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1章:破秦之战
    此时此刻,相隔上万公里距离,世界的西南方。

    明斯顿帝国,在教皇国的版图上是一个规模不大的附庸国,采取帝制,是个不算平静的边陲小国,它之所以被重视,是因为它乃最靠近南方海岸线的国家,其沿岸拥有相当多的优良港口,海产丰富,是铁甲舰绝佳的补给地。

    之所以说其不平静,是因为,在教皇国未派遣军队驻扎的相当长时间里,这里一直都受瀛的海盗侵扰——那些异国的武士悍不畏死,水性极佳,常来岸边劫掠,据说是瀛皇的默许。

    在秦与瀛的盟友关系结束后,瀛国显然有了大动作,他们开始召集舰队。因为秦的麒麟铁骑已经撤回,南方的大海正对着圣塞雷教皇国上百万大军,他们以明斯顿港为基地,整装待发。

    面对世界上最强大的舰队,居于岛国的瀛显然不会轻视。

    密集的汽笛声接二连三的响起,巍峨的黑船将它们前端的巨型挡板打开,机械式收缩帆缓缓展开,威严的赤龙旗宣告了它的身份,帕珈索斯战马一批批运上甲板,很快他们就会在剑之骑与铁甲骑士的率领下出征南方海域。

    “今晚会有南风,可以把我们送到瀛国的本土。”轻轻的咳嗽声响起,“那么在此之前,问你一个问题,薇尔亚斯和安洛西抵达北极了么?”

    “嗯,父亲,已经抵达了。”赫姆斯特恭敬的说道。

    在明斯顿港市最雄伟的教堂里,穹顶上的视野可以包括整个港口,这里是个露天平台,周围是一圈负责守卫的铁甲骑士,正中心的圆心里只有他们两个,吹拂着南国温和的晚风。

    教皇点点头,有些伤感的说道:“龙骑士军团折损过半,对于伟大的苏里诺我们就无法交代,他已经亲自去追踪烛阴了,接下来就靠我们了。”说到这里,他的眼神中折射出金色的光,骤然间年轻了十岁,目光投向港口无数大船。

    “渡海战斗,我们也许并不占太大优势不是吗?”赫姆斯特欲言又止,“更何况对于三神国中的瀛国,我们实际上并不了解太多……”

    “但也要试试,我出征的消息已经透露给舆论场,现在这些传播者正将怒火引向东方的瀛。”教皇轻声说,“瀛,瀛,好一个瀛。”

    尽管这话轻柔无比,可赫姆斯特依旧从教皇的话中听出了杀气。

    赫姆斯特悄悄地攥紧拳头,对着南方的大海投视出无言的怒火,片刻后他长叹一口气,将之前不敢说的话还是说出来了:“烛阴特意袭击了训练场,有潜力的年轻人全部没了。”他闭上眼睛,“责任也有一部分在我这里。”

    “我已经知道了,没必要为此自责,我的孩子。话不是这么说的,教皇国建立以来三百余年都未曾出过如此动荡,现在我本人又在这里,因此谣言丛生。敌对者分明是想动摇教皇国的根基,先毁灭精锐,再从民众的信任感开始。”

    教皇一语双关,点出了中庭陷落事件的深层原因,“当初教皇国只是西方一个小国家,我们能崛起的原因固然是因为第一代冰龙骑士,同样也是因为圣教笼络人心。说白了,圣教不过是政治的工具,所谓神下达的旨意,不过是我们发动战争或者收服附庸国的理由罢了。”

    朦胧的夜色之下,教皇也对着夜空中旋转的星河长叹一声。

    赫姆斯特的脸色变了变,不明白父亲这话的意义。

    教皇回过头来,用手搂着赫姆斯特的肩膀,他从上面感受到了作为父亲的温暖,那种感觉令人宽心。

    父子间无声的对视着,最后两人将视线放向不远处的港市。教皇首先开口了:“赫姆斯特,我从小要求你知晓这世界的历史过往,那么你可知瀛的历史?还有十几年前发生的战争?”

    赫姆斯特点点头,“这个,布莱卡曾经亲自为我讲解过,还是父亲您要求的。但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有些疑点。”布莱卡是教皇国的外交厅长,也是学识最为渊博的大学者,他拥有一座巨大的图书馆,从上古的楔形文字泥块到中古的羊皮卷,从神代文字书写的典籍到方块字书写的历史,他都有所收藏。

    “什么疑点?”

    “布莱卡厅长收藏了那么多历史,可我觉得,他的历史是死的,真正的历史,想必父亲才是真正的了解者吧?”赫姆斯特看着父亲的眼睛。

    教皇忽然露出欣喜的表情,一个清脆的响指,所有铁甲骑士全部撤走,“没错,这么多年了,终于有能明白这一切的人了,还是我儿子。

    “十八年前,破秦之战。在西方未曾越过烛龙裂谷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我们只知道东方有古老的神国,却不知道神国也拥有多个国家组成。

    “其中,秦是三国中最强大的一方,而且拥有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几千年前。如果任其发展下去,圣塞雷教皇国都不一定有他们强大。他们的人民吃苦耐劳,他们的想象宏伟壮观,在他们最辉煌的年代,拥有长度超过整个烛龙裂谷的‘长城’,拥有高高在上的‘天顶宫’……

    “但那时,刚刚接任教皇的我,还是太年轻气盛了,自诩拥有圣十字铁甲军和龙骑士军团,在世界上所向披靡,率领三百万大军越过了烛龙裂谷,扑向了秦地,那是一场不为人知的战争,因为我们没有取得荣耀与胜利。

    “虽然攻破了长城,攻破了秦的都城咸阳,甚至逼得秦之帝与我们在城楼下决一死战,可我们付出的代价也是惨重的。我之前跟你说过,瀛有八岐,竺有摩羯,秦拥有的守护者,是巨龙都无法抗衡的存在,他的名字叫……凰!”

    带着森然寒气的那个词,从教皇嘴里缓缓挤出来,赫姆斯特肃然,哪怕尽量压低了声音,他也依旧可以感受到这个词带来的压迫力。

    “……凰?”

    “破秦之战,凤凰始出,其身炽烈,其翼遮天。”教皇用秦语说出了这段话,虽然生涩拗口,可赫姆斯特明白那种生物具有的力量。

    教皇深吸一口气,“所以,我们之后与秦展开了长久的贸易,甚至还做到了双方互不侵犯。这都是凰的威慑力,哪怕是我们很快就会对上的八岐大蛇,也完全不是凰的对手。

    “最让人震惊的不是这一点,秦供奉着一件至宝,《苍海异兽图》,教廷第一次知道了东方的力量,那些我们眼中的蛮荒人拥有的,除了凰,还有鲲鹏,还有应龙,甚至还有龙之原种,他们都生活在秦地的深山大泽中,如果教皇国进攻东方,他们……全都会被惊动的。”

    “……受教了。”赫姆斯特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战争果然不是儿戏,国家能立国都是有根本的。”

    教皇欣慰的点了点头,赫姆斯特已经长大了,终于能全方面考虑这些问题了,把教皇国的大军交给他,是完全可以放心的,他说道:“龙骑士军团并不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所以它被重创,我也不太担心。时代已经变了,机械文明正在颠覆传统,十一阶骑士也绝不是人类的巅峰,教皇国立国数百年来,不可能只有明面上的力量。”教皇语重心长的述说着,为他阐明了一个最简单的道理,“不论时代如何变化,你要明白,我的儿子——唯一能依靠的、真正强大的,永远是自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