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9章:忤逆之龙
    安洛西的手掌被烧焦了,放眼望去一片硝烟,神庙塌陷了,大地崩塌了,教堂沉入了地底,广场被巨大的裂缝替代,薇尔亚斯战栗着起身,金色的眼睛中有着掩饰不住的惊恐。

    脚下的土地依旧不太稳定,新的裂缝依旧在丛生,中庭的地面变得极不稳固,甚至可以说它坐落在一座活火山上——谁有能力改变一个城市的元素分布,屏蔽空气中所有的魔力?

    薇尔亚斯脸色煞白,她忽然想到了一个恐怖的事实:敌人的目标肯定是教皇,摧毁了教皇就等于摧毁了圣塞雷教,就等于摧毁了这个国家的精神支柱。但父亲他秘密乘坐飞艇前往了安洛斯克,就算教堂被摧毁了他也还活着!

    薇尔亚斯内心小小的激动了一下,庆幸父亲的善良拯救了他自己。教皇在就意味着这个国家还在,要知道历史上并非没有试图在中庭进行恐怖袭击的敌对者,但下场往往都很惨。

    安洛西看出了薇尔亚斯的脸色,察觉到了少女藏不住的心思,两个人互相搀扶着起来,完全没有了骑士的风范,铠甲上倒是都是灰尘和烧焦的痕迹,身旁几米就是一道漆黑的巨型裂缝,裂缝深处是红热的光,那是岩浆。

    袭击差不多该结束了吧?那些巨龙在半空中悲哀的嘶鸣着,这些有智慧的生命人类从不以“它”来形容,而是当做神一样膜拜着,以人类的称谓称呼着。许多来不及逃生的骑士落入了岩浆中,甚至连几位主教都未能幸免,其中就包括那位倒霉的雷诺主教大人。

    “先救人……救人再说!”安洛西内心的善良还是发挥了作用,大量民众离裂缝只有几寸的距离,一分钟前宽阔平整的盛宴广场和中轴线现在只剩下倒塌的废墟,燃烧的焦炭。

    被立柱拦腰斩断身体的人痛苦的扭曲着上半身,看得薇尔亚斯小脸煞白,无边的恐惧涌上了心头。

    她刚想施救,更大的震动忽然震起了所有残骸,几乎等同于把中庭内城放在蹦床上弹了一下!突如其来的地震波带着波浪般起伏的烈度席卷整个中庭,先前没有倒塌的建筑再也支撑不住这一波了,化为了碎石的暴雨;历经了数百年建立的城市,几乎可以说是倾刻间毁于一旦。

    痛、很痛,非常痛,耳膜破碎,流出了大量鲜血,根本不能被骑士防住的超低频共振响彻全场,紧接着的超高频电磁波让这个区域的磁场全部紊乱起来,在双重打击下视线也跟着黑了下来。

    他下意识拉住薇尔亚斯,后者痛苦不堪的抱着头,却无济于事。

    阳光放肆的倾洒,大滴大滴汗水汹涌的落下,视线虽然黑暗,可那一瞬间所有的金属物件全部裂开了,机械的大钟被未知的力量压成了废铁,窒息般的压力笼罩着这座充满了机械和神话的天堂。

    安洛西缓缓睁开眼睛,眼睛剧痛,流出来的是血与泪,一刹那间头顶上的太阳好像在与他对视,可看见的是虚幻的龙形,他震撼得说不出话来。事实上,这才符合他的审美。

    那是闪耀着金红色火焰的修长巨龙,没有象征性的巨翼,却有着灿金色的龙鳞和同色的龙须。

    每一片龙鳞的纹路都清清楚楚,简直就是鎏金的盛宴。

    它的身体呈现细长的流线型,若是没有那两对龙腿,看上去如同金色的巨蟒,可现在却像是真正的龙,东方龙。它轻轻的在空气和废墟中游荡着,太阳将他的光芒打在龙背上,更显得熠熠生辉,那五根爪子闪耀着超高温的光芒,从废墟中掏出了一个黑白相间的人形。

    那是穿着修女服的塞芙蕾,那是刚刚做完日常祷告的修女姐姐,重生之后的安洛西对此并不太感冒,毕竟重生前自己根本就没有姐姐之说。

    可看到衣着正式的塞芙蕾被未知的巨龙带走时,安洛西忽然觉得很痛,不是来自被烧灼的皮肤,而是产生自内心的、撕心裂肺的剧痛。

    像是被别人施加的,可那一瞬间自己分明也有这样的悸动。

    那……应该是属于自己的东西,那是上天赐予自己的姐姐,怎么可以……被你这忤逆之龙夺走?!

    简直就是无名的怒火,决心让自己保持理智的安洛西疯狂的咆哮着,那咆哮声与巨龙哀悼的悲鸣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中庭坠落的悲歌。

    很痛苦,对吗?

    好不容易有个姐姐,在你重生之日换上最美的罗裙,梳起最靓的发型,轻轻的为你解开绷带,在水泉下看着自己的样子。又为你准备好尘封了一年的骑士铠甲,亲手为你穿上,最后欢快的离去。

    现在她失去了,真的……要那么伤心欲绝么?

    是的。

    这就是我的答案。这就是……安洛西的回答。

    一根小时后。

    赫姆斯特的心一寸寸凉了下来,面前只有烧焦的大地,裂缝虽然基本合拢,可火焰却依旧未消,到处都是死难者,巨龙的尸骨横在大地上……

    赫姆斯特强忍内心的痛苦,骑上伤痕累累的巨龙,振翅低飞,搜寻着。

    半个小时前,仅存的十三位主教联合发布戒严令,尚保存完整的圣十字铁甲军简直发疯了,他们刚出内城还没多久,袭击就突然发生了。

    事后再来弥补也无济于事,只能入驻了中庭外城,在护城河上搭桥,将幸存的民众向外转移。

    还好有护城河的阻拦,岩浆的裂缝没有蔓延到人口占了中庭五分之四的外城,死亡者的数量不会太多,但绝不会少,更让人绝望的是,龙骑士军团的牺牲几乎是无可估量的损失。

    但现在再大的损失都无法让赫姆斯特分心了,他只关心薇尔亚斯,父亲不在中庭就是最好的结果,只要妹妹还在,他这个哥哥就不算失职。

    他很后悔,灾难来临之前,他与妹妹分别了,与众多忠诚的骑士一并,在盛宴广场上接受无数民众的祝福,很快,他们就会出征东方。

    但现实如此幻灭,甚至不给人一点喘息的时间,那一次分手也许就是永别,只剩下花期只有十六天的樱桃花在火元素的焚烧下无声的散尽。

    看着燃烧的素白花瓣,金发的少年身穿残破的铠甲,神色沮丧,整个人像是崩溃了似的,露出此生无望的表情,可却又几度变幻,似哭似笑。

    “姐姐……姐姐……我只拥有了两天的亲人……就这样离开了吗……就这样离开了吗?”安洛西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手,回味着在那条龙面前的渺小感与无力感,声音越来越小,小到只有自己听得见,却自嘲的笑了笑。

    也许自己就不该有什么姐姐对吧?自己就该孤身一人,不被……这些烦人的感情所困扰。

    可安洛西做不到度身于事外,他是个活生生的人,是人就有感情,有感情的人,不会放弃希望。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安洛西看向薇尔亚斯,喃喃道。

    “烛龙的神话,是真的……”情况好不到哪里去的薇尔亚斯,呆呆的看着充满了残骸的世界,金色的瞳孔明净无比,倒映出来的中庭,恍若末日。

    巨龙扇动翅膀的声音缓缓响起,狂风吹散了樱桃枝上最后的燃烧的花,直到巨大的龙爪落下,数米内的空间被龙爪占据,像是根顶天立地的巨柱。

    赫姆斯特从龙背上跳下来,看着面前的少年少女,复杂的情绪流露出来,带着浓浓的叹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