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49章 没有仁慈
      在一声嘹亮的汽笛声中,游轮渐渐离岛。

        那些永远留在岛上的人,会渐渐变成植物的养分,很可能,明年前来参加试炼的人,所用来维持生命的野蘑菇,就是这些人的血肉浇灌出来的。

        随着游轮的渐行渐远,试炼岛也在人们的眼中越来越模糊,那些靠窗而住的人,都目视着试炼岛,渐渐消失在一片浓雾之中。

        夜幕渐渐降临,有人吃饱喝足,也休息好,悠闲的躺在甲板上的泳池旁,享受着一杯朗姆酒。

        萧阳已经摘掉了自己脸上的面具,在萧阳面前,摆放着每一个人这次试炼的评级报表。

        “看样子,返祖盟是想从光明岛当突破口啊。”萧阳看着一张张宁州和祖显走在一起的照片,随后将照片扔到身旁的火堆里,那里已经堆积不少照片残骸了。

        “祖显啊,可不要让我失望。”萧阳喃喃一声,继续看下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人,让萧阳嘴角不自觉露出微笑,“温柔……你这次在岛上的表现,的确让我大吃一惊,不得不说,你的成长非常快,现在的你,已经具备脱离利刃,也能独当一面的能力了,只不过,实力是你的硬伤,这方面要抓紧提升才行啊。”

        萧阳将韩温柔的照片也扔到火堆中,不一会儿,萧阳又看到唐豪这一次的试炼评级。

        “这次试炼,对你而言,是最简单的,也是最困难的,真正属于你的试炼,今晚才开始啊……”

        夜色当中,有人在把酒狂欢,有人已经入睡。

        唐豪躺在舒适的大床上,呼吸声均匀的传出,在岛上这三个月来,一直都是他去守护身后那个女人,从来没睡过一天的好觉。

        当唐豪睡熟时,他身旁的女人渐渐坐起身来。

        女人看了眼丢在床下的衣物,那里面装着她今天收到的锦囊。

        锦囊里的任务很简单,只需要她用最直接的方法证明,如果没有人帮忙,她一样能够通过试炼就好。

        最直接的方法?

        对于女人来说,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宰了这个帮助自己通过试炼的人,就如同自己第一次见他时的想法一样。

        女人慢慢拉开身上的被子,走下床,她轻轻将窗户打开一条缝隙,两条翠绿的小蛇从窗口缝隙当中蜿蜒爬行进来。

        女人轻轻吹了个口哨,两条翠绿小蛇顺着床边爬了过去,吞吐猩红的蛇信,当爬到床上时,露出尖锐的獠牙,对准唐豪的脖颈便咬去。

        在小蛇的獠牙即将咬到唐豪脖颈的时候,一道无形的气,将两条小蛇直接震碎,这突然的变故,吓了女人一跳。

        原本在熟睡中的唐豪,也在此时睁开眼睛:“为什么?”

        “你……”女人看着渐渐起身的唐豪,脸色有些发白。

        “你为了一个试炼证明,要杀我么?”唐豪的脸色,显得很平静。

        女人摇了摇头,张嘴想要解释。

        “我想听实话,告诉我,你因为一个试炼证明,想要杀我么?”

        “对!”女人一咬牙,承认了。

        “为什么?”唐豪再问。

        女人索性大声道:“因为不拿到这个试炼证明,我就会死,我需要用这个东西来让我活下去,这个理由,够了么?我生在了一个人吃人的地方,在那里,必须完成相应的任务才能活下来,我的父母在他们手中,我必须要将试炼证明拿回去,不管用什么手段!”

        “我懂了。”唐豪靠坐在床头上,点了点头,“你为了至亲,想要杀我,无可厚非,我不怪你,你走吧,不要让我再看见你。”

        唐豪在说话的时候,身体在颤抖,可见,他的内心,到底是什么样的。

        “你肯放我走?”女人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唐豪,在她看来,这个男人,绝对会杀了自己。

        “走。”唐豪出声,“不要等我反悔。”

        女人沉默几秒,随后对唐豪开口,“这条命,算我从你手里捡来的,等我救出了我的父母,我会向你赔罪。”

        说完,女人随便套上了一见长衫,大步走向房门。

        当女人刚准备拉开房门的时候,房门却被人从外面推开。

        萧阳的身影,出现在女人眼前。

        见有人这么大半夜的突然进来,女人显然愣了一下。

        “哥,你……”唐豪也看到了萧阳。

        萧阳看了眼短发女人,随后对唐豪摇头,“她不能走,你得杀了她。”

        短发女人脸色一变,看向唐豪。

        唐豪也是变了脸色,“哥,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她想杀你,你就这么放她走?”萧阳反问道。

        唐豪深吸一口气,“这是我的决定,放她走。”

        “我再说一遍,你不能放她走。”萧阳走进屋内,反手将门关上。

        唐豪从床上跳了下来,看了看短发女人,又看了看萧阳,“哥,算我求你,我真的不……”

        萧阳打断唐豪的话,“你如果不忍心对她动手,那就我来,但如果是我动手的话,我会一寸一寸的,捏碎她全身的骨头,我会将她的皮完整的剥下来,我会把她的脑袋,做成标本,放在你的床头。”

        在萧阳说话的过程中,一股无形的威压,从萧阳身上散发出来。

        站在萧阳身前不远处的女人,只感觉自己连喘息都困难,面前这个男人,带给自己一种无法言喻的恐惧!

        “哥!”唐豪眼中闪过晶莹,三个月的相处,他早就对这个女人产生了真感情,“你为什么!为什么要逼我!”

        “仁慈,会带来死亡。”萧阳很平静的说道,“你的仁慈,会在几天后的评选,害死你的父亲,也害死我,所以,要么你杀了她,给她一个痛快,要么,我将她折磨致死,你自己选!”

        女人在萧阳所散发的压力下瑟瑟发抖,这种威压,让她感觉自己快要疯掉。

        “我杀了你!”女人大吼一声,朝萧阳冲了过来。

        萧阳只是轻轻挥手,女人就被一股无形之气掀翻在地,再看萧阳的眼神当中,已经充满了恐惧。

        萧阳再一挥手,一只由气凝聚而成的大手,揪住了女人的头发,将女人提了起来。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杀了她,还是把她交给我。”萧阳出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