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四十章 石盘中的景象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材料,但是我却知道,它必定很珍贵,所以看到这个石台和石盘之后,才会那么惊讶,觉得这是不是太奢侈了,这世上都没有多少这种东西,却在这里制作出这么个东西,不是浪费吗?但接下来的观察后我才觉得自己的想法太武断了。

    这个石台被制作的非常精美,几乎看不到一点瑕疵,上面布满了花纹,看起来非常深奥玄秘,有种高深莫测的感觉。但是,这些花纹可不是雕刻或者画上去的,而是它天生就带有这种花纹,有种自然而然但同时又无比庄重神圣的感觉。此时此刻,我突然明白这种材料了,就凭这些天生出来的花纹,也称得上是,绝世仅有。尤其是在石盘上面的凹陷处,我竟然看到了一些熟悉的东西,有一片地方上的花纹我见过而且不止一次,在撼尸引中,已经一些养尸术养尸的时候,在尸体身上会画出一些符文出来,是用来镇压尸体气命的作用,我怎么看都跟眼前石盘上的极为相似,就算有些地方不同,但八成以上几乎都是一样的。

    这就让我惊讶了,我甚至忍不住想,难不成那些古老的养尸术,有些东西就是出自于这种材料上面的?这太奇幻了,我一直都以为养尸术是以前玄门前辈千辛万苦自己创造出来的东西,根本没有想过,他们也有可能是从某些地方获取得到的。我仔细观察了几遍,又找到了一些熟悉的东西,基本上在撼尸引中都可以找到,这让我更加相信,撼尸引跟这儿也有关系。

    石盘之中有液体,一种鲜红色的不知名液体,没有血腥味,证明里面的不是血液。明明石盘不深,顶多也超不过两寸,但是却让人有种深不见底的感觉,对,就是深不见底,感觉就像是一口井一般。

    我走上前去,往里面看了一眼,我没有看到自己的倒影,却看到一幅画面。漆黑的洞窟之中,一个人缓缓从棺材之中坐起身,然后爬了出来……

    我往后退了一步,我从石盘里面看到的景象非常惊人,非常震撼,让我的内心十分的震动,哎,对了,我看到的是什么来着?我突然发现,我刚刚看到的景象竟然全部都想不起来了,脑海中一片模糊,连一点片段都想不起了。

    这种情况太诡异了,我才刚刚看到而已,不可能这么快就忘掉啊!当下又上前一步往石盘中看去,一段影像再次的出现,漆黑的洞窟有一口棺材,一个人从外面走进来,然后爬进棺材躺在里面……哦,原来我看到的是这个啊,的确很是惊人。

    可是,当我退后,视线从石盘中移过去之后,脑海中关于石盘里面的画面,又模糊了,想了很久也没有想起我在里面看到了什么,连一点印象都没有。我内心惊异不已,实在太奇特太诡异了,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我不知道,就是觉得这东西很神奇,看过的景象转瞬间就全部的忘掉,这绝对不是我的问题,肯定是这个东西的问题。

    我有种想法,会不会是因为这个石盘里面出现的景象涉及到一些巨大的秘密,可以被人看到但不能被带离这片地方,所以,才会让人看到后又忘记。就像,就像那个地下世界,里面所经历的一切,只要出了那个地方就会全部忘记,我也同样遇到过,最后若不是因为某个原因,可能我一辈子都无法再想起。

    现在的经历和那时候何其相似,甚至比那次还要更霸道一些,这也说明,里面出面的画面景象,非常非常重要。这么一想,我又忍不住了,上前一步再次往里面观看,顿时,一张诡异的脸却出现在我的视线中。

    这是一张模糊的脸,严格的说起来,就一个影子,若不是因为里面的影子有一头长长的头发,我会以为里面的人影就是我自己的倒影。

    但事实证明它不是,因为这时候它突然有了举动,影子缓缓抬起了自己的手臂,就在我猜想他要干什么的时候,它却缓缓将手臂向我伸了过来。我下意识就想躲避,但瞬间又忍住了。它只是一个影子而已,一段虚幻的景象而已,我为什么要怕为什么要躲避?

    苦笑了一声,我站着不动,可是没想到,这双手竟然很快的就伸了出来,完全伸出了水面,跟我想象中的完全不同,等我再想躲避的时候已经晚了,它一下子就准确的扯住了我的衣领,狠狠将我拉了过去。

    我急忙用力对抗,但是很难抵挡住这股力量,我不得不将长剑抽了出来,而就在这时,我心中突然一动,又止住了拔剑的举动,并且放弃了对抗,任由这双手将我的脑袋扯了进去。

    我感觉自己的面部接触到了液体,然后慢慢的深入,明明只有两寸多深的石盘,但最后感觉大半个人都被扯了进去,

    突然,那股力量停了下来,因为这时候,我离那个人影已经很近很近了,近到我已经能看清它的样貌。结果自然让我大吃一惊,因为里面这个人,竟然跟我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甚至我觉得,会不会它就是我的倒影,因为某种原因,被具体化了。

    它在对着我笑,诡异的笑,我感觉我在它面前,没有任何秘密而言,全部都暴露在他的面前。

    他并没有对我做什么过激的举动,而是缓缓张口对我说些什么,但是我却听不到他的声音,我想靠近一些,却难以做到,中间相隔的这一点点距离,却好像一条鸿沟一般难以逾越。

    我紧紧盯着他的嘴巴,看他的口型,到底在说些什么。毕竟我不是这方面专业的人才,虽然有少部分我看出了,但是大部分我却不知道他说的什么。而看出的这些,也没有什么作用,因为信息缺失的太严重,有很多都不连贯,自然难以解读其内容。不过,就算其中一些字眼,也让我感到新奇和重要,但是我没太用心去记住,因为我知道,只要我离开,就会忘记。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