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31章 苏长老,深明大义啊!
    

    ♂nbsp;   第931章 苏长老,深明大义啊!

    这些见到煞气就往上扑的灵气好似突然有了生命一般,能够辨别出先天鬼煞和后天鬼煞的区别,竟全部避开先天鬼煞,去找后天鬼煞了。

    那些因煞气影响而失去意识堕落成鬼煞的百道鬼修被注入了金色符文的灵气包裹环绕着。

    道法灵气开始净化这些鬼修,而净化的速度相比之前彻底炼化鬼煞的速度,竟快了数倍!

    不过十来分钟的功夫,这些入百鬼道的鬼修们接连恢复意识不说,还好似响应了那符文的号召,完全倒戈,跟身边那些先天鬼煞和恶鬼厉鬼等东西干了起来。

    各大玄门弟子目瞪口呆。

    刚才那些质疑和奚落苏牧成异想天开的人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当事人扇了一巴掌,这一巴掌还又响又疼。

    姬家这位幸存的苏长老果然厉害!

    居然能想出办法这么快就净化万鬼窟里的那些百道鬼修,并化为己用!

    难怪君家家主会主动跟姬家交好,肯定是君易戍早就知道这苏长老的厉害之处,所以才愿意如此庇佑姬家。

    那些不管以前还是现在都没有得罪过姬家的玄门家主门主们这一瞬间,心中都闪过了招揽这位苏长老的念头。

    君家可以拂照姬家这老老小小,他们也可以,交好总没坏处。

    苏牧成接连不断地往阵法里打入金色字符,休息一会儿继续,重复几次之后,脸色开始变得苍白。

    苏可可心中诧异,就算虚空画符要比纸上画符耗费数倍多的精力,但依照师父的能力,也不至于这么快就精疲力尽。

    她刚抬手准备帮忙,就被苏牧成悄咪咪地瞪了一眼。

    那一眼传达了很丰富的含义,但苏可可马上就接收到了。

    师父资历和年龄在那儿摆着,他这么厉害的话,只会让人敬畏,不会让人忌惮。

    但苏可可要是跟他一样厉害,或者比他这个师父还厉害,那姬家就变成树大招风了。

    至于师父的另一个意思——

    小丫头眼中掠过一道亮光,眸子垂了垂,再抬起时表情已经变了。

    她满脸担忧地望着绘制符咒的苏牧成,大声道:“师父!师父您快停手吧,虚空画符耗费精力,您再这样下去,身体会吃不消的!”

    自己嚎完,顺带着偷偷踩了旁边秦墨琛一脚。

    秦墨琛看她一眼,认命地跟着一块劝阻,“苏爷爷,快停手!再继续下去,您还要不要命了?”

    在万鬼窟高声说话会有回音,所以万鬼窟里的鬼哭狼嚎声一直不绝于耳,令人烦躁。

    如今姬家这三人“真情流露”的声音也回荡在万鬼窟上空,落在了众玄门世家风水师的耳中,清晰异常,令众风水师一时感触颇多。

    苏可可声情并茂,难过得都快哭了,“师父,我知道你并不是因为刚才那几个浅薄之人的诋毁,才要拿自己的命争这口气,您是真的心怀大义,您还想为姬家正名,告诉大家,我姬家虽曾与妖魔为伍,却辨善恶是非。

    可是师父,天下大义关我们什么事呢?

    我姬家族人也基本死光了,正这个名又有什么意义?”

    苏可可说到后面,失声痛哭。

    她说到前面时还是演戏,可到后面,只要一想到当年姬家全族被灭的惨案,不刻意压抑情绪的时候,眼泪便说来就说来。

    “你们不用说了,我心里有数。”

    苏牧成执意继续,画符到中途,脸色一变,陡然喷出一口心头血。

    “师父——”苏可可神色大变,这会儿是真吓着了。

    众人都被这一幕深深震撼到了。

    姬家苏长老竟能为天下大义做到这一步!

    苏牧成被迫收手,靠在徒婿秦墨琛身上,苦笑道:“老喽,老喽,比不得年轻时候了,才这种程度就不行了。”

    苏可可眼睛发酸,“师父,您不老,您可厉害了。”

    苏牧成满脸疲惫地道:“可可,你传我话,告诉大家,这符文虽然是我姬家秘法,但若能帮助大家度过这一浩劫的话,我愿意将这符文传授给诸位同行,不知大家可愿助我一臂之力。”

    苏可可目光一动,已经理解了他的意思。

    这符文看似能够净化后天鬼煞,并引导其为己所用,但光是这符文的影响并不够,还得与这阵法相结合。

    而这阵法如何激活,师父并没有告诉大家。

    所以,师父此招极妙,既隐藏了一部分实力,又让其他人当苦力工,还顺带着表现一下姬家的深明大义。

    苏可可高声重复了苏牧成的话。

    阵法当中,众人惊讶、沉默、自愧不如。

    苏长老竟愿意将自家门派的秘法说出来,这是何等大公无私的做派!

    现如今,各大玄门哪个不是藏着掖着自己的玄门秘术和绝学,怎么可能将这些东西公之于众?

    一阵窃窃私语之后,君易戍率先站了出来,惭愧不已地道:“我不及苏老弟大义,苏老弟若信得过我,便将这符文传授给我,我愿助老弟一臂之力。”

    君易戍刚说完,殷少离也朝这边拱了拱手,“殷家殷少离,愿一试。”

    君易戍站出来大家并不吃惊,可……殷少离?

    不说殷家跟姬家的那些血海深仇,就说殷少离自己,他才多大年龄,竟已能做到虚空画符了?

    躁动的人有很多,但他们迟迟没有站出来,还不是因为自己能力有限,现如今风水界里能够虚空画符的又有几个?

    跟姬家有如此大仇的殷家都站出来表示支持了,剩下正在犹豫的也不犹豫了,只要有这本事的风水大师都陆续站了出来。

    苏牧成拖着“虚弱”的身子朝这十多人深深鞠了一躬。

    “苏长老这是干什么?应该我们朝您深鞠一躬才对!”

    苏牧成捂嘴咳了两声,“当我替天下人谢你们,毕竟绘制此符十分耗费精力。”

    一位风水大师叹道:“传言果然不可信,姬家有苏长老这样的人,我愿意相信当年的姬家虽与妖魔为伍,却没有什么害人之心。”

    “旧事先不提,等我们解决完眼前的大事,我苏牧成会向大家交代当年那桩事情的前因后果。”苏牧成神色黯然地转移了话题。

    众人纷纷点头,再一次感慨苏长老大义。

    
为您推荐