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9章:冰莲,盛开
    “唔……”

    此时此刻,并没有意识到危险降临的安洛西,还傻傻的没弄清楚状况,在半梦半醒间发出介乎于梦呓与无意间的哼哼,让伊赛亚不住的皱眉。

    这时,安洛西的身体里忽然传来一声冷哼,简直就是一声震雷,在天雷滚滚间强行唤醒了安洛西。他一个激灵,浑身上下都抖三抖。

    “安洛西,交给我吧。”烛龙在他的脑海中轻声地说道,与此同时,他的身形也从虚幻变得凝实起来,“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想杀了你。”

    “杀了我……”

    安洛西喃喃道,大脑骤然间变得清醒起来,可这份清醒也只是持续了一瞬,他喃喃道,“怎么可能……”

    “好好睡一觉吧,大人之间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操心,毕竟,你的作用在未来。你认了我当老师,就是我的人,而我罩的人,不论出了什么事,哪怕天塌了……都有我扛着呢。”伴随着这番催眠曲似的细语,属于安洛西的灵魂渐渐沉入了虚幻的海中,四面八方仿佛都被海水包裹着,那海水温暖、让人安逸。

    渐渐的,少女的笑颜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安洛西心中。

    她无拘无束的笑着,露出白白的牙,金色的长发如雨后的阳光,不知为何总让人有种保护欲。

    果然是个可爱的少女,身穿黑白二色庄严肃穆的修女服,她每天的工作都那么简单明快,和唱诗班的其他修女们一起,在教堂巨大得足以传递回音的穹顶下歌颂着那段古老的历史……可如今她却被烛阴以特殊的方式带走了。

    “安洛西”闭上眼睛,随后睁开,如果用前世都说法来看,哪怕白天,也像是两个特大号白炽灯打开的样子,但这双眼睛却随着头颅的微垂注视着地面,炽热却无形的魔力从心脏中涌出,伴随着血液沸腾着流过全身。

    这是与烛阴同源的魔力,至纯至烈、是元素中的王者,可以轻易排斥任何元素,也能调集火元素的洪流,教皇国的元素分析师和魔法师将它定性为“火元素聚合体”,可他自己知道,这不过是最普通的一部分,是力量的延伸。

    当它从每一个毛孔中如野马般奔腾而出时,冰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冒出蒸汽,耳旁回荡着“嗤嗤”的声音,那是脚下的冰在受热融化。到了这个时候,伊赛亚的表情不着痕迹的变了变。

    有些不自然。

    而“安洛西”整个人的气质仿佛直接升华到另一个境界,那种原自灵魂的气场被另一个“人”无声的替代,他迈开脚步,在冰原下留下一串蒸汽与冰洞,整个人简直是一座即将爆开的炼钢炉——这是伊赛亚回忆起来后最直观的感受。

    “有意思。”

    不远处,伊赛亚停下了脚步,他的双手一直都插在时髦的外套口袋里,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像是对什么事情都漠不关心,其实已经洞察了一切。

    那种懒洋洋的感觉,如果硬要说的话简直就是厌世情结,只有那种身居高位的权力者,和凌驾于众人之上的强者,才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这种慵懒与倦怠——可是,如果谁因为这一点而轻视他们的话,必然会付出很惨重的代价。

    “我该叫你什么呢?烛阴么?还是安洛西骑士?”伊赛亚缓缓道,“你的秘密,藏不住的。”

    “你是……怎么发现的?”这个“安洛西”缓缓说道。

    “一个普通的预备骑士身体里,不可能有那种隐藏的力量。”伊赛亚的声音永远都云淡风轻,好像对什么事都漠不关心,事实上却将所有事都牢牢把控着,他目光炯炯的盯着安洛西,令人不悦的视线简直就是把一个人给扒干净看清楚,最后聚焦,“隐藏得极深,被小心翼翼的隐藏起来,这种感觉令人提心吊胆。”

    他看向安洛西那双冰蓝色的眼睛,“不是么?”

    “不,并没有,只是,你可能脑子有点问题,糊涂了。”烛龙实诚的说道,讽刺意味十足。

    “果然有点意思。”伊赛亚颇为满意的点点头,他用手托着下巴,眯起眼睛打量着安洛西。

    忽然,他愣了一下。“安洛西”抬起了头颅。

    熔金色,罕见的熔金色,不同于薇尔亚斯那种天生的金色瞳孔,她带着威严,他却带着烈焰——

    灭世的烈焰。

    那一瞬间,伊赛亚分明觉得自己看见了太阳,直视着耀眼的光辉,被太古的巨龙凝视,恐惧一晃而过,那保养得极好的皮肤上鸡皮疙瘩往上冒。

    “抱歉,你的敌人是我,我负责的,只是罩着安洛西。”

    平静的话语幽幽响起,是最简单的陈述句,陈述简单的事实,却被他说得牙齿咯咯响。

    “不……不可能,你不是烛阴!”伊赛亚终于反应过来了,有些慌乱的后退着,他对自己的判断一向有信心,可偏偏这次失误了。

    他追踪烛阴的时候,她失去了踪迹,正巧这个时候薇尔亚斯触动了空间铃铛,把他叫了过去——

    直到解决千殇叶的时候,情况都一切正常,可他却总觉得这件事充满了诡异,安洛西天真的外表下,像是有最深的锋芒,以及刻意的躲闪,尤其是在自己离开后,这家伙为什么流了那么多汗,他又是在隐藏些什么东西?

    他暗中观察,终于发现了端倪,所以干脆动用简单粗暴的手段,如果只是个心智尚未成熟的孩子,那这事就直接带过吧,可现在问题显然不是。

    “抱歉,不是!”“安洛西”也证实了伊赛亚的猜测,他的话语中充满了痞气,简直就是后街那些专门打砸抢的小混混,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学会的。

    他咧嘴一笑,两个拳头猛砸在一起,骨骼脆响,肌肉拉直,接着,阴沉的、干笑了两声。

    “你和烛阴,是什么关系?”伊赛亚强迫自己心静下来,不要坏了心性,一字一顿的吐字。

    “还用不着你管!”伴随着冰冷的大喝声,“安洛西”全身被炽热的光辉笼罩,他轻轻的抬手,爆发性增长的火元素魔力融化了周围的冰川,简直是瞬间从冰川变成了水蒸气!

    两个人脚下空无一物,同时悬浮在半空中,杀气井喷般爆发!

    谈不成了——意识到这点后,伊赛亚也没必要留情面了,该狠则狠,单挑他还没虚过谁!

    冰玫瑰的刺剑缓缓从虚空中出现,伊赛亚紧紧的握着剑柄,轻轻一旋,一点,剑锋仿佛画出无形画卷,荡漾起虚幻的涟漪,空气中所有水元素和空间元素都被吸引,旋转着扭曲着,隐隐约约变成了一个环,最后汇聚成了绽放的寒冰之莲!

    冰莲盛开,仿若幽世。

    空间与冰的完美结合,伊赛亚不愧是巅峰强者。

    “空间元素?有门道……看来冰龙骑士妈的就是幌子!”烛龙阴阳怪气的说道,消失在他视野中。

    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巨大无比的火元素汇聚成球体,形成了一颗炮弹,冲伊赛亚脑门上砸去!

    伊赛亚面不改色心不跳,他持着绝世无双的剑,如同绝世独立的雪莲,偏偏却像音乐指挥家一般风度翩翩,战斗对他来说仿佛只是一出精彩的音乐剧。他正色道:“没办法啊,只有你这种对手,才值得知道这个秘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