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17章 杨守墓
    老头双眼眯起,看着莫白髯,慢慢出声,“我这一把老骨头,苟延残喘到今日,为的就是守那最后一道门。”

    “可惜啊。”莫白髯摇了摇头,“如今两地贯通,你守的门已经开了,刚刚的震动已经说明了一切,你在这里待了太久,不问世事,固步自封,不知外界变化。”

    老头扫了一眼手中的锈剑,吐出一口浊气,“外界如何变化,老头子我管不到,我只知,里面那道门,谁都别想打开。”

    莫白髯眼中闪过一抹寒芒,“如果我非要打开呢。”

    老头右手举剑,左手弹指,轻弹剑身。

    在老头这一弹指下,剑身上的铁锈,陡然崩开,手中三尺青锋,于月下露出寒芒。

    莫白髯仍旧负手站于那里,他眼中的凝重,证明着老头手中这把青锋,到底有多么可怕。

    老头目光紧盯手中之剑,那眼神如同在看自己心爱之人。

    “我这残烛之躯,一生只练一剑,破了我这一招,就败了我这把老骨头。”老头拿剑之手渐渐垂下,随后,手腕一抖,剑锋直指莫白髯。

    “猫爷,接剑!”老头口中轻喝一声,声落之时,一步踏前。

    在这一刻,莫白髯只感到万千锋芒袭向自己,老头剑锋未至,莫白髯身上长衫,已经被划出道道裂口。

    狂风平地而起,袭向莫白髯,吹得他长衫猎猎作响。

    莫白髯站于这狂风当中,在此刻,莫白髯的眼中,只剩那一道寒芒。

    急骤如电,形如雷龙!

    一剑寒芒,一招普通的刺击,在老头手下,显得格外恐怖。

    地面都在裂开,这一剑的威力,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光让人说出去,绝对不会有人相信。

    在这一剑面前,仿佛所有的一切,都如同纸糊一般,显得那么脆弱。

    强大的气从老头身后爆发,他看似只出了一剑,但带起的威力,却是有万千剑芒,向莫白髯铺天盖地而去。

    在第一抹剑芒袭至莫白髯身前时,莫白髯动了,他身形急速后退,向平原上最大的土包方向而去。

    老头一剑并未刺到莫白髯身前,但他却并未再动,因为他已经打出自己最强一招。

    “老骨头我练剑一生,一生只练一剑,我虽残烛之躯,但这世上,那李庸才若不出世,无人可破我这一剑。”老头将剑立于地面,摇了摇头,转身。

    就在老头转身的那一瞬间,一股无形气浪自平原上最大的那个土包为中心,向周围扩散开来。

    老头古井无波的脸上露出一抹惊忙,他眼中破天荒的露出慌张神色。

    “禁制……”

    “哈哈,扬天一剑,果真名不虚传,一生一剑,一剑一生,若不突破极境,这世上真无人能破这一剑,杨守墓前辈,真是令我莫白髯大开眼界啊!”一道大笑声响起,莫白髯从土包后方走出。

    杨守墓转身,看着站在土包前的莫白髯,若仔细观察,会发现,他持剑的手,正在不停的颤抖着。

    杨守墓深吸一口气,浑浊的眼中,露出怒意,“墓没开!”

    “从来就没开过。”莫白髯摇头,“西夏陵墓,牵扯重大,西夏后裔与楼兰后裔,皆数于这天宠之儿,禁制又岂是那么好破,杨守墓,你老了,我说你故步自封,真的没错,你以为,这天地间,只有你在慢慢变老,殊不知,当气被封存后,每个人,都在这没落的时代苟延残喘,哪怕李庸才都不敢随意出世,又有谁,有那能力,去破除禁制呢!”

    莫白髯看了眼衣衫上道道细口,摇了摇头,“有些人,故步自封,是过分高估了自己的强大,而你恰恰相反,这么多年的隐世,让你低估了自己的实力,我左思右想,想要破除这陵墓禁制,哪怕拥有钥匙,也不够,唯有极境之人出手,才有可能,你,便是这世上,极境之一,你那一剑,有极境的影子。”

    杨守墓捏剑的手心出汗,“若不是禁制破除,之前的震动。”

    莫白髯脸上露出玩味之色,“气虽没落,但这个世界上,还有科技啊,想要大地震动,凭借现在的科技,轻松就能做到,你老了,不懂变通。”

    “你诈我!”杨守墓瞳孔一缩。

    “没办法。”莫白髯摊了摊手掌,“我这个人,向来喜欢用风险最小的事,取得最大的成果,托你这一剑之福,禁制已开。”

    “人猫!”杨守墓突然大喝一声,厉声质问道,“你当真要搅得这天下大乱不可么!”

    莫白髯摇头,“杨守墓前辈,千万不要这么说,搅动天下大乱,我莫白髯可没这种实力,我不过是顺势而行罢了。”

    “好一个顺势而行!”杨守墓捏拳。

    莫白髯抬头,看向天空,今日难得看见繁星。

    “这世界,沉寂时间太久,多少天骄,多少追寻道法之人,当年英杰,葬身在这时代,如今,也该是我辈崛起之时,任何时代,都有洗牌的必要,如今,也是时候了。”

    “疯子!”杨守墓咬牙。

    “随便吧,以前也有不少人这么说过我。”莫白髯不在乎的耸肩,“有些事,总要有人出来做的,我不做,一样会有别人,杨守墓前辈,做好迎接变化的准备吧,世界大变,你们这些处于极境之人,将会是感受最大的一批,我呢,还有别的事要忙,楼兰那边,媒介早已出土,唯有禁制未开,我也该去看看了。”

    “你走不了。”杨守墓手腕一转,重新提剑。

    莫白髯脸上露出一抹自信神色,“若论对招,我自认不如极境强者,但我若想走,哪怕李庸才来,也不一定能拦的下我,杨守墓前辈,再会了。”

    莫白髯话落,纵身一跃,身影消失在杨守墓的视线当中。

    杨守墓提剑的手,始终没有再动,因为他清楚,自己的确没有能力留下莫白髯,这个世上,也几乎没人能留下他。

    一辆车,停在杨守墓的篱笆院前,车门打开,萧阳自车上走下。

    当萧阳下车的瞬间,便脸色一变,他能清楚的感受到,这天地间,还存留的锋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