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28章 1704.大宋城主
    第2028章 1704.大宋城主

    只当然没谁敢将这样的话放在嘴里边乱说。

    最多不过是那些瞧出些许端倪的人对玉玲珑这个航海大使更为尊敬而已。

    他们不觉得玉玲珑会永远在航海大使这个职位上待下去,以前就这样觉得,现在有这个孩子,就更是这样认为。

    大使成为娘娘那肯定是早晚的事。

    坐落在大宋城内的城主府便和坐落在长沙的皇宫差不多,同样是金碧辉煌,尽显威仪。

    金色的琉璃顶自然而然能让人生出些许敬畏之心来。

    赵洞庭曾说过,航海队到各地以后治夷需得恩威并施。说白了便是打一巴掌给个甜枣的事,单纯给甜头,或是纯粹敲打,都是不行的。

    如今北美洲大宋城能够有这样的盛景,就是恩威并施的结果。

    在玉玲珑的领导下,越来越壮大的航海队队员们一边帮助北美洲土著民改变原本茹毛饮血的生活,教他们耕种、医疗、建筑等等,一边将那些不愿意改变现状将航海队当做大敌的部队打败甚至是消灭。这才得以让大宋城周围越来越多的部落选择臣服,将自己逐渐的融入到大宋文化中去。

    更准确的说,应该是互融。

    是他们在融入大宋文化,也是大宋文化在融入他们。

    如今仅仅是北美洲航海队便就有超过三万人,其中有两万是来回于大宋和北美之间的海员。他们运送着两地之间的资源。

    剩余的则是常驻在北美洲,在这里扎根立足的人。他们这些人等于在这里组成海外之国,有官吏、有将士,也有商人等等。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玉玲珑就是这个海外之国的国主。

    现在她就端坐在城主府正广场的台阶上方,仍是风姿万千,绝代风华。

    而在她的旁边,还有个做工精致的摇篮。有侍女在旁轻轻摇晃着摇篮,摇篮里时不时有孩子那种独特的笑声响起。

    这种极尽童真意味的笑声每每响起,便会让得玉玲珑脸上笑容更为温柔,连光彩都好似要不同些。

    这也让得台阶下那些坐在案桌后的人忍不住的目眩神迷。

    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汉人,也有土著。他们都能说是如今大宋城内有头有脸的人物,或是周遭各部落的领袖等等。

    玉玲珑媚骨天生,已经到老少通杀、男女通杀、种族通杀的妖孽地步。

    之前就曾有周边强大部落的族长因为看到玉玲珑的模样,便率领族人进攻大宋城想要掳她回去。最终,落得个兵败身死的下场。

    那场仗也彻底奠定玉玲珑在这片土地上神祗一般的地位。

    直到现在,都尤有当天在场的土著人清楚的记得那一幕。即便他们的脑袋那会儿其实还没怎么被文明给开化。

    那个强大、魁梧的部落族长带着他部落的战士们在冲到大宋城下以后,正在叫嚷,这位好看到比最这片土地上没娇艳的花朵还要好看许多倍的城主大人像是一只最漂亮的鸟儿,轻飘飘的飘身下城楼。

    她手里持着一根看起来根本就不唬人,既没有寒光闪烁,也远远算不上五大三粗的软鞭。

    但那条软鞭在空中挥舞起来时却是呼啸有声。

    然后便只见得她的身影如同最矫健的羚羊般忽的就掠到那个部落族长的面前,软鞭呼啸过,数颗头颅齐齐抛向高空。

    除去航海队的人以外,那些土著们显然都没法想象玉玲珑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直到现在,他们也都不知道“武功”这回事。

    而这,也让得他们始终对玉玲珑保持着发自肺腑的尊敬。因为在他们心里,会武功的玉玲珑是神秘至极的。

    这简直和他们所臆想出来的图腾同样的厉害。

    当玉玲珑端起酒杯的时候,下面的人便不约而同的都端起酒杯。然后都异口同声对玉玲珑道:“祝大使新年快乐!”

    连那些部落的长老、族长们都有样学样,只是汉语说出口还是显得很拗口。

    玉玲珑轻轻点头,并没有饮酒,将酒杯放在一旁。

    大宋城的官吏们笑着一饮而尽。

    那些土著民看起来舍不得,轻品一口,又轻品一口……

    在大宋城生产力还没有完全发展起来的阶段,即便只是酒,对他们而言也是极为稀罕的东西。

    整个宴会并没有太多出彩的地方。

    大概是因为玉玲珑总是习惯保持清冷样子的原因,以至于即便有各种节目,台下的人也总是有些放不开的感觉。

    玉玲珑自己也是知道这点,便在宴席中途就以身体不适为由带着孩子离开。

    她离开后,现场果然热闹许多。

    连那些部落的代表们也都遭不住航海队官员们的邀请或是揶揄,到场中间“群魔乱舞”。

    大宋城在这里扎根这么长的时间,可以说已经真正融进这片土地了。

    只这些正在热闹中的人应该想不到,玉玲珑在带着孩子回到自己的院子以后,却是在院子里怔怔出神。

    她坐在小池边,右手摇晃着摇篮,眼神好似没有焦距,时而微微蹙眉,时而嘴角含笑。

    她还是低估“爱情”这种东西的魔力了。

    当初她以为自己来到北美洲以后,便能够对中原再无半点牵挂。有着孩子陪伴,她便能心满意足的永远留在这片土地上。

    但是现在她却发现,她的脑袋里总是会时不时的冒出那个身影。那个她曾经以为她只是佩服,并不仰慕的人。

    那时候她只是想把他当做是“借种”的对象而已,却没想,自己会这样沉沦。

    这让她觉得很不可思议,也很挫败。但不管如何,却是止不住的深深沉浸在这种感觉里,这种她从未体会过的感觉里。

    甚至在这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她就生出过许多次要回去大宋的冲动。只最后,都硬生生忍住。

    而原因,竟然是让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的害羞。她每每想到自己回到大宋后出现在他面前的模样,便会止不住芳心乱跳。

    “元朝……你灭了么?”

    朱唇轻启,玉玲珑绝美的眸子中在这刻流露出丝丝期待之色。

    “咯咯……咯咯……”

    摇篮里尚且还未满岁的孩子忽的发笑,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笑他的娘亲,还是看到什么有趣的东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