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90章 繁花落3
战斯爵出了曹家,给乐菲打电话,言辞恳切。
“乐菲,你知道夏夏去哪儿了吗?”
他能想到的,就是乐菲了。乐菲是夏夏最好的朋友,两个人之间一向是无话不谈、没有秘密的。
“哟。”
乐菲可算是逮着机会了,“原来是战总啊,你可算是想起我们夏夏了?”
“乐菲!”
战斯爵略显焦躁,“一切都是我的错,但是,你也想夏夏得到幸福是不是?”
“呵呵。”乐菲调侃到,“你的意思是,夏夏只有和你在一起,才会幸福?”
“是。”战斯爵眸光坚定,回答的斩钉截铁。
这让乐菲有些意外,“好。我告诉你……夏夏,去了天佑孤儿院。这是她的第一站……”
战斯爵怔愣,“明白了,我会去把她带回来。”
“战斯爵。”乐菲叫住他。
“嗯?你说。”战斯爵对待乐菲的态度很郑重,因为乐菲对夏夏而言,意义等同于家人。
乐菲轻叹,“我相信你,才会告诉你——那一年,在山洞救你的女孩,就是夏夏。”
什么??
战斯爵一凛,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怎么会?”
“难以置信吧?但这就是事实,这件事,我一直是知道的。周暮晨之所以会那样对待夏夏,就是因为这件事……因为,那一年,看到了衣不蔽体的你们。”
乐菲说到。
“你如果不信,可以去问问周暮晨,也可以去去问问桑柔。夏夏也是最近才知道,原来,她当年救的那个人就是你……夏夏,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战斯爵感慨万千,抬手捂住了眼睛,眼底无可遏制的潮湿了。天!他竟然弄错了!和夏夏在一起这么久,才知道,她就是他的山洞女孩!
“乐菲,谢谢你。”
“不用,战斯爵,去把夏夏带回来吧,给她幸福。你说的没错,只有你,才能给夏夏幸福。”
“好。”
挂了电话,战斯爵整个胸腔,仿佛都被填满了!
一刻没有耽搁,战斯爵立即启程,赶往天佑孤儿院。他到的时候,正是傍晚。
只是,他还是来晚了一步。
院长告诉他,“夏夏吗?她的确来过了,没想到,这么多年了,她还能记得自己小时候迷路,在这里住过。”
院长对梁千夏赞不绝口。
“她给孩子们留下了一笔善款,还从网上订购了电脑、电视,过两天就送来,真是个好孩子。”
“院长……”
战斯爵着急忙慌,“我现在要去找夏夏,我的助理会和您联系,院里还需要什么,您直接跟他说。”
“哎……”
院长拉住他,笑的别有深意。
“你和夏夏,还在一起呢?”
“嗯?”战斯爵错愕。
“装什么蒜啊。”院长笑嘻嘻,“当时,我就看出来了,你们两个小鬼,那么小就谈恋爱呢。”
战斯爵哭笑不得,却是点头,“对,我们现在,还在一起呢!院长,谢谢您。”
战斯爵朝着院长深深鞠躬,而后,离开了孤儿院。
这接下来,该去哪儿?战斯爵想到了——如果他是夏夏,就会去他们当初相遇的那个地方。
那是他们长大成人后,最初相遇的地方!
战斯爵连夜,飞往。
过去多少年,如今这座山,也已经开发了。当年,他们容身的那个山洞,原来是一处溶洞的入口。
现在,这整条溶洞都被开发了,战斯爵买了票,跟在一众游客身后。他环顾着四周,无法想象,这就是当年……他和夏夏共度一夜的小山洞?
战斯爵无奈的摇头,弄错了,竟然弄错了!他面对着自己的救命恩人、孤儿院的小花妹妹,却一直都没认出她来。
“不好意思。”
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梁千夏捋着鬓发,小声提醒边上的游客,“这里面不能照相哦。”
那对男女顿时就不满意了,“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吗?”
梁千夏笑着摇头,“我不是,可是,这里不是挂着提示吗?”
说着,指向一旁的提示牌。
那男的觉得不好意思,“走吧。”
女的却蛮横的很,“我就没看见,怎么了?用不着你多管闲事。”
“哦,是吗?”
战斯爵走了上来,笑意盈盈,“没关系,我已经告诉管理员了,二位不要走,管理员来罚款了,这上面写着,违规者,被请出,而且永远不能再进这座溶洞。”
“你,你……”
管理员果然过来了,“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
其他的声音,梁千夏都听不见了,对战斯爵而言,也是如此。
四目相视,他们只能够看见彼此、听见彼此。
慢慢靠近,“夏夏/斯爵……”
两人相视而笑,同时张开双臂,拥抱彼此,同时深深的闭上双眼。
“乖女孩儿……帮帮我……”战斯爵低头,捧住梁千夏的脸颊。
瞬时,梁千夏眼眶红了。
这是那一年,战斯爵在这里,对她说的话。
“唔——”
战斯爵低头,他的嘴巴,不偏不倚的贴在了她的唇上!四瓣唇紧密的贴合在一起。
瞬时,梁千夏闭上眼,两行热泪滚了下来。
战斯爵轻吻着她,“夏夏,嫁给我吧。”
“……嗯。”梁千夏含着热泪点头。
战斯爵扣住她的手,“夏夏,我们回家。”
“好。”梁千夏止住泪水,朝着他嫣然一笑。两人一同,出了溶洞。
外面,阳光正好。
两人相视而笑,命中注定的人,老天爷不会让他们错过。
后记。
回程,战斯爵定了专机,想要让梁千夏好好休息。她其实一直有认床的毛病,旅行这几天,一直没有睡好。
发机前,接到了程青青的电话。
战斯爵才记起来,那天,他原本是要陪程青青去看检查结果的。
“青青,对不起。”
“别说对不起了。”程青青失笑,“我打给你,是要告诉你,不要再抱着对我的抱歉了,我的检查结果……是阴性。”
战斯爵一怔,“这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却突然,那一头换了人,变成了程皓伦,“战总,青青没事了,也拜托你,不要整天往我们家里跑。”
说完,就挂断了。
战斯爵有点懵,他怎么感觉到,自己遭受到了嫌弃?
“呵呵。”梁千夏笑了起来,因为靠的近,她刚才都听了个大概。
战斯爵郁闷,“我关心朋友怎么了?”
梁千夏捏捏他的脸,“没看出来吗?青青的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大哥,喜欢青青啊。”
“是吗?”战斯爵恍然,“原来如此!”
梁千夏笑着摇头,“青青没事,是最好的消息。”
“是。”战斯爵握住她的手,“睡吧,我看着你。”
“好。”梁千夏闭上眼,安然睡去。
飞机起飞,赶往荔城。
一路平安,一路顺风。
抵达荔城,阳光正好。
从机场出来,梁千夏捂着眼睛。小声抱怨着,“是白天啊,阳光这么刺眼。”
战斯爵失笑,“那是因为你没睡醒,所以觉得刺眼。”
“啊……”梁千夏又打了个哈欠,“太困了。”
说完,往战斯爵怀里钻了钻。
战斯爵低头亲亲她,“回家接着睡,我们一起睡。”
梁千夏正要朝他翻白眼,突然,看到个熟悉的身影,于是立即举高了手。
喊着:“哥,哥!”
听到喊声,周暮晨转过了身,见到梁千夏笑了,“夏夏。”
战斯爵也朝他点点头,“周总。”
周暮晨的视线在他们身上转了转,一切都了然了,“看到你们这样,我就放心了。”
周暮晨笑着说,“回头,不要忘了告诉梁叔叔。”
“当然。”梁千夏笑着点头,又问到,“哥,你在这儿干什么呢?看起来,是在等人啊。”
“嗯。”
周暮晨点头,“许诺出去参加一个学术交流会,今天回来,我来接她。”
“咦?”梁千夏奇道,“哥,你还没有放弃呢?”
“这怎么能放弃。”周暮晨失笑,“都还没有好好努力过就放弃,那不是真的喜欢,这一点,是夏夏你告诉我的。”
“嗯。”梁千夏笑着点头,“哥,加油啊。”
战斯爵颔首,“那么,周总,我们走了。”
“好。”
战斯爵揽着梁千夏往前走了一段,到了门口的时候,梁千夏回头去看。
许诺出来了,正皱眉,不耐烦的把行李什么的都推给周暮晨。
而周暮晨全程都没有一点埋怨,反而乐在其中的样子。
战斯爵自然也看见了,轻声说道:“看来,你哥也要修成正果了。”
梁千夏笑着点头,真好,最近都是好事情。
接他们的车子来了,战斯爵抚着梁千夏上了车。车子摇摇晃晃的,梁千夏又要睡着了。
战斯爵哭笑不得,“就不能回去再睡吗?”
梁千夏挥挥手,正要说话,她的手机响了。打开来一看,竟然是袁梦发来的一张电子请柬。
附带了文字。
夏夏,我和牧程锦要结婚了,不知道你有没有空来参加婚礼?请柬我给你寄了,有空一定要来哦,带着战总一起。
“哇……”
梁千夏激动的捂住了嘴巴。最近果然,都是好事呢。原来,苦尽甘来,真的不是骗人的。
梁千夏往战斯爵怀里一钻,战斯爵抱着她,握着她的手,“睡吧,我们的婚礼,妈妈和奶奶也在准备了。”
“嗯。”
梁千夏点点头,安心的睡去。
她没有做梦,因为,现实里……一切都圆满了。人生不止,这一场繁华落了,来年还是会盛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