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七十六章 无心插柳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金柳条说话的时候,我一下子就分辨出来,他肯定暗中对那老太婆下过手,最后吃了亏,这才被迫改变策略,暗中尾随,等待机会。

    “你连那个老太婆是什么来历都不知道,就这么大大咧咧的打她的宝贝的主意?再说了,你怎么就那么肯定,她身上有宝贝?”

    “我这么多年的饭是白吃的?”金柳条觉得我有点看不起他,借着酒兴,一挺自己排骨似的身板儿:“那老太婆是从外地来的,不是河滩本地人,说话和鸟叫似的,一句也听不懂,可是我瞧的出来啊,她不是一般人,她身上的那个宝贝,我见过,是一只小罐子……”

    金柳条给我讲了一大堆,听着听着,我就上心了,一般来说,行走在大河滩的,多半是河滩本地人,即便从外地来的人,也能分辨出个七七八八,可是金柳条说的这个老太婆,不是南方人也不是北方人,我自己琢磨着,倒是有几分像九黎那边来的人。

    “你说的老太婆,现在在哪儿?”

    “朝南边去了。”金柳条咂咂嘴:“我知道她有几分本事,就没敢跟的太近,谁知道跟来跟去的跟丢了,现在就知道她是朝南边而去。”

    我想着,如果老太婆真的是九黎的人,那我还有必要去瞧瞧。九黎虽然这次来到大河滩,主要是为了跟三十六旁门争道统,但道统只要争完,不管谁胜出,还是会对七门有威胁。

    “老弟,这个这个……”金柳条看我不说话,就冲着我挤眉弄眼的小声说道:“老哥哥我和你一见如故,这次的生意,咱们联手如何?凭我的智慧,再加上你的勇猛,强强联手,没有做不成的道理……”

    我笑了笑,金柳条说傻倒是不傻,明知道老太婆不好对付,这才想拉着我一起干。要是换了别的事情,我估计不会理会,可是事情如果真关系九黎,那就另当别论。

    我心里已经有打算,不过还是装着冥思苦想的样子。金柳条瞧出来我有点动心,一个劲儿的说好话。

    “跟你联手,代价太大,你这老小子遇见事情自己就先溜了,靠不住。”我等到金柳条把好话都说尽了,这才勉为其难的说道:“我正好闲着,最近手头也有点紧,咱俩把话说前头,真有什么事情,我说了算,你可不能独断专行。”

    “那是那是。”金柳条听我答应下来,眼睛都乐没了。

    我们俩商量好了之后,就叫老船家稍稍加快了速度,这种小船虽然小,不过走的也快,等到黄昏时分,已经顺流而下了三十多里。临近汛期,渡船一少,赶路的人多半开始走陆路,三十多里过去,沿途时常都能看见官道上来来往往的人。金柳条瞧的很仔细,小眼睛眨都不带眨的。

    就这么走了一天半,还是没能找到那个老太婆,我心里感觉发虚,要是老太婆走的是陆路,说不准半途就拐到别的地方去了,我们这样在水路里跟着找,多半会找不到。

    到了第三天的夜里,老船家有点吃不消了,夜晚行船,要耗费比白天多的多的精神,老船家上了岁数,熬了两夜,实在是熬不动了。

    “老哥,你再坚持坚持。”金柳条不甘心,唯恐耽误一晚会把老太婆跟丢,在那边和船家商量:“我这个兄弟身上有的是钱,给你多加钱,你辛苦辛苦。”

    “这不是钱的事儿啊。”老船家的眼睛都熬红了,打了个哈欠说道:“行船走水,第一就是要稳当,我上岁数了,精神不济,万一半途有个闪失,说不定就要翻船啊。”

    “没事,先走着,等真翻船了再说。”金柳条锲而不舍:“翻船也不怕,我水性好着呢,就你这身板儿的人,一次能救三四个,老哥,走吧……”

    老船家死活不肯,金柳条也没办法,小船就靠着一片浅滩停了下来。老船家真是疲惫了,船一停,躺下就睡,我和金柳条把船家最后剩的那点酒给弄出来,坐在河滩上对着喝。

    金柳条还是那样,两杯下肚,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嘴巴絮絮叨叨的,吹的云天雾地。我总是在河滩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很少像这样放松过,喝着酒听他吹牛,倒蛮有意思。

    我们俩喝到快午夜时分,把酒喝完了,金柳条也不挑剔,裹了裹褂子,倒头睡觉。我也胡乱找了个地方一躺,闭着眼睛,却怎么都睡不着。

    就这么翻来覆去的熬了半个时辰,好歹有了点睡意,正打算睡,呜呜的河风里,夹杂着一阵啾啾的声音。

    一听这声音,我整个人立刻精神了,睡意全消。我听得出来,这阵啾啾的声音,是一种像树叶子一样的东西发出来的,之前和九黎的丹云相见的时候,我听到九黎人用这样的东西传声。这东西其实也是一种讯息传递的工具,熟悉的人会根据声音的长短节奏来判断对方想传达什么消息。

    我警觉了,金柳条却在旁边打着呼噜睡的香,我赶紧捂着他的嘴,把他给弄醒。

    啾啾……

    那声音还夹杂在河风里不断的传来,前后响了约莫有五六次。五六次之间,我已经大概判明了声音的具体位置和来源,带着金柳条小心翼翼的朝那边靠拢。九黎人精通巫毒秘术,说起来,比三十六旁门的虾兵蟹将们还难对付一些,必须得小心行事。

    我们俩蹑手蹑脚的走了有十几丈远,啾啾声消失了,声音一消失,倒让我无从分辨对付到底在何处。我只能停下来,再捕捉一些动静。

    就在我全神贯注感应之时,从前面不远的地方,走过来两个低低瘦瘦的人,这两个人像是引路的,在他们身后,跟着六七个女人。

    我在外闯荡了这么久,见识经验都有,看着这几个人,我心里就犯嘀咕了。因为那两个引路的人不太像是河滩人,再想想刚才听到的啾啾声,我就能判断出来,他们估计是九黎的。

    但跟在他们身后的那六七个女人,衣着打扮却很普通,一看就是河滩上村镇里的姑娘。六七个女人都很年轻,估摸着全是十七八岁的样子。

    两个九黎人引着这几个姑娘,一直走到离我们不足七八丈远的地方,才停下脚步,他们俩一停,后面的人都停了下来,直挺挺的站着不动,当我的视线完全集中到那边的时候,眼睛骤然间一睁,觉得自己是不是看花眼了。

    我看到排在第三个的年轻姑娘,依稀是如莲。虽然离的有点远,但有月光照明,再加上我和如莲很熟,所以看了一眼,就把她给认了出来。

    如莲怎么会在这里,怎么会和九黎人混到一块儿去了!?

    我还没来得及多想,这几个人右手边一片月光找不到的角落中,仿佛慢慢的飘出来一小片黑漆漆的云。这团云如同贴着地面飘出来的一样,飘到两个九黎人跟前的时候,黑云轻轻一涨,我就觉得眼前一花,那团黑云一下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身材不足四尺的老太婆。

    “就……就是她!”金柳条突然就捏了捏我的胳膊,咕咚咽了口唾沫,语气也显得有些紧张:“就是这个……老太婆……”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