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42章:审讯
    此时此刻,北极腹地,相隔了十几个时区的极寒之所,并没有明显的昼夜之分,冰原反射着极其耀眼的阳光,它们不仅隔绝了热量对大地的作用,强行阻断了冰层融化的因素,也让视线受阻。

    而目前处于北极的薇尔亚斯和安洛西也帮不上什么远忙,现在的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战况瞬息万变,从为数不多的消息中他们知道前线告急,但他们其实已经做的够好了,通知了拥有镇国者之名的伊赛亚,他的降临让年轻的少年少女们不再担心,伊赛亚是大哥哥,也是偶像,实力深不可测,根本就没有人见过他全力以赴的样子。他就是那种人,具有一人扭转战局的能力,仅仅只是大名,就莫名的让人感到心安,仿佛他在的战场,战无不胜。

    半个小时前,老艇长弗洛特把安陵雪押回去了,剩下的艇员也不便久留,救援队来了后,把这些幸存者全部打包带回了之前那座巨大的龙谷都市——艇员们和没负责护送任务的其他艇员诉苦,表达那种劫后余生的惊险,以及见证了冰龙骑士临时的惊喜。这下诉苦的反倒是那些在都市里花天酒地的艇员们了,两拨人吹牛扯皮,几个小时前差点挂掉的经历全然被抛在脑后。

    薇尔亚斯身份特殊,因为有赫姆斯特这层堪称无敌的后台关系,她带着安洛西在紧靠着北极罂粟的军团营地里休息,为这次袭击写报告,安洛西刻意忽略了一些重要的细节,比如有关于千殇叶的立场,还有自己把安陵雪撞进了热水罐……

    他和薇尔亚斯终于享了次福,住的都是铺着厚厚羊毛毯的营帐,在大冷天的甚至可以打赤脚跑来跑去,还能洗热水澡,但待在里面实在太无聊了,外边还有各种巡逻的铁甲骑士,他们干脆旁观了一会儿对安陵雪的审讯——

    负责审讯女刺客的军官是两位年轻的女军官,在军队里担任文职,长得很好看,挂着礼仪性的笑容,可这笑容却总是让同为女性的薇尔亚斯毛骨悚然。另一位女军官也是笑眯眯的,可她的笑容却让人如沐春风,是温和的大姐姐形象。

    在一间单独隔离的审讯室里,有光元素凝聚而成的白炽灯,有着耀眼的光芒,几乎晃得让人睁不开眼睛,最让人无语的是审讯室本来就很阴暗,那种视觉上的疲劳往往会造成心理上的疲劳。

    两位女军官一左一右,文书官随时准备着进行审讯记录。

    其中一位好言好语的劝道:别被坏人蒙蔽了心灵,你还小,还有机会得到救赎,还能悔过自新……将你知道的全部说出来,会有新的机会的。

    可安陵雪却像个雄辩家一样微笑着打断了她说的话:你们的神是不会拯救一个心已经死掉的孩子呀。

    天真幼稚的语言,可是经过她的口说出来的话却都像死神开口,令人不寒而栗。她才多大?十六岁有没有?和他同龄的女孩子都花枝招展,洋溢着青春与活力,他们活跃在学园祭、下午茶时间和舞宴中,没有人会把这种性格与天真活泼可爱的少女联系在一起。

    可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就在眼前,很难想象是什么样的环境把她变成了这样一个人,女军官没由来的一阵寒战,如此深究的话实在是太可怕了。

    另一位女军官收敛了笑容,她的双手用力的按住审判桌,发出“铛”的一声,他直勾勾的盯着安陵雪看,很少有人能受得住她这极具压迫力的凝视,可安陵雪却一脸无所谓。

    女军官:同为女性,我不得不提醒你一下,隐瞒真相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不论你的年龄大小。看得出来,你头脑清晰且深思熟虑,我想你也应该明白这件事的后果,可大可小,你有悔过自新的机会,也有陷入地狱的机会,我在这里宰了你,都不会有任何人反对!

    薇尔亚斯悄悄告诉安洛西,这就是审讯犯人时常用的手段,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黑脸负责威胁犯人,白脸负责抛出橄榄枝,双重逼迫下,足以让犯人的心理防线动摇。

    可是这么久过去了,阴暗的审讯室里甚至连大大的白炽灯都有些辣眼睛了,这个年轻的女孩子被禁锢了所有魔力,双手双脚都被细长的锁链拷住,可她就这样安然坐在铁椅上,淡淡的微笑着,一脸云淡风轻,可谓软硬不吃。

    女军官比她还急,这个女孩子就是怪物啊!一块难啃的石头!不论怎么审都审不出来,她甚至在考虑要不要上刑了,如果上刑也有用的话。

    虽然双方明面上都保持着彬彬有礼,可在安洛西看来,安陵雪的笑容才是真让人毛骨悚然,她兼具清纯与魅惑,暗紫色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脑后。

    她的眼角流露出孩子般的天真以及好奇与无畏,好像一开始,这个女孩子就不畏惧任何事物。

    事实上,她的作用就是信使,而她传达的已经传达了,给了想要传达的人,也就是伊赛亚。

    直到现在,这座都市里的人都不知道她的用意。

    伊赛亚走了,那么,接下来来的会是谁呢?

    安洛西和薇尔亚斯心照不宣,现在这个女刺客的拘禁权已经移交给军方了,从此安洛西两人与她就永不相见了——她尽管是女孩子,甚至未成年,但教皇国的法律并没有规定,作为敌人的未成年女孩不会受到惨无人道的对待。

    她可能会再次移交给安全厅,被那些称之为“特工”的黑衣人关押在某座深山老林的监狱里,或者暗无天日的矿洞中。那种鬼地方薇尔亚斯参观过,又叫“渣滓洞”,是专门用来关押战犯的。甚至无法让人站起来的空间里,能陪伴犯人的只有煤灰和一扇几厘米宽的铁栅栏,吃食基本上是饭渣和面包糠,没有伴,待久了,是会把人精神给逼疯的。

    关键是,渣滓洞还不算可怕,黑牢里才是让无数罪犯胆寒的原因之一,薇尔亚斯也只是从某些典籍上知晓了而已,这甚至是无法公开的黑级机密。

    这个国家能强盛到现在,依靠的可不是圣教的感化,背地里还进行了各种手段,包括秘密处决、暗杀、在它刚刚壮大的那一段时间里,安全厅的全名是“国家安全及情报保障厅”,他们的编制极其严格,是不折不扣的国家暴力机关,背后拥有国家机器的他们肆无忌惮,那些情报员和特工拥有极其强大的实力,哪怕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也不在话下。

    更恐怖的是,他们无所不用其极,为了情报什么手段都用得出来,一旦犯人价值被发掘完就会被秘密处决;他们还把敌国政治上响当当的大人物关进黑牢里直到永远,虽然不至于要了他们命,却等于让他们彻底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薇尔亚斯至今还清晰的记得那个摆在父亲桌上的文件袋,它的熟牛皮封面上纹饰着黑色的玫瑰与红色的龙翼,一对龙翼包裹着那朵妖异的玫瑰,组成一个完美同心圆。她好奇的抽出一张,里面封存的纸质文件里有一个个触目惊心的名字,伊米雅、雅各埃塞达、里诺克、斯洛克维斯、霍克扬、艾莎尼亚斯……

    每一个名字背后,都意味着一个国家的覆灭,替代它们的是教皇国一个个行省,居然还沿用原名。

    这些王国或者中立国,在明面上都是被东方入侵而覆灭的,因为最高领袖的死去而被教皇国接管——现在她想,这种类型的接管真的是正常的么?那个神秘的文件袋出现在教皇的办公桌上,又意味着什么?她忽然不敢往下想了,再往下涉及的,恐怕就真不是她能知道的秘密。

    安陵雪无论是被送往渣滓洞还是黑牢都不可能是美好的蹲地板。她将面对的,可能是人性中最阴暗的一面,那一面哪怕是薇尔亚斯都不敢想象,绝望与沮丧,最终造就出来的是非人的怪物,而怪物面对一个面容姣好的少女,会发生什么事?她忽然有些担心起安陵雪了。

    她太犟了,脾气与生俱来,甚至根本就不了解教皇国的手段,看似高明的微笑,却愚不可及。薇尔亚斯默默的下达了定义,心理活动汹涌澎湃。

    “真是怪物。”

    实在看不下去了,安洛西悄悄的给出了这么一个评价。

    薇尔亚斯没有接过话茬,只是无声的点了点头。

    她发觉自己忘记了一个事实,这女孩儿本来就是一个怪物……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