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都撤了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镇定下来后,中年女人一只手捂着自己的眼睛,另一只眼睛虽然没受到攻击,但因为双目相通,因此那只露在外面的眼睛,已经变的赤红充血,也只能睁开一条缝。

    她佝偻着身体捂着眼,声音发紧道:“去把老三带上,撤。”扶着她的同伙B便松手,快步朝不远处倒地的团伙A而去。须臾,他扶着A汇合,A也是半死不活的,甚至看起来比中年女人状况更糟。’

    五个人,老洛、中年女人,还有团伙A皆重伤。

    团伙B和凸眼,一个制服着老洛,一个扶着同伴A。

    按理说我这时候可以强攻,无奈,那匕首的刀锋,几乎就卡在老洛皮肉上。别说主动攻击,凸眼手抖一下,都得见血。

    这种情形下,我哪能强攻。

    随着动作,我发现这帮人在往西北方位撤退,并不是往马路边退。

    联想到马路口的情形,我估摸着,他们应该是有车停在西北边。之前坐出租车时,隐约看到那边也通着条石子路。那种路应该是以前工厂内部,为了运送材料自建的,定位软件上搜素不到,只有到了地方才能看见。

    此时跟着他们退到石子路边,我看见路边停着辆旧别克,满身泥点子,像刚跑了长途的模样。

    团伙B打开了车门,将受伤,失去了自理能力的团伙A给塞进了车里,紧接着又将中年女人扶进车里。在我眼皮子底下,一行人陆陆续续上车。

    眼瞅着落在最后的凸眼也要上,我急了,着急间,虚弱的老洛朝我使眼色,这种时候很难再有其他办法,我看的分明,老洛这是在示意我跑。

    这里是厂房区,地势被推的很平,那辆别克虽然很旧了,但在这片杂草地里玩飞车,完全不再话下。

    设身处地的想想,如果我是他们,如果我是一个对杀人性命,已经没有罪恶感的人。当我上了一辆车,车旁边不远处,就是一个逼得我和我同伴相当狼狈的人,我会怎么做?

    答案显而易见:我会开车撞他。

    现在从事的工作,让我经常有机会,和警察打交道,因此也能听到一些比较冷门的东西。

    比如说杀人这事儿。

    在长期的社会化中,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这种行为都是一道坎儿,它和暴力犯罪不一样,许多小混混,收人钱财后,就敢把受害者往残废了打。

    但你让他杀人,哪怕是在一个没有监控,没有人烟的荒僻地动手,他也不一定敢下手。

    他们过不了自己心里那一关。

    但是,一但这一关过了,就如同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干了一次,以后再干起来,就没有心理压力了。

    我赌自己银行卡里刚发的工资,这凸眼一但上车,一但坐上驾驶位,下一个举动,就会调转车头轧死我。

    我开始后退。

    并非我放弃了救老洛,而是我知道,这帮人,暂时不会杀他。

    如果真要取人性命,老洛活不到现在,他们应该是要活口,想从老洛身上得到些什么。

    这种情况下,既然他性命暂时无忧,我只能自己先撤了。

    我拔腿开始往后跑,而凸眼等人也上了车,打火发动。

    “你大爷!”我边跑边回头,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就和我刚才推测的一样,凸眼开车想轧我。

    人能跑的过车?情急之下,我只能尽量跑S形,在有限的时间里,判断出不利于车辆行驶的地形。这里虽然是平地,但因为早年翻过土,因此有些高低起伏的小土堆。

    凸眼等人此时上了车,有铁疙瘩做护盾,自然也不惧怕躲在暗处放黑枪的驭兽师。

    现在的情况,简直就像在拍犯罪片一样,开车的凸眼毫无顾忌追在我屁股后面,若不是仗着地形,我早被撞飞出去了。

    “小心!”车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似乎在提醒凸眼什么,我还没意识到问题,便见追着的车突然往旁边一打,似乎往右猛打方向盘了,像是在躲避什么东西。

    彼时我脚下不停,顿时着了道,瞬间觉得脚底下一空,整个人就坠了下去。

    废料洞!

    这瞬间,我脑子里闪过这三个字。很显然,刚才是个高地,里面的人先瞧见了,所以打了方向盘躲坑,我却着了道。

    落下去的瞬间,洞口的杂草便遮挡住了天光,我眼前霎时一片黑,落地时,听得吧唧一声响。

    得,这下面是个积了水的烂泥坑,没有石头,我摔下来,受到的精神惊吓,大于吃到的皮肉之苦。

    不怎么疼。

    稍微适应了一下后,我便试着站起来。

    双脚踩下去,大半个小腿没入了烂泥中。

    周围黑漆漆的,洞里充斥着难以言说的怪味儿,土腥味儿、臭水塘味儿、腐烂味儿以及某种塑料味儿。

    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裤兜,啥也没摸着,才意识到自己戒烟戒的不是时候。

    我没什么烟瘾,偶尔抽一点,前几天不小心熏着何玲珑了,她问了我两句,说既然烟瘾不大,就戒了,身体健康最重要。

    我一琢磨,觉得她说的有理,等烟瘾大了再想戒,可不是自找罪受吗?

    戒烟第六天,我掉进了这个废料洞里,连支打火机都摸不出来。

    这时,外面传来了汽车再次发动的声音,并且声音开始逐渐远去。

    “诶——诶!!”我在洞里大喊了两声,外面什么动静都没有,发动机的声音,完全消失了。

    得,靠自己吧。

    我摸索着,摸到了边缘,好在土质较夯实,能让我往上爬。

    摸黑爬洞不是件容易的事儿,其间无数次落下去又爬起来,六七米高的洞,我足足爬了至少一小时。

    中途我试着喊驭兽师的名字,心想他如果在附近,怎么着也该来拉我一把,结果那小子一点动静也没有。

    等我终于爬出去时,这地儿就剩下我一人了。

    低头看了看自己,浑身都是黑泥,恶臭难挡,我在草地上打了几个滚,把烂泥蹭掉一些,便走到马路口打出租车。

    摸出手机看时间,此时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何玲珑和眼镜儿,应该已经上高铁了。

    “师傅,到明光酒店……不、到警察局,对,麻烦开车到警察局。”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