,英格威都有些担心了起来——他可不愿意成为埃贝的蓝本。阿索罗与赤牙犹豫的是若是拿走这里的东西会不会让看护这里的大巫妖(如果有,而且很有可能有)发怒,但最后他们还是无法抵制这样的诱惑——那些魔法物品,一件能够抵御能量辐射的斗篷,一根施加了永恒活化术,几乎可以说是有智慧的绳索,一颗用于传送的宝石,一柄无坚不摧的匕首......一瓶龙血,兽人之神卡乌奢的徽章,一只巨大的,矮人用精金打造的**......他们不知不觉地拿了很多,装满了自己的袋子,后来埃贝也忍不住拿了一些珍贵的材料。

    只有英格威与希尔薇一直双手空空,他们像是什么都不需要,什么都不在乎,若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希尔薇的神色愈发险恶,而英格威的神情愈发严肃。

    他们在踏入最后一个房间就猜到了会要面对什么。

    大巫妖。

    大巫妖,正如巫妖所说,是由精灵或是其他善良阵营的智慧生物转化而成的巫妖,不过迄今为止,即便在传说中,能够转化成大巫妖的仍然只有精灵,因为在转化完成后,冲入他们体内的不是负能量而是正能量,所以他们的躯体依然会被摧毁,也只有精灵坚定纯洁的灵魂能够承受得起那样的考验——虽然没有亲眼看到过,但在精灵们的口耳相传中,正能量会焚烧转化者的灵魂与躯体,而就和邪恶的巫妖那样,他们在通过测定后,留下的也只有他们的骨骸。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看上去就像是被白色的火焰包围,最后留下的骨骸也会散发着如同赤日一般的灼目光芒。

    这种强烈的光芒充满了这个如同殿堂一般的地方,只有一个大巫妖正在等候着他们,但也已经足够了——赤牙与阿索罗几乎无法踏入其中,埃贝也必须闭上眼睛,只有希尔薇与英格威能够勉强抵御,或者说,依然受到眷顾的英格威握住了希尔薇的手,才能保证希尔薇不受影响。

    “欢迎!”那个大巫妖说道,他的声音响亮至极,如同洪钟,他在转化之前或许也只是一个精灵,但在转化之后,正能量从他的骨骸中满溢出来,让他看起来简直就如同巨龙一般高大,他只穿着一件简单的褐色长袍,但行动的时候,一如星辰般的光芒就像是披挂在他身上的羽翼那样流泻在地上,“我的族人。”他亲切而又温柔地看向了英格威。

    虽然从兜帽里露出的还是一个头骨,却根本无法让人生出畏惧之心——因为你几乎能够看得出他正在微笑,哪怕对一颗头骨来说这并不容易。

    “希望我们没有打搅你。”英格威说。

    大巫妖发出了一声短促的轻笑:“怎么可能,诸位,你们来到这里,就已经打搅到我了,但我非常欢迎这样的打搅,或者说,我喜欢这个,我已经在这里等候了几千年,但始终没能等到我期待的那个人,年轻的精灵,你是第一个来到万维林的族人。”

    “之前难道没有过吗?”英格威问。

    “没有,”大巫妖直率地回答说:“我以为我很快就能找到接替者,事实上这段时间比我想象的还要久。”

    接替者,这个名词可有点令人生畏,希尔薇不动声色地问道:“但除了您,还有什么人能够接替您的工作呢?”

    “这不是吗?”大巫妖探出指尖,点了点英格威。

    英格威头也不回地随手一按,就把希尔薇握着长刀的手按了回去:“但我还很年轻,”他也同样真诚地说道:“我第一次游历就来到了这里,我想您也不会是方成年就担负起这个重任的吧?”

    “当然不是。”大巫妖说:“我想我要比你年长得多。”他说,然后举起一只手,精灵们的指节要比人类多一节,还有,他们的年龄也会在骨节上留下痕迹,他在转化前确实已经度过了一段漫长的岁月:“不,我并不是要你留在这里,”他说:“我只是要你带走万维林。”

    “带走?”阿索罗情不自禁地喊到:“它居然还能被带走吗?”

    “为什么不能?”大巫妖反问道:“你们以为它一开始就是被建造在地下的吗?”

    “精灵!”埃贝摇着头感叹道。

    “这可真是一个大惊喜。”希尔薇说。

    ——————

    “我总觉得像是在做梦。”阿索罗说。

    除了经过冰封甬道时那段艰难可怕的时候,大巫妖的认可他们简直可以说是轻而易举地得到了,虽然大巫妖告诉他们说,如果只有他们,之后确实还会有很多考验,而且他们也无法获得万维林,他们只会得到一个任务,那就是带着一个精灵来到这里,让他把万维林交出去——大巫妖听说了精灵们已经撤离这片大陆的时候并不惊讶,毕竟万维**移到这里正是因为精灵们厌倦了与巨龙,魔鬼与神祗的战争,而他们的神祗生命之神安格瑞斯也已经为他们打开了自己的神国,他们并不眷恋这个混乱的地方。

    对于阿索罗,埃贝以及赤牙拿走的东西,大巫妖也不在意,因为对他来说,这里的管理者已经变成了英格威,只要英格威认为可以,他们尽可以拿走这些在外界或许会直接引发一场战争的东西。

    还有巫妖需要的材料,他们也找到了。

    只是他们还不能立即离开,因为英格威必须带走万维林,而带走万维林的法术必须让他亲自学习——从一封卷轴上,这样的规定让人感到古怪,但为了万维林,这样的古怪要求只能说是不值一提,只是这个法术艰涩的让希尔薇和英格威都感到吃力——上面甚至不是精灵或是他们通晓的任**字,法术对它也没有用处,据大巫妖说,这张卷轴的历史可能要追溯到秩序与混乱形成的时候。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