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89章 繁花落2
一早,战斯爵出门,路上有点堵。
他今天是去陪程青青拿检查报告,程青青的第二次抗阻断治疗已经结束。这一次的结果,至关重要,她是不是真的被感染,也就能够确定了。
所以,战斯爵很紧张。
只是,没想到他赶了早,却还是遇上了堵车。原因是,前面有两辆车追尾。
啧。
战斯爵抬手看了看腕表,这不知道要堵到什么时候,不如放下车子,往前走一段,再想办法。
于是,战斯爵吩咐司机在这里等,自己下了车,步行走过这一段。
这里是闹市区,周围有大型的MALL,各种商铺琳琅。战斯爵快步奔跑,却突然停下了脚步,他看到了什么?
战斯爵疑惑,退了回去。
一家早餐店里,战斯年正和洛音音在一起。
战斯年皱着眉,看起来不太高兴的样子。
洛音音笑着,拿手揉他的眉心,“干嘛一直皱眉啊?会老的很快的。”
战斯年不理解,“为什么要来这里吃饭?”
洛音音是洛家千金,却偏偏要跑来这种平民小铺,实在让人费解。
“这里没什么不好啊。”
洛音音满眼都是新奇。
“我啊,在轮椅上坐的太久了,看什么都觉得新奇。再说,这里有这么多人都在吃呢?他们可以,我为什么不可以?”
战斯年默然不语,静静的喝着咖啡。
洛音音咬着包子,腮帮子鼓鼓的,“其实啊,我和他们没什么区别,都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的人啊。我家有钱,那也不是我挣的。要我自己啊,这个包子都买不起,哈哈。”
嗯?
战斯年微怔,没想到,洛音音还有这样的想法,倒是难得。
战斯年抬手,指了指左嘴角的位置,“这里……”
“嗯?”洛音音讶然,“怎么了?”
“沾了东西。”战斯年好心提醒。
“哦。”洛音音抬手,擦着右嘴角。
“不是。”战斯年失笑,“另一边。”
“哦……”洛音音抬手,胡乱擦着,还是没有擦掉。
“不对,还在。”战斯年失笑,干脆抬起手,伸向她,用指腹替她擦干净了。
洛音音脸颊一红,“谢谢。”
战斯年轻咳,“咳,没事。”
两个人之间,变得微妙。
突然,战斯爵气喘吁吁的,站在了他们这一桌边上。战斯爵一言不发,瞪着他们。
“喂……”
洛音音先发现的战斯爵,朝战斯年试了试颜色。
战斯年这才抬头,见到弟弟也是一愣,“斯爵?”
洛音音的视线在两兄弟脸上转来转去,兴趣浓厚,“哇……今天总算是见到真人了,真的是一模一样!你们两个,是我见过最像的双胞胎了!”
对于洛音音的话,战斯爵一点也不在意。
此刻,他满腔愤怒,咬牙低喝,“大哥,你跟我出来。”
嗯?战斯年疑惑,但还是点点头,“好。”
于是起身,一同去了外面。
两个人没有走远,就在一旁的巷子里,这里附近没有住宅区,没什么行人来往。
战斯爵终于爆发,“大哥,你在干什么?!”
“嗯?”战斯年一脸茫然,“什么做什么?”
“你……”
战斯爵气结,脸色都发青了,指着洛音音的方向,“那个女人是谁?你这样,夏夏知道吗?”
战斯年脱口而出,“知道啊。”
“什么?”
战斯爵蓦地上前,拎住战斯年的衣领,目眦欲裂,“大哥,你再说一次?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夏夏?”
“我怎么对夏夏了?”
战斯年茫然,“我只是拜托夏夏帮忙音音结婚的事情,音音没什么朋友,女孩子终究比较懂女孩子……”
“什么?”战斯爵惊愕,“你还要跟那个女人结婚?那夏夏怎么办?”
质问出口,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咦?
是哪里不对?
战斯爵愣住,猛然惊醒,自己好像是哪里搞错了。
战斯年失笑,“弟弟,你是不是误会了?”
“我……”战斯爵不明白,“夏夏她喜欢的不是你?我的平安符里,什么都没有啊!”
“呵呵。”战斯年笑起来,“对,我的平安符里,确实有一张字条。”
“那……”战斯爵焦躁不安。
“别急。”战斯年淡笑着摇头,“但是,夏夏写的是,我是她最亲的亲人……”
什么?!
战斯爵错愕,竟然是这样,他误会了?
“你啊。”
战斯年上前,拍了拍弟弟的肩膀。“我说你这小子,最近总是各种不对劲,原来是这样,你这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战斯年轻叹,“你和夏夏,才是命里的一对。你们连小布丁都有了,同甘共苦到现在,你竟然还怀疑她对你的感情?”
“我……”
战斯爵羞愧的闭了闭眼。
“别在这儿站着了。”战斯年失笑,“还不快去找夏夏?她一直在等你啊。”
“……哦。”战斯爵用力点头,“好。”
语毕,一转身朝前狂奔而去。
这一条大道都在堵车,战斯爵一直向前狂奔,跑完了这条大道,才拦住了一辆车,赶去曹家。
岂料,今天的运气实在不太好,在曹家的那条路上,又遇上了堵车。
没有办法,战斯爵只好下车,再次狂奔。幸而,他是习惯健身的,但因为心情急切,跑到曹家,依旧是气喘吁吁、大汗淋漓。
战天雪看到儿子,吓了一跳。
“斯爵,怎么这个时候来了?这一头的汗,发生什么事了?”
“妈……”
战斯爵哪里有心情说这些?
“夏夏呢?”
战天雪怔愣,“你是来找夏夏的?”
“嗯。”战斯爵连连点头。“她人呢?在楼上吗?”
“哎,儿子。”战天雪拉住儿子,“你想好了?这次来,要跟夏夏说什么?”
“妈,我要和夏夏结婚啊!”
战天雪怔愣,随即笑了,“早该这样了啊。”
“妈,不说了啊。”战斯爵着急要上楼找梁千夏,“我先……”
“不用去了。”战天雪无奈失笑,“夏夏不在。”
“啊?”战斯爵错愕,“那夏夏去哪儿了?”
“哎。”战天雪叹息着摇头,“你来晚了一步,夏夏旅行去了,说是要整理一下心情。”
“旅行?”
战斯爵面色忧愁,“她去哪儿了?”
战天雪无奈摇头,“这个我不知道,夏夏没告诉我。”
战斯爵闭眼扶额,那他该去哪里找夏夏?
,content_nu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