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2章:历史,冰龙降世
    第二天一早,安洛西终于将身上的绷带也卸下来了,换上了见习骑士们标配的银白色铠甲,铠甲上绘有代表着胜利的月桂和代表和平的橄榄枝。

    “嗯,还是这样好看,老弟!”塞芙蕾围绕着面前帅气的少年转圈,欢欣鼓舞,像个小女孩,却更像个姐姐,流露出那种温婉动人的气质,带着莲花般微冷却怡人的少女体香。

    事实上她的年纪的确不大,才十五六岁的年纪而已,如果没有进入教廷,恐怕就是在某所学园里成为人见人爱的校花,天天都有精美的下午茶请柬。

    “喂喂喂……这样叫不好吧……”安洛西一阵鸡皮疙瘩。

    他能从塞芙蕾的话语中感受到浓浓的暖意,可他的前世感受不到这种温暖,有的只是血流满地的痛苦。

    自己莫名其妙多出个姐姐,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认了,从前世开始到苏醒之前,只记得内心是孤独的,被撞飞后,灵魂仿佛漫游在无尽的深海中。

    冷,非常冷,好不容易逃离出这种无边的寒冷后,终于感受到了暖流,所有的血液都温暖起来。

    “好啦,我去训练场了,教官应该还等着我归队吧。”

    安洛西从墙壁上贴着的作息表知道了真.安洛西的作息时间,今天是祷告天,又被称之为礼拜一,骑士们要例行训练,修女们要例行祷告。

    “明白,我去颂经了,如果你的魔法不能练习的话,就专修剑道吧。”塞芙蕾换上洁白的修女服,像所有修女那样,将头发包裹起来,银白色的龙徽别在领口,那是圣塞雷教皇国的国徽,以栖息在北方的守护巨龙苏里诺为象征。

    那是条身披雪白甲冑的冰龙,在上百年前群雄争霸的乱世,教皇国不过是无数国家中颇为弱小的那一个,世界上真正的霸权是东方神国与安雷亚帝国,那时的人们,虽然掌握了高超的技术,却愚昧无知,对古神的存在表示敌意。

    神到底有没有尚还有争议,但圣教和小小的教皇国却是无故躺枪的,安雷亚帝国的皇帝被巫术困扰,下令屠杀了行宫中所有的奴仆,又下令,屠尽世间一切宗教,展开了史无前例的杀戮。

    那场血腥的战争中,当时统治了整个西方的安雷亚帝国大手一挥,将教皇与他的圣教判为了异端,帝国派出了重装骑兵与枪骑兵军团,强大的魔法师与剑武者率领军团沿途屠戮,所经之处,寸草不生,直到大军兵临城下,也无人可拦。

    圣教的信仰者首先发生了内乱,民众们的信仰也发生了动摇,圣教教会他们平静与祥和的待人,训导人们祈求和平而不是追寻力量,这样的宗教也被清剿,教皇虽然面不改色,却不是傻子,看得清形式,人民需要新的希望。

    安雷亚帝国却并不急着破城,他们切断了中庭的水源,封住了所有的出口,他们要做的只是等待盛夏,等到饥荒、瘟疫和仇恨降临在这座城市里,到时候,这些愚蠢的教徒自会打开城门的。

    该怎么办?

    被凌迟的教皇国只能抓住唯一的救命稻草,有人说,北方,寒冷荒芜的北方,也许是神的故乡。

    消息的真假已经无从判别,教皇在绝望时,选择了希望。

    最忠诚的骑士在大军围困中庭时,义无反顾的突破封锁,前往了北方。

    然后,再也没回来。

    日子一天天过去,大陆西方难以忍耐的酷热也降临了,正如安雷亚帝国高高在上的皇帝预言,饥荒与瘟疫夺去了大部分人的生命,骑士没有回头,教皇也日渐憔悴,为了保全最后的教徒,他准备开门投降,然后自缢于城门之上。

    可一切都随着那天改变了,当圣塞雷教皇国陷入亡国之际,毫无征兆的冰雪风暴席卷了中庭,巍峨得如同雪山般壮观的冰龙自遥远的北方降临,展开了遮天的巨翼,挡住了燥热的阳光。它正对着攻城的大军,龙威浩荡,让人颤抖窒息,伟岸的背影让人以为神带着千军万马从天国下世;它的背脊上仿佛有冰涛涌动,带起狂风与冰雪;水晶般通透的冰翼仿佛顶天的华盖,当它落下时又如同坠地的天穹!!

    帝国大军因为恐惧而发起了冲锋,著名的重装火炮齐射,试图击碎冰龙那灿若星辰反射阳光的冰翼。

    但它的鳞甲竖起,轻易阻挡了安雷亚帝国的连绵的炮火,仅仅只是龙息便毁灭了当时被认为是最强大的枪骑兵军团,魔法师和剑武者如蝼蚁般被踩死,带来的只有漠然的冷寂。

    巨龙以这样的姿态首次闯入了人类的世界,人类对他们敬畏、恐惧、将它们奉若神明,苏里诺守护了这个国家,被认为是古神在人世的对话者。

    憎恨巨龙的敌人恶狠狠地将苏里诺贬为所谓的“中庭之蛇”,赞颂它的教徒却为它筑起歌功颂德的青铜柱。

    自那日起,人类终于明白,世界上人类才不是最强大的,巨龙才是这个世界上究极的、伟大的生命,被它们庇佑的教皇国,的确是神话的降临。

    围绕着这种生命,圣塞雷教皇国建立起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龙之翼军、圣十字铁甲军和龙骑士军团,随着北方的逐步开发,全新的机械科技得到发展,因为巨龙拥有收纳珍宝的习惯,它们死后的尸骨中,也蕴含着极其珍贵的金属。

    从此,安雷亚帝国被彻底毁灭,东方神国也在侵略性的交战中节节败退,各国君主唯有脱下上衣,虔诚的跪倒在冰天雪地里忏悔,才能得到教皇的怜悯,确保自己的国家不会被铁骑所摧毁,在圣塞雷教皇国大肆进攻的时间里,世界上三分之二的土地甚至包括海洋外的大多数岛屿都被纳入了圣塞雷教皇国的领土内。

    但东方的异端却没有停止抵抗,哪怕他们的主力军团已经悉数覆灭,因为他们有着自己的天堑。

    它被称之为“candle dragon”,一条令人胆寒的超级裂谷。

    这条裂谷横穿了世界的南北,如同一条巨龙的尸骨,一端是西方,一端是东方,当太阳从东方升起,越过裂谷时,光明才直射中庭。

    神国的残籍上记载,candle dragon视为昼,瞑为夜,吹为冬,呼为夏,不饮,不食,不息,息为风,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巨龙,是神国的图腾,是东方的象征,只不过仍在沉睡。当它苏醒之时,便是神国崛起之日,西方众神归隐的坟墓,也将被一一捣毁。

    只不过对于这样的故事,任何一个去过东方做生意的商人都会嗤之以鼻的告诉你都是胡扯,是东方人害怕教皇国的龙骑而编造出来的笑话。

    说这种话的时候他们通常都会带着狂热的宗教热情,在他们看来,只有圣教才是最伟大的,只有苏里诺才是真正的王者,他们都坚信着这一点。

    在这个以龙为尊的世界里,成为一名龙骑士是每个人的最高梦想,驾驭着舞天的巨龙,才是男人的浪漫。男孩若是成功与巨龙签订契约,可以立即踏入上流社会,就算是贵族也要以礼相待;女孩若是嫁给了一位龙骑士,便是平步青云,受到万人追捧的贵妇人。

    死去的巨龙甚至贡献了它们的龙骨:教堂穹顶的支撑使用的是龙骨,钟楼报时的齿轮采用巨龙的牙齿雕琢;福音级飞艇的框架采用龙的脊椎骨制造;晶莹剔透如同琥珀般的龙骨首饰,更是无价之宝;龙鳞制作的盾牌,还是强大的防御。

    开掘自北极的奇异金属们让剑武者这一特殊职业得到了巨大的发展,脆弱的青铜剑提升为坚硬的铁剑,发展为重钨合金乃至神圣金属,战士们老土的制式板甲变成了纹铁的甲胄。

    巨龙们生来收藏的无数宝石是更是魔法师们趋之若鹜的宝物,拥有一颗就足以提升魔法的威能;但对教皇国帮助最大的还是龙炎里蕴含的绝对高温,工匠可以锻造出足够强大的武器,终于将火枪换成了开门炮,终于将战马换成了楼车。

    前者如名所示,是足以轰开城门的巨型炮车,被冠以“大伊万”之名;后者则如同移动的大楼,行走在军团的最前方,因为采取了足够强大的金属作为墙面,配上收缩式的云梯,可以轻易跨越任何国家的城墙甚至将其压倒,代号“收割者”,正是圣十字铁甲军的冲锋武器。

    圣塞雷教皇国以巨龙立国,短暂的历史可谓是大起大落,自差点亡国后,教皇深刻意识到宗教必须依靠武力来守护,否则只会破灭。

    因此,三大军团,守护着教皇和他所爱的国家。

    因此,圣塞雷教皇国繁荣至今,任何来过中庭的人都极尽所能的描绘中庭的壮阔与魅力:教廷前圆形的盛宴广场,高耸入云的巨龙青铜柱,金色大丽菊与龙翼组成的国旗随风飘扬,一切的一切都显露出治安的稳定与中庭的骄傲。

    神学院和机械工程学院外永远都有熙熙攘攘的人流,人们都知道只有在中庭才能受到全世界最好的教育,一年一度的新年焰火表演可以说是教皇国最壮观的盛景,教皇福音弥撒更是让人沐浴到神的荣光!这些都是附庸的国度无法品尝到的壮观,那里的确是伊甸园般美妙的天堂。

    可天堂也有黯淡的角落,阳光找不到的阴影里,往往会滋生黑暗。

    安洛西暂时不明白这些,但他很快会明白的。

    得到了一次重生,必然也会经历一次绝望。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