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一章 驯兽师
    田小胖窝在黑瞎子屯,并不知道,在今年的省城音乐会上,因为他还掀起了一股小小的风浪。

    起因是由音乐学院的秦教授向组委会递交了一份申请,想要组委会邀请一位民间音乐奇人登台。这个提议,当然被否了。要知道,组委会一直试图推进音乐会国际化,要是外国的知名乐团或者演奏家前来,当然举手欢迎,甚至出场费还不少。

    可惜的是,办了很多届,世界上那些真正的音乐大师,却嫌弃你这个音乐会不够档次,根本不陪你玩。

    今年好不容易重金请来一位米国年青的钢琴家,虽然现在远远达不到大师的境界,但是未来可期;你叫这样一位钢琴家和一位民间艺人同台竞技,那要是传到国外,还不知道得笑掉多少老外的大牙。要知道,在国外看牙医,是很贵滴。

    可是秦教授这种老派学者都是比较轴的,当然不会轻易放弃,立刻又展示了两段录像,画面虽然不够清晰,晃动的也厉害,但是一次引来柳莺,一次引来鹿群,从效果上来看,确实是神乎其技。

    这两段录像在网络上也都有流传,是直播间的观众整理之后放到网上的,但是现今各种作秀手段层出不穷,网友们直接认定是摆拍,没有几个人会相信。

    田小胖的乐器也颇为古怪,不亲自观看现场或者直播的话,就没有那种神妙的感觉,看录像或者听录音之类,根本就体会不到那种天籁之音。

    正好,米国的年青钢琴家肖恩先生也在场,在兴致勃勃地看了这段录像之后,给出了极高的评价,高挑大指:“古德,这些特技制作的不错,只比好莱坞差了一点点!”

    特技,这是我们亲眼看到的好不好!在场负责翻译和接待工作的白菁菁也急了,也顾不得那些外交礼仪,直接就跟肖恩掰扯起来。

    肖恩师从当今国际上最负盛名的钢琴大师,在欧美等地都是人人追捧,是冉冉升起的新星,当然也有点心高气傲,差点就要拂袖而去。外国人急了,也会猪八戒摔耙子这一套,现在不都讲究全球一体化嘛。

    组委会方面一瞧要砸锅,赶紧哄着肖恩。这肖恩依旧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在他看来,欧美的钢琴和小提琴这些乐器,才能称之为真正的音乐;那些什么弄个竹管就瞎吹,弄两根弦儿就瞎拉的乐器,根本就登不得大雅之堂。如果用东方典故来打个比方的话:前者是阳春白雪,后者是下里巴人。正是这种骨子里的高傲,使他充满了优越感。

    秦教授回去憋气窝火的,也气病了,作为他的亲传弟子,白菁菁气不过,就在私下场合跟肖恩先生打赌:等音乐会结束,亲眼去黑瞎子屯见证一番。她知道,以田源的性子,是肯定不会来这边的。

    和美女打赌,肖恩当然乐意。这小子还挺坏,赌注也别出心裁,如果他赢了,只求一吻。大概在他看来,这种情调,才符合他浪漫钢琴家的身份,将来或许还是一段佳话。

    白菁菁亲眼见过田小胖的本事,当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她的赌注也很简单:只要肖恩承认中华民乐的独特魅力即可,并且在肖恩的个人演奏会上,邀请田源作为特别嘉宾。

    赌注就这样定下来,还被媒体大肆宣扬,甚至一些国外的媒体都轰动了,并且愈演愈烈,最后竟然成了东西方音乐的一场大碰撞。可是,身处漩涡中心的田小胖,对此却一无所知,真真应了那句话:无知就是最大的幸福。

    不过,要肖恩屈尊纡贵去一个小山村,去见一位驯兽师——没错,肖恩现在已经认定,他的对手不是音乐家,而是驯兽师,那些什么鸟啊鹿啊的,都是训练好的,召之即来,帮着营造气氛,糊弄外行。

    肖恩先生可没那么多米国时间陪一位驯兽师玩,他也听了录像中的演奏,感觉也就那么回事,水平肯定是有点的,但是要说达到什么层次和高度,那就纯粹是扯淡了。

    于是就派出了自己的助手奥斯丁前往,另外还有闻讯赶来的一家米国媒体,也准备趁机炒作这个赌约,于是,一位对东方事物稍微了解点皮毛的美女记者苏珊娜便自告奋勇,共同前往黑瞎子屯,来见证这场赌约。

    田小胖哪里知道这些弯弯绕,还以为是白菁菁和唐圆圆带着朋友来旅游呢,老外都喜欢拍个纪录片啥的,就随便他们拍好了,大晃不也天天直播嘛,他都习惯了,于是乐呵呵地迎接上去,看到唐圆圆张开两只胳膊冲在最前面,当然不能怂,于是也张开双臂:“汤圆,你来的可够勤快的,是不是又想胖哥儿了?”

    唐圆圆直接抱起冲进她怀里的小白,然后原地转了好几个圈:“小白,昨天直播看你吃大樱桃,把我馋坏了,在哪采的,快点带我去!”

    小白伸出小爪子,往园子里一指,在栅子边上有两棵樱桃树,上面红灿灿的,满树都是红樱桃。

    在进入7月之后,樱桃就开始熟了。据小丫说,今年的樱桃个头很大,去年的比黄豆粒大不了多少,今年的都快赶上菇娘那么大了。

    欧耶!唐圆圆一声欢呼,直接冲进园子里,伸手摘樱桃,也不洗,直接就往嘴里扔,然后美得眯缝起大眼睛,一个劲嗯嗯嗯地点着小脑瓜。这个小吃货,已经沉浸在自己专属的美食世界之中,无法自拔。

    这种时候怎么还有心思吃,你心真大——白菁菁以手扶额,看来这个好闺蜜是指望不上,她严重怀疑:唐圆圆这次非要跟来,不是当帮手的,而是惦记着那些野果子呢。

    田小胖也讪讪地收回双臂,瞧瞧大道上看热闹的村民,然后抓抓后脑勺,转而跟白菁菁握握手,压低声音说:“不错嘛,这就准备把俺们黑瞎子屯推向国际旅游大舞台啦,嘿嘿嘿,听说这两年,老外也都学精了,不好糊弄啊——”

    这都什么人啊!白菁菁忽然有一种遇人不淑的感脚,于是就给田小胖介绍一番,那个大洋妞苏珊娜也跟着凑趣,说起了那个浪漫的赌注,瞧她那样子,恨不得打赌的人不是白菁菁而是换成她,那就太美妙了。

    啥玩意,你是说没经过我的允许,就把我给卖了!田小胖的心胸是比较宽阔,可是这种糟心事也能被牵扯到,他现在只想好好赚钱,把黑瞎子屯尽快发展起来,安心当一个田舍翁,没事跟着娃子捏捏泥巴,音乐这么高雅的东西,你们玩儿就好,我不想玩啊。

    于是抓抓后脑勺:“白骨精啊白骨精,我现在真想先拍你三巴掌,合着你们打赌,我这一丁点好处没有,不干不干,有那个远古时间,我还好好种种地呢!”

    这种情况,倒是有点出乎白菁菁的意料:这种弘扬中国民乐、扬名国际的伟大事业,难道也需要什么报酬吗?

    正所谓看热闹的不怕事大,苏珊娜在旁边添油加醋:“如果田先生真有那种本事的话,那个吻也可以转移到他的身上。嗯哼,想必田先生会很乐意的。”

    没听过这玩意还有转移的,田小胖斜眼瞧瞧苏珊娜,这个大洋马身材超级棒,小模样也挺可人,于是嘿嘿一笑:“如果能转移到苏——苏身上,我就勉强同意好了。”

    白菁菁开始还觉得有点羞涩,听田小胖这么一说,心里又转为气愤:我哪点比不上这个大洋马,你个小胖子别看平时老实巴交,还惦记着开洋荤是不是?

    倒是苏珊娜一点也不在乎,故作挑逗地朝着田小胖眨眨眼睛:“田,如果你赢了,用你们中国话来说,我就以身相许。”

    受到肖恩的影响,她也认定这个中国人是驯兽师而不是音乐家,到了这里,她更加坚信自己的判断:满院子都是各种动物,居然还有一只白猴子,还有一只水獭,对了,还有两只小鹰在扇着翅膀练飞,这不是驯兽师是什么?

    没等田小胖考虑是否答应呢,就听院子外面传来嗷嗷几声吼,然后一个小黑家伙就急火火地窜进来,直接抱住田小胖的大腿,嘴里使劲吭叽,就跟见了亲爹似的。

    熊仔!苏珊娜眼睛一亮,洋妞也喜欢这种毛茸茸的小动物啊。

    不过心里更加认定,眼前这个小胖子肯定是驯兽师。她脑子里甚至已经构想出来这样的画面:如果此时此刻,小胖子演奏一曲“狗熊圆舞曲”,然后,熊仔就乐颠颠地跑来抱大腿,那不就跟录像里面的画面一样吗?

    “还没开饭呢,小黑你今天来的比较早啊。”田小胖拍拍熊娃子的脑袋,将它扒拉到一边,小黑顺势打了两个滚,然后滚到水獭嘤嘤跟前,抓起一条鱼就跑,一直跑到大门外,消失不见。嘤嘤爪子受伤,当然撵不上它,气得在那一个劲嘤嘤叫。

    如果排除打赌的事情,这个小胖子驯养的这些小动物还是很可爱的——苏珊娜也看得兴致勃勃,蹲在地上,逗弄嘤嘤。

    家里一大早就来客,不管是什么目的,既然来了,总不能叫人家饿肚子,田小胖招呼他们在院子里随便坐,然后就进屋准备早饭。

    锅里已经蒸了一大锅馒头,看样子是够吃了,还有熬的小米粥,再加点咸菜和咸鸭蛋啥的,早餐也就齐了。

    出屋正要招呼大伙吃饭,就看到大道上开过来好几辆轿车,由包村长领路,在他家门口停下来,包村长嘴里还吆喝呢:“小胖儿,你家又来客qiě啦——”

    田小胖不由得使劲抓抓后脑勺:看样子早饭又不够了,俺又不是土财主,你们都憋着来吃大户咋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