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4章 后生,帝都来的?
    上?

    这怎么上?

    没见,修为高达八重天的弓祥才,都被一脚踹飞了吗?

    各大武馆的人,没人应令。

    照这个情况来看,面前这个年轻人,根本就不是他们预想的那般,这他娘的是位九重天的强者啊。

    这种级别,几乎是一个顶级世家家主级别的存在了。

    须知。

    卜凌香的爷爷。

    血狼安保公司的血狼王,也不过才九重天的修为,尽管他们人多势众,但也没人愿意白白送死。

    “你,你们!”

    卜凌香本就吓坏了,现在见这些人一个个如同见了猫的老鼠,更是又怒又惊,实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哪里能想到,弓祥才竟然不是帝世天的一合之敌,这简直太让人惊悚了!

    “看来,诸位稍微有些觉悟了。”

    帝世天在笑,只不过这笑容,看起来十分残酷。

    众人:......

    问完,这群上一秒还嚷嚷着要将帝世天处置的各武馆人士,系数面面相觑,只剩下咽口水的声音响个不停,更有甚者,已经做好了开溜的准备。

    这话,答不了。

    目前的场地内,肯定是没有强过帝世天的人了。

    换言之!

    在卜家人士没到之前,他们随时都有可能遭到帝世天的强烈报复,黄豺两人就是最好的例子。

    “呵!”

    未得到回应,帝世上冷笑一声也没有急着下杀手,而是不急不缓的朝卜凌香所在的方向走去。

    哒!

    哒!

    ......

    脆而有力的脚步声,紧叠而至。

    “不!不要!”

    卜凌香一双眸子中满是惊慌,帝世天走一步她退一步,直到一个踉跄瘫软在地,无路可退。

    “请家长了这是?”

    帝世天立步,面无表情道。

    他这个人够简单,人不招惹他,大家可相安无事,但招惹了不好意思,天王老子的犊子也得付出代价,毕竟,这个世界一直都是强者最右话语权。

    “你,你想怎么样?”

    卜凌香浑身都在抖,吐词不清。

    换个人,她可能不至于这般,但面前这个与他年龄相当的年轻人,她实在拿捏不准其思维。

    收敛时,静若死水。

    一旦展开锋芒,就好似天下最锋利狂傲的剑般。

    且。

    几项冲突皆证明,他仿佛不知道怕为何物,这样的人,行事毫无忌惮,让她一贯擅长用来使人屈服的背景,几乎没了一丝用武之地。

    帝世天并未有下部动作,再次开腔,“我那佳人,与你有仇?碍你事了?还是,曾得罪过你了!”

    “帝某不是很理解,你为何要杀她,要不你解释下?”

    一连三问,掷地有声。

    若非是想瞧瞧到底是什么样的家庭,才能教出她这样的孩子,帝世天早就动手了结了她。

    草芥人命!

    杀为快之!

    这......

    卜凌香哑口无言,先前只是不爽姬甜那种比她还坦然的模样罢了,毕竟女子的攀比心一向很强,再者,以她的身份,杀个普通人何须理由?

    不过现下,这话她不敢说。

    “解释?”

    “我卜西龙的孙女行事,何须像你这种人解释?”

    就在这时,一道浑厚带着十足气劲的声音涌入场中,紧随其后,便见一个穿着虎皮袍子,两鬓白发的老者踱步进厂,此人正是得知消息就马不停蹄赶过来的卜家老家主卜西龙。

    也就是卜凌香的爷爷。

    “老家主,抱歉。”

    见卜西龙下场,周围的人皆是故作愧疚的低头。

    卜西龙看了一眼生死不知的弓祥才,当即微皱眉头,面对众人假惺惺的道歉,也是一声未吭。

    “爷爷救我!替我杀了这个狗东西,她竟然敢当众佛您孙女的面子,您孙女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啊!”而见自家爷爷到场的卜凌香,更是一下来了底气,爬起身就诉苦个不停。

    “后生,可是帝都来的?!”

    卜西龙拍了拍卜凌香的肩膀,旋即对帝世天试探道。

    此般年纪,能一招解决掉八重天的弓祥才,本就证明了这个年轻人的不简单,不管是一身天赋,亦或者是背后,可能存在的庞然大物。

    而他这么一问,也是将其他人给问惊醒了过来。

    “嘶!”

    “不能吧?”

    卜凌香一张脸都白了,显然也是想到了这种可能,毕竟,三十不到就有着九重天修为的乡野村夫几乎没有,先前没想到,万一帝世天真的出生自帝都某个大家族,该如何是好?

    帝世天摇头。

    见状,一群人才松了口气。

    卜凌香怪笑一声,“本小姐就说,这狗东西怎么可能出生帝都,白担心一场,爷爷不要与他废话了,今日若不将其镇压,以后还如何面对铁木人士?”

    “舞舞喳喳,数你最烦!”

    帝世天不耐烦的掏掏耳朵,旋即直接对卜西龙说道:“想必,你也大概了解事情的远程经过,试探也试探完了,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做?!”

    他需要一个答案。

    因为。

    这决定着,今天人头落地的倒霉鬼,会有几个。

    “哼!”

    卜西龙还未说话,一旁的卜凌香就再次跳了出来,“既然不是帝都来的,那么在这片地头,你就得爬着,我爷爷,也是你能用这种语气说话的?”

    帝世天沉默。

    甚至,连个正眼都未给她。

    这不禁让卜凌香一拳头宛若打在了棉花上,被人无人的感觉,无疑比被人呵斥来的更闹心!

    “呵呵呵。”

    然而,这个时候的卜西龙,不仅没有第一时间动怒,反而是看着帝世天笑道:“怪不得老夫这宝贝孙女会看上你,好一副临危不乱的样子,你这种的年轻人,老夫只曾在帝都见过。”

    先礼后兵。

    他卜西龙何等身份,上来就对一个小辈出手岂不是自降身份?

    所以,这一番听似赞扬的话语,实则在着重提醒,他卜西龙,曾经在帝都那片风云地带过,并且还接触过十分优秀,大族出生的年轻人。

    人脉。

    资源。

    广到可怕。

    帝世天自然也听的懂,“所以呢?”

    “既然我这孙女喜欢你,那老夫决定再给你一次机会,做我卜家上门女婿,并跪下给老夫请安,那么今天这事就算了,反之,你清楚下场。”

    卜西龙一双老眼眯成就一条缝,做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回答,这个时候,不应该直接处决帝世天吗?怎么,绕来绕去,又招上婿了?

    “不行!”

    卜凌香当场瞪着眼珠子,“爷爷,这个狗东西刚刚差点就杀了您孙女,再说了,我现在只想将这对狗男女杀了泄恨,他已经没那个机会了!”

    这......

    一旁的宛家栋闻声,也是赶紧屁颠颠的上前劝道:“是啊卜老家主,依我看,这小子天生反骨,目中无人,难以控制,就算得您老看中入赘家中,将来定然是一个活该,还是杜绝后患的好。”

    今日。

    若帝世天真入赘卜家,那今后还有他的好日子过?

    “住口!!”

    卜西龙袖袍一挥,不容置疑道:“老夫的决定,什么时候容得你们指手画脚了?到底是谁目中无人!”

    呃......

    宛家栋几人脑袋一懵,不敢再辩。

    实际上他们哪里知道,卜西龙完全是看中了帝世天的天赋,他已经老了,将来他一倒下,卜家便没了支柱,不是被仇家吞并便是落寞的结果。

    虽说,现在可联姻维持,但那也不如自己培养出来一位尊级强者,总好过居他人之下受辱来的好,联姻,严格意义上讲只是不得已的下策。

    有更好的选择,为何不争取?

    呵!

    帝世天笑了笑,三两秒,便看穿了他的鬼心思。

    这一生。

    名利浮沉。

    他帝世天,什么人没见过?

    老奸巨猾之辈,阴险狡诈之辈,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等等,人也好,鬼也好,终是宵小流派。

    帝世天主动上前两步,微微笑:“你曾去过帝都?”

    “不止去过,老夫在那边,还有不少出生贵族的学生,随便拉出一个,都足以称一声鬼才妖孽,这个机会给你,你应该加倍珍惜才是。”

    卜西龙点头,侃侃而谈。

    跟在其后面的卜凌香,更是高傲的昂起了下巴。

    “是吗?”

    帝世天抬手,意识道:“不妨,你问问那些所谓的贵族人士,你卜家,够不够那个资格让我帝世天当你家上门女婿,顺道问问整个帝都,哪家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